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闺密的愤怒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闺密的愤怒

    他坐正了身子,清了清嗓音,不愠不火地说道:“Alice小姐说得不错,我们公司要的就是精品,如果不是精品就该丢弃,我现在宣布,从今天开始重新成立设计部,由Alice小姐担任经理,所有的设计方案都要经过她的审批,她同意了才能算完成,我希望在新闻发布会之前能完成一批图形的设计。”

    此话一出,在座的人都惊呆了,阮总竟然把这样一个重要的设计项目全权交给刚来的Alice小姐,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要知道以生产汽车为主的公司,模型是非常重要的商业机密,这样能行吗?

    更何况这个Alice还是他的前妻,曾经担任过景瑞集团的设计师呢,很显然景瑞集团的总裁与她之间是非常暖昧的。

    阮总到底是喜欢她还是乔安柔,或者二个都爱!

    大家摸不着头脑,可又不敢反驳,阮瀚宇决定的事谁也不敢反驳!

    乔安柔的脸却不那么好看,瞬间青绿。

    阮瀚宇与木清竹竟然在会议上说着她听不懂的暗语,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自从这个女人出现起,阮瀚宇似乎整个人都变了!

    她要抓紧计划,赶走这个危险的敌人。

    太阳西垂,染上红色霞光,落在城市建筑物的墙面上,一阵阵的散着余热。

    下午,六点钟。

    木清竹准时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她开着甲壳虫车,先给家里挂了个电话。

    “李姨,我妈还好吗?”

    李姨是木清竹妈妈吴秀萍的娘家亲戚,还在木清竹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木家做保姆,几乎是带着木清竹长大的,木清竹与她的感情很深。

    吴秀萍出事后,她就义无反顾的留了下来,木清竹很是感动,当然有了阮瀚宇的那五千万赔偿,她的日子也不会太难。

    “小姐,放心吧,夫人现在已经好多了,除了不能下地走路外,其它都很正常。”李姨在那边和颜悦色地答道。

    “好的,谢谢李姨,今晚我会晚点回去的,别等我吃饭了。”

    “小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记得早点回家。”李姨忙着吩咐。

    “嗯,好的。”木清竹刚挂了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唐宛宛的名字,不由嘴角微笑。

    自从回国后,她真的没有好好笑过,今天也该放松下了!

    此时橙金色的西边日光把闹市中那栋独立的小楼踱上了一层淡淡的橙金绒边。

    “婉约咖啡屋”,A城最有情调,最温宛的品尝咖啡之地。

    这里的咖啡均来自原产地巴西,从没有假货,质量正宗,可是价钱也十分昂贵。

    当然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富家公子,上流名媛,官场政要。

    A城所有的上流社会没人不知道“婉约咖啡屋”的,也没人不知道那个咖啡屋的老板娘,温宛美丽的唐宛宛的。

    唐宛宛已经26岁了,可她没有结婚,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找,如今围在她身边转的男人都不能算做正式的男朋友。

    她的咖啡屋里是A城所有的上流贵家公子,名门闺秀聚集地,晚晚暴棚,能够得到唐宛宛亲自接见的人并不多,木清竹就是其中一个。

    唐宛宛只有一个闺密,她也只认同一个闺密,那就是木清竹。

    她们二人无话不说,就像是一面镜子彼此都能把对方看得透彻,也彼此欣赏。

    木清竹欣赏的女人不多,像唐宛宛这种游走于上流社会之间,阅尽人间百态,实则心性高洁的女人并不多见,她把她当作知已。

    譬如:想睡唐宛宛的上流男人很多,但唐宛宛从来不会**朋友,她对男人的选择尽乎苛刻,而对男人也看得很透。

    当初,木清竹嫁给阮瀚宇时,她就摇头叹息,说一朵白荷花怕是要从此被摧残了。

    果然,嫁进阮家的木清竹,从来没有开心过,如风雨飘零中的小花,还没开得灿烂过就已被摧残了。

    她对阮瀚宇没有什么好感,觉得他就是一个**,霸道,自以为是的家伙,认为自己有才,有钱,便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

    “死相,如果不是我打电话给你,你是不是不准备来见我了。”温宛的唐宛宛见到木清竹后完全失去了淑女的形象,开口责骂着。

    木清竹双眼一红,故意抱着唐宛宛的,委委屈屈的说道:“唐老板,求安慰,妾身最近活得敝屈啊!”

    唐宛宛一听,捧着她的脸打量了下,把她搼到里间包间里,丢到地上的进口羊毛地毯上,双手叉腰,大声骂道:“好你个木清竹,作死啊,竟然还会回到阮氏集团去工作,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自找死路吗?”

    这就是唐宛宛,只有与木清竹在一起时,她才会豪无顾忌,形象大变,整个人原形毕露,像个骂街的泼妇。

            这是属于她们二人的习惯,约定俗成,彼此都太了解对方了,无须伪装,直白,简单,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木清竹就是喜欢这种简单纯粹的朋友,这种朋友很少,她倍加珍惜这份难得的友谊。

    “好舒服啊!”木清竹顺势瘫倒在羊毯上,放松的躺着,开怀一笑。

    “你是不是脑袋短路了?那阮家可没有一个好东西,就拿阮瀚宇来说,那整个就是一个骄傲自大狂妄的家伙,在感情上纯粹就是一个白痴,这样的男人做情人玩玩还可以,结婚万万不能,除非你能镇住他,否则便是苦海无边啊!还有你那个婆婆,整天就以为天下只有她一个人最高贵,看谁都不顺眼,眼睛天天看着天上,唯我独尊,也只有乔安柔这样粗俗的女人才能骗骗她,哄她开心了。”

    唐宛宛如数家珍,唾沫星子乱坠,又开始数落着阮瀚宇:“你瞧那个傻子,目中无人,竟把那乔安柔当作宝,那女人心肠歹毒,狐狸精似的,被她吃得死死的,迟早都会肠子悔青的,都这种局面了,你还要往那火坑里跳,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就不能有出息点吗?。”

    唐宛宛已经恨铁不成钢了,她用手指着木清竹咬牙切齿,在她眼里,能不被男人玩弄的女人太少,聪明的女人不多,而木清竹虽然聪明,可一遇到阮瀚宇就完全变成了傻瓜,智商为负数。

    “别这样说我好吗?”木清竹抱着唐宛宛的腿,可怜巴巴地说道,“我是来求安慰的,快拿上好咖啡招待我,否则我要是死了,你就没有朋友了。”

    唐宛宛瞧着木清竹苍白的脸色,瘦弱的身子,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家里出事了,木伯伯的遭遇我也很同情,所以当时我都没有通知你,就怕你挺不过去。”说到这儿眼圈泛红,蹲下来搂着木清竹,拍拍她的肩,轻声说道:“事情过去了就算了,以后都会好起来的。”

    木清竹听到这儿,心中一酸,眼泪不由自主流了出来。

    “宛宛,我与阮瀚宇已经离婚了。”她眼眸中晶莹闪烁,抽泣着低低说道。

    “知道了,这没什么,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事。阮瀚宇那人就是个混蛋,离了好。”唐宛宛恍若早就会料到有这么一天似的无所谓地说道,拍拍木清竹的肩,“你啊,不要那么死脑筋了,这天下男人多的是,你想要谁,包在我身上。”

    “可是,宛宛,我爸爸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我不甘心。”木清竹断断续续地说道。

    唐宛宛不听则已,乍听得心惊肉跳,她拉着木清竹的手怀疑地问道:“难道你重回阮氏集团工作是为了你爸爸的事,你在怀疑阮瀚宇?”

    木清竹眼里迷糊一片,只是望着唐宛宛发呆。

    “清竹,这不太可能。”唐宛宛惋惜不已,连声叹息,“清竹,你能告诉我,三年前到底在阮家发生了什么事吗?为什么你会突然去了美国?后来我打你电话,你就只知道哭?到底是怎么了?”

    木清竹神情呆滞,茫然摇了摇头。

    “宛宛,我要知道怎么回事,我也不会去美国了,可我解释不了,阮瀚宇也不会相信我,我没有办法说清,只能逃走了,我是不想离婚的。”木清竹喃喃自语。

    “哎!”唐宛宛摇头叹息,“清竹,过去了的事就过去了吧,听我的劝,不要再去阮氏集团上班了,那里太复杂了,你应付不了的,而阮瀚宇又是那么个混球,会很危险的!”

    她边说边亲自挑选上好的咖啡豆,打磨,然后亲自煮咖啡。

    木清竹向来喝咖啡的习惯是不加糖,也不加奶昔,她就是要享受咖啡的原汁原味,她一点也不怕苦,甚至认为喝到味浓时,那香甜就会从中而来,那种感觉是无可比拟,那种享受,太棒了!

    当芳香四溢的咖啡香味从燃着的精致的咖啡壶里出来时,木清竹沉醉了!

    恍惚忘了所有的烦恼怀痛苦。

    “清竹。”唐宛宛煮好咖啡,坐在木清竹旁边的沙发上,边喝边聊,“你爸爸的死,我也曾经觉得蹊跷,但我特意在咖啡屋里留意过,这里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知道的消息多,但关于你爸爸的事,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也没有听到一点点的风声,可能你真的想多了。”

    唐宛宛沉吟着,“阮瀚宇这人虽然是有点混,可他事业有成,身份尊贵,于情于理都不可能会害死你爸爸,这完全没必要吗?”

    “可他恨我,只想跟我离婚,他认为我毁了他的爱情,他是恨我的。”木清竹痛苦的说道。

    “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至于要害死你爸爸啊,据我所知,这阮瀚宇虽然腹黑,手腕狠厉,但那仅是商场而已,他那人爱恨分明,又很精明,只要不是对敌人,倒也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唐宛宛用她的火眼金晴认真分析着。

    可他就是把我当做敌人了啊!木清竹悲哀地想,沉默不语。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