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十五章 回忆是毒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十五章 回忆是毒

    阮瀚宇深沉的目光扫视着豪华如昔的婚房,眼里的光晦暗莫名。

    他与木清竹结婚四年,只有一年时间,她是呆在阮氏公馆里的,有三年,她逃去了美国。

    这一年里,她就呆在这间房里,而他除了结婚那晚,从来都没有踏进过这间房。

    脑海里回想着结婚那晚,他喝醉了,醉熏熏地走了进来,带着报复与恨意毫无节制的索取她,那晚留给他的记忆早在不知不觉中嵌进了脑海深处。

    那晚的美好,在潜意识里早已生根发芽了,要不然,三年后,当木清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竟会鬼使神差地提出让木清竹陪他一夜的要求来。

    内心里的渴望似被人用手撩拨般难耐,气血逆流,他跌坐在从意大利进口的软床上,用手扶额,满腹心思。

    再抬头时,诺大的穿衣镜照着他的俊容有些潮红,内心烦燥,他松开了T恤扣,猛然睁大了眼睛,靠着脖劲的胸前一片血红,粘乎乎的,他用手沾了下,那是血液。

    他慌忙脱下了衣服,穿衣镜前,他白哲健硕的身上,一道道血红,触目惊心,眼前浮过一张苍白虚弱的小脸,滴着血的芊芊玉指,心里似被利爪抓过般疼痛,几个小时前,在车里,她在他身下挣扎着留在他身上的血液。

    她手掌心里的血液,本来他是要带她去医院包扎的,却鬼使神差的被内心里突然涌起的怒火与**占据了!

    他猛地站起来朝外面冲去。

    彪悍的悍马发出压抑的低吼,重重辗过阮瀚宇的心里。

    他发动车子朝着外面跑去,连续走了好几个医院都没有找到木清竹的身影。

    彪悍的加装版悍马游荡在大街上,格外醒目。

    该死的女人,手伤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他心思沉沉,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子穿过大街小巷,期望着看到那个娇弱的身影,脸上却是苦笑,他不明白自己在干啥。

    一条幽深,宁静的河涌横贯A城,黑暗幽深的角落里,杨柳低垂,微风徐徐,带着稍许凉意。

    木清竹黯然神伤的抱着双膝坐着,眼里的光如死灰般暗沉。

    堆积的啤洒瓶正静静地卧在脚旁。

    只有在这安静的角落里她才能卸下强装的伪装,露出真实的自己,添渎着伤口。

    几个小时前,她独自来到医院,清冼,上药,打吊瓶,好一阵忙活。

    伤口里到处都是玻璃碎片,还有被阮瀚宇揉捏着她手时破碎的,片片钻进肉里,锥心蚀骨。

    医生清理了整整三个小时,她紧咬牙关,连哼都没哼一声。

    挂完吊瓶后,望着自己缠绕纱布的手,却不敢回家,害怕妈妈担忧。

    妈妈远比她想象中坚强,知道爸爸的惨况后,没有哭泣,没有悲天悯人,只是抱着爸爸的骨灰盒整整睡了七天七夜,从此后丢开一切,只字不提爸爸的事。

    她特意买了一打啤酒,提到了这条河涌边。

    夜深人静,除了几对情侣,已经没有了什么人影。

    保持着一个姿势不知坐了多久,全身发麻。

    以前还在A城时,心中苦闷时也会来到这条熟悉的河涌边,静静地坐着。

    拧开了一瓶啤酒,她仰头就喝。

    滴酒不沾的她今天要喝酒!

    心中酸痛,苦闷,无法排解!掌心中更是火烧般灼痛,她要借酒烧愁,麻木自己的神经,这样才能感觉没有那么的痛苦。

    一瓶啤酒很快就进到了肚中,尽管酒精度数不高,可从不沾酒的木清竹双颊开始泛红,头也晕乎乎的,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她笑了起来,抡起手臂,朝着河涌用力甩掉了手中的啤酒罐。

    神经放松,心底也舒畅了不少!

    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嗤”的一声,她又用力拧开了一瓶啤酒,啤酒罐中白色的汽泡冒出来,心中压抑也随之释放,她仰头猛灌。

    今年25岁的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了,自从嫁到阮家起,再也没有感受过任何欢乐,少女时代美好的生活如镜中花,水中月,一去不复返。

    除了阮瀚宇对她的冷漠,还有阮家带给她的无尽的屈辱,辛酸。

    她甩甩头,用手抹了把脸,脸上全是泪水。

    三年前,才嫁进阮家没多久,就被婆婆扇了一巴掌,那时的阮瀚宇就站在旁边,看笑话般冷冷地望着她。

    她不哭也不闹,像个逆来顺受的童养媳。

    阮家的工人保姆因为婆婆的刁难,阮瀚宇的冷落,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乔安柔,那个时候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扬眉吐气了,她的婆婆,阮母见到她时总是笑咪咪的,合不拢嘴。

            那时的乔安柔虽然还没有走到阮瀚宇的身边!但她已经俘掳了婆婆的心。

    不管她做什么,婆婆都是横眉冷对,横竖左右都不对,从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故道怎样去讨婆婆的欢心。

    因为爱着阮瀚宇,她满心欢喜地嫁了进来,可是豪门森森,一切都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阮瀚宇把她看成个贪钱的女人,婆婆更是把她当成了仇人,公公虽然没有说什么,也是不冷不热的。

    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导致公公气晕倒地,住进了医院直到现在都还躺在病床上。

    可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无法解释!

    那个家再也容不下她了。

    爸爸不容许她离婚,阮家奶奶更是不容许,面对阮瀚宇啒啒逼人的目光,她唯有逃避去了美国。

    那个冰冷彻骨的家,离开,并没有多么难过与不舍。

    只有奶奶,那个年事已高,慈眉善目的阮氏奶奶,眼里的光虽然浑浊,却闪着睿智与洞悉一切的精光。

    她喜欢木清竹。

    当初就是她的一道“圣旨”,阮瀚宇无奈之下,不得已娶了她!

    嫁进豪门的木清竹从奶奶那里得到了温暖,奶奶对她的宠爱,使得婆婆更加看她不顺眼。

    她的丈夫,几乎彻夜不归,看她的眼神永远冷若冰霜。

    冷冰冰的日日夜夜,唯有那些汽车模型陪着她。

    煎熬的心如在练狱里浮沉,想到奶奶,她的心里流过一丝暖意,脸色也渐渐缓和了些。

    三年不见了,不知她老人家身子可好?

    啤酒一瓶瓶喝下,她头胀得难受,胃里更是难受得想吐。

    心扬小区门口,阮瀚宇的悍马车停了下来。

    可他却不敢下来,更不敢登门造访。

    这么多年来,做为木家的女婿,他从没有登门拜访过,更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

    他心虚,不敢贸然上门,怕看到木锦慈责怪的眼光,吴秀萍不满的脸。

    他真的没有脸去见他们。

    沉默了会儿,终究把车开走了!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