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十二章 强势对抗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十二章 强势对抗

    阮瀚宇身影如青山般堵在入口处,面色铁青,他嚣张强势地站在他们面前,长身玉立,俊容僵硬,眉宇间隐含着怒气。

    空气再度凝固。

    他瞳仁里的寒光一圈圈收紧,射出一道道似要把人五马分尸般阴狠厉光,落在景成瑞搂着木清竹的手上。

    景成瑞冷然一笑,柔和的目光渐渐锐利如刀,带着一丝邪肆。

    二个强势的人面面相对,敌意明显,场面一触即发,空气中危险的气息笼罩。

    木清竹心中颤粟了下,阮瀚宇与景成瑞,商业上天生的对手,早已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此时这样对峙可不是好事,似乎还是为了她。

    她可不想今天的事沦为笑柄,更不想今天发生的事明天就出现在A城甚至全球的新闻杂志上。

    她尽力从景成瑞的臂弯里挣脱了出来,这一刻潜意识里她竟然想到的是不让阮瀚宇难堪。

    景成瑞是那种骨子里都高傲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奉迎与巴结,他权势滔天,根本不会惧怕在A城只手遮天的阮瀚宇。

    阮瀚宇的势力再大根基还在A城,而景成瑞早已在欧洲落根生花,要憾动景成瑞势必会两败俱伤。

    她向来行事低调,可不想生出什么意外事端,只想赶紧平息风波,离开这里。

    阮瀚宇长腿跨过来,面无表情,傲慢地看了眼景成瑞,伸手霸道地把木清竹圈进怀中,拿过她的手,包入他的大掌里,却并不那么怜惜,揉搓着,甚至没有在意她手心的伤。

    他这是在刻意宣示主权,他景成瑞怜惜的东西,在他这里他可以随意拥有,甚至玩亵,而他却只能观望。

    这就是他的优势。

    景成瑞脸色暗了下,表情却平静如幽谷,面不改色,淡淡地说道:“阮瀚宇,不要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

    他的话虽不大却掷地有声,震得阮瀚宇身子一僵,狠厉的光渐渐聚拢,如电的目光射向景成瑞,嘴唇张了张,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那么,请你让开,我要送小竹子去医院,你现在没有权利阻止了。”景成瑞语调淡漠,可气势却步步相逼,“一个连事非都分不清的男人更不配守护冰清玉洁的女人。”

    阮瀚宇脸上的肌肉动了动,握着木清竹的手越来越紧,痛得她直呼气,他额角的青筋跳动着,冷冷开口:“我公司的职员受伤,无须劳烦外人。”

    木清竹心里一片冰凉,她现在不过是他公司的职员而已,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为了他公司的形象,他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她。

    景成瑞望着木清竹苍白痛苦的小脸,脸上的黑气越来越多,可下一秒,他看到木清竹像只可怜的兔子般乞求地望着他,神情哀戚,心中一荡,刚刚升腾起的怒火不觉慢慢熄灭。

    他从来舍不得让她难受!这时的她心里肯定是无比痛苦的吧!

    她在求他,不要在这里与阮瀚宇对峙。

    显然,她很清楚阮瀚宇的个性。

    脸色渐渐和缓,心中掠过一丝柔软,这个女人不管有着怎样的伤痛,从不轻易在他面前示弱或寻求帮助,只有顾及到阮瀚宇才会这样求他吧!

    也就是到了A城才知道她爸爸惨死的事,心中是无尽的叹息,也就更加生出丝丝敬意和怜惜。

    他读懂了她的眼神,她的一举一动,都放在心里,辩别,理解,视若珍宝。

    她求他了,他就要呵护她,不要她难堪!

    只是她的伤……

    眼里的光又渐渐柔和温存,甚至担忧,景成瑞朝着木清竹微微一笑,眨了眨眼。

    木清竹顿时明白了,放下心来,嘴角浮起丝浅笑。

    “阮瀚宇,小竹子手上的伤需要马上送医院,如果你还算个男人,请马上送她去医院,刻薄职员的事,我想传出去对阮氏集团的形象可不太好吧!”景成瑞郑重地说道,虽然严辞厉色,却也道理中肯。

    阮瀚宇心中怒火升腾,要他怜惜女人可以,但决不能让别人支使他,尤其是景成瑞这样的男人。

    眼看着他们在他面前眉来眼去,不把他放在眼里,而且还当着那么多职员的面,阮瀚宇的脸早已挂不住了。

    “景成瑞,我不管你权势如何,在A城就是我说了算,如果你再敢搔扰我公司的职员,那就走着瞧。”他不屑地冷冷一笑,丢下这句话,伸手捞起木清竹朝外面大踏步走去。

    “放开我。”才走出景成瑞的视线,木清竹就挣扎起来。

    “别动。”阮翰宇沉声低喝,手臂匝得更紧了,眼里,心里都是怒火在窜。

    今晚他特意授权柳特助为了欢迎她加入阮氏集团而举办了这个欢迎晚宴,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仅不领情,反而在宴会中闹事,吵架,甚至还与他的竟争对手景成瑞打情骂俏,眉来眼去。

            无名的怒火在心中沸腾,蔓延到手中,铁臂匝紧她,似乎要把她嵌进肉里去,手臂落在她柔软的胸前时,那美好的的触感使得他浑身灼热,一发而不可收拾,大有星火燎原之势。

    木清竹手舞足蹈地挣扎着,越是挣扎,越是引得他体内的躁动异常凶猛。

    阮瀚宇大踏步走出来,打开车门,把她塞进了后排的豪华铁血悍马里。

    “女人,你死定了,身在我的公司竟与我的对手眉来眼去,打情骂俏,说,你来阮氏工作究竟有什么目的?”阮瀚宇用手拧着木清竹的下巴,迫使她对着他的眼,俯下身去,怒问。

    “我没有。”木清竹被迫对着他的眼睛,冷冷地反驳道。“这可是你自己请我的。”

    她亮晶晶的眸子里坚毅而坦荡。

    阮瀚宇深深凝视着她的眼睛,似汪深潭般清彻,如罂粟般吸引着他,越是对视得久,似乎随时都会沦陷,他心旌神摇。

    此刻她一头如瀑的青丝散发开来,身子微微发抖,米黄色的真皮坐垫衬得她肌肤莹润如玉。

    阮瀚宇看得嗓子发干,舔了下唇,理智渐失,双手脱下了T恤,露出了健硕精壮的胸膛。

    他俯身低头猛地攫取了她的红唇,辗转反复,渐渐到了失控边缘。此刻他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让她在他手中化成水,发泄着他心中莫名的愤怒和躁动。

    木清竹头脑晕沉,浑身被他炙热的体温熏烫着,心猿意马。可猛地理智回归,她浑身一震,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不,不能这样!

    她的底线呢,她的尊严呢,这样算什么!

    使出浑身力气拼命地挣扎着,用力捶打着他,手心里的血液沾染在他白哲的肌肤上,如血般妖娆。

    车子被他们的拉扯震得摇摇晃晃,外面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摇了摇头。

    车震这样的事,早已见怪不怪了!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