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三章羞辱,心痛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三章羞辱,心痛

    “小姐,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

    木清竹刚来到前台,阮瀚宇办公室前台的秘书小姐就冷傲地问道。

    木清竹心中酸痛,与阮瀚宇结婚多年,没人知道她是总裁的夫人,更没人认识她,甚至这个地方,也是从来没有踏足过,今天算是来了,却是为了拿离婚证!

    “我是阮瀚宇请来的。”木清竹声音冷冽,全都是欺软怕硬的主!

    果然,秘书听到阮瀚宇的名字,慌忙拿起了电话!

    “小姐,请进去吧。”很快,秘书小姐脸上有了丝温度,客气地朝着木清竹扬了扬手。

    木清竹越过她直接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装裱奢华的办公室里,窗明几净,非常有个性!

    阮瀚宇是一个非常有品位的男人,生活一向精致细腻,办公室的装裱虽然奢华却绝不艳俗,雅俗共赏。

    绛红色宽阔的办公桌崴立一旁,对面米黄色的真皮沙发里,阮瀚宇怡然地仰靠在沙发上,身材娇俏,性感美丽的乔安柔正坐在他的双腿上,双手缠绕着他的脖颈,整个胸脯都贴在了他宽阔的胸膛里。

    二人正激情四溢地热吻着。

    木清竹呆了呆,浑身一颤,脑中激凌,原来特意要她来办公室拿离婚证,只不过是为了羞辱她!

    心底酸涩得难受,掉头就要离去。

    “站住。”阮瀚宇冷喝着,虽与乔安柔旁若无人的亲吻着,眼角的余光早就敝到了走来的木清竹。

    木清竹心里滴着血,脚步沉重得迈不开来!

    “宝贝,你先出去下。”阮瀚宇终于结束了这香艳淋漓的吻,长臂落在乔安柔腰间,白哲的大手不安份的游离着。

    “不嘛!”乔安柔乖巧温顺,噘着嘴撒着娇。

    “听话。”阮瀚宇轻轻皱眉,语气渐冷:“我还有点事,等下就带你去挑送你爸的礼物。”

    “真的吗?”乔安柔睁大了杏眼,双眼放光,心中狂喜,乖乖站了起来!

    阮瀚宇真的同意要见她的爸爸了,这么说,他已经同意要娶她了!幸福的红晕氲氤了娇美的脸颊,她眸色潋艳,终于等到这天了!

    阮瀚宇微微笑着,眼光却朝木清竹望来!

    乔安柔的心里像灌了蜜,心满意足地走了,经过木清竹身边时,高昂着头,满脸的鄙夷不屑!

    办公室里很快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心,早已痛得麻木了,空气里弥漫着乔安柔身上残留的浓烈香水味,还有他们的暖昧!

    木清竹很不舒服,头有点晕!

    “东西呢?”她稳住心神,伸出手来,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少受点羞辱!这个地方一刻也不想多呆。

    “别急!”阮瀚宇邪魅的一笑,优雅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逼近她,俊美如斯的脸上满是询问,探究,嘲讽,“这么急着要离婚,是不是早就找到意中人了?”

    木清竹心中恼怒,眉眼却弯成媚人的弧线,望着他嘴角噙着的那抹欠扁的浅笑,忽然很想给他一巴掌,一直以来,都是他逼着她离婚,现在居然变成是她急了!

    “阮大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尊重我。”她面无表情,眉眼间冰若冰霜,声音冷.硬,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如此生硬地对他说话。

    阮瀚宇怔松了下,眸色暗沉,这个女人竟敢如此跟他说话了?不过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喉咙微微发堵,心里闪过一丝失落来。

    他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她,想起了昨晚,嘴角微微上扬!

    “不如,今晚再卖一次如何?钱,要多少,我满足你。”他伟岸的身躯亦步亦趋地逼来,白哲的手指握起了她精巧的下巴,邪恶地笑着。

    “不需要!”木清竹灵活的一闪,避过了他的包围圈,脸上仅有的那点血色一点点褪去直到透明,浑身都在发抖,语调严厉,“快把证给我。”

    混蛋,就算离婚了,也不忘要羞辱她。

    爱上他,是她今生的劫难!

    眼前娇弱的女人像躲避瘟神一样的躲着他,这让阮瀚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从来都是女人主动沾着他,可面前的女人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可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一付不愠不火,淡然若水的模样,让他觉得窝心!

    慢慢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离婚证书递给木清竹,冷冷地说道:“记住,你若把我们之间的事告诉了奶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威胁吗?木清竹不寒而粟!奶奶是阮瀚宇最敬重的人,当初阮瀚宇也是奉奶奶的令娶她的!

    她回过头来,晶亮的眸子,微微眨着,里面是不屈的光,似汪深潭般的冰眸里满是决绝,从容一笑,挑眉说道:“阮大少,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从此后我们是路人,你的家事我不屑参与。”

            伸手抢过他手中的离婚证书,掉头离去,留给他一个决绝的背影!

    电梯门刚刚合上,木清竹外表伪装的坚强瞬间褪去,柔弱得直不起腰来,蹲下身,将脸深埋在自己的手掌上,泪水汹涌而出!

    心,还是会痛吧!

    不向命运低头,要在逆境中迎难而上!爸爸木锦慈的话在耳边萦绕!

    木清竹疼痛麻木的心渐渐地恢复了知觉!

    耀目的亮光刺来,电梯门缓缓开了!

    高大的身影闪了进来,熟悉,浓烈的男人气息萦绕在狭小的电梯空间里,慌得她抬起了头!

    阮瀚宇满目阴沉的俊脸出现在她面前!

    只惊怔了瞬间,木清竹就要仓惶而逃!

    阮瀚宇有力的大手迅速抓住了她的胳膊,女人的胳膊很细,似乎一拉就会断,手中的力道不觉放柔了,把她禁锢在胸前,二人鼻息相连,鼻中都是她独特的淡淡的清香,心神暗摇,心底却有丝恼怒,明明是这么脆弱的女人,性子却比谁都要孤傲冷清!

    “半个月后,是奶奶九十大寿,奶奶点明了要看到你,希望你能来。”阮瀚宇迟疑着,语气有些生硬!

    这算求她吗?

    该死的女人,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把奶奶迷惑得团团转,今天奶奶竟然亲自打电话来说生日那天的晚宴上要见到她!

    他很敬重奶奶,也不想违她意,毕竟已经九十高龄了,这才特意让她来拿离婚证,其实也是为了求她的!毕竟他们已经离婚了!

    “请放开我。”木清竹秀眉微蹙,侧转脸去尽量偏离他的呼吸,心中泛酸,结婚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这样主动靠近过她,如今离婚了,为了他的奶奶,却对她拉拉扯扯,“你,应该让乔安柔去,纸是包不住火的。”

    女人娇美的脸苍白消瘦,眸里的光绝望冰冷,说出的话冷漠决绝!

    她是伤心的,也是绝望的,就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阮瀚宇看到了一个脆弱伤心的女人,这些年,他当她空气一般的存在,从来没有关注过她,可刚才一瞬间,她的悲伤是那么的真实。

    手不觉松开了,他后退了一步。

    木清竹从他身边逃也似的跑了!

    眼看着她步履不稳,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娇弱的背影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阮瀚宇心里忽然涌起股担忧牵挂来,她不会出什么事吧!难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吗?

    活该,该死的女人!就该让她伤心难过,突然从心底升起的恨意把那丝莫名涌出的牵挂担忧掩盖了!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