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他们的婚事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他们的婚事

    “宇,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身在我们公司却与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搂搂抱抱,分明就是目的不纯,绝不能让她呆在阮氏集团里,更不能让她担任设计部的经理啊!”乔安柔捉住了木清竹的把柄,理直气壮的发话。

    阮瀚宇满脸酱紫,阴沉的双眼盯着木清竹,眼里精光暴跃。

    “哟,什么事情这么热闹啊!”一身西装革履,梳着油光发亮分式偏头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嘴角噙笑,帅气英俊迷人。

    “家俊,你怎么来了?”季旋乍一见到这个男人,脸一沉,满脸不悦,可还是挤出点笑容。

    阮家俊却潇洒自若的一笑,眼睛谁也不看,径直朝着木清竹走来,扬起手豪不避嫌的拍到了木清竹肩膀上,“清清,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幸亏我还是无意中伯母说起才知道的,这不,我一听到就赶过来了。”

    阮家俊大大冽冽,语气随意柔和,却透出一股居高临下的优势,那是对阮瀚宇的挑战。

    木清竹往旁边闪了下,阮家俊第二次拍到她肩上的手落空了,他愣了下,不由哈哈一笑,“清竹,你还像大学时那样,冷艳高贵,拒人于千里之外。”

    “家俊,你找我有事么?”木清竹对阮家俊的到来非常惊讶。

    还在大学时,她的身边就有个执着的追求者,那就是阮家俊,那时的阮家俊爱慕她成痴,整天缠着她死缠烂打,有几次喝醉酒了竟欲对她非礼,让她巧妙避过了,对于阮家俊这人,木清竹并没有多少好感,总觉得他城俯很深,身上总有股令人着捉不透的邪气,她喜欢在事业上果断能干,而生活上简单,爱憎分明的人,比如阮瀚宇。

    阮家俊是阮氏阮沐民的儿子,阮家老爷子当时在世时就规定,但凡是阮家的子孙必须走官商结合的路,也就是一支必须从政,一支从商,当时老爷子看中阮家俊腹黑,城俯很深,就指认了阮沐民那支从政,他喜欢阮瀚宇雷厉风行,头脑灵敏,又对商业信息有着独特的敏锐,便培养了他从商。

    当然,阮家祖传的家财都是按人头分配的,他不会偏袒任何人。

    老爷子认为年轻人在结婚生子前都是不定性的,还不够稳重,因此他遗言说得很清楚,只有当阮氏家族里的子孙成家立业后,这祖传家财才能正式分家。

    事实证明老爷子是明智的。

    果然,阮家俊没负重望,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财政厅厅长,他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要接任A市市长的位置。

    而阮瀚宇率领的阮氏集团也是在A市无人能及,雄霸一方。

    阮老爷子如若泉下有知,也应该笑开颜了!

    “家俊,你不去上班,跑到这儿来做什么?”阮瀚宇脸色更加难看,从小他就不喜欢这位家弟,总觉得他心思过于复杂,手段不够光明,行事过于阴狠。

    “看来你们都很关心我嘛,我也没有想到会遇上你们这么多人,就是想过来看看清竹-我的前任家嫂的。”阮家俊朝着阮瀚宇呵呵一笑,故意把前任家嫂说得很重,“看来,我这是遇上了看热闹了。”

    阮瀚宇面色更暗了,一双漂亮的凤眸似利剑。

    阮家俊其它方面城俯很深,但对木清竹的喜爱却没有逃过阮瀚宇的眼睛,那年大学时,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往事在脑海中闪现,心里更是怒火升腾。

    他眼里的光丝丝冷冽,微微一眯凤眸,那双瞳仁愈发的幽若深井,藏刀淬毒。

    微薄的红唇这时候斜抿一下,“Alice小姐,是我公司请的设计师,现在上班时间不方便会客,且你一介财政厅厅长竟在上班时间来看望我公司的女职员,你认为这样传出去会好吗,不要忘了爷爷曾经的教诲。”

    阮瀚宇话里的警告很浓,巧妙地把爷爷拿了出来,当时老爷子就明确规定:从政的阮家俊不能在女人方面用情太深,为了家族利益,他只能娶京城军界张将军的独生女儿张宛心为妻,不管他爱着谁都没有用,这是铁令,必须服从,而且婚后务必要在男女之事上做到清如水,让人无可挑剔,决不能因此影响他的从政之路。

    当阮瀚宇警告出声时,阮家俊脸上暗了下,看了眼木清竹,汕汕开口:“当然,我是为了阮家的公事来的。”

    阮瀚宇脸上的肌肉动了下,露出丝嘲讽的笑意,当他是傻瓜,他喜欢木清竹的事能瞒过他的眼睛吗?眼里的精光熄灭了,忽然,很轻的一笑,对着乔安柔启口:“安柔,现在上班时间到了,你去检察下各部门的上班情况,有违纪的一律严惩。”

    他声音不大,走廊里的职员忽的全部散了,很快各就各位了。

    “妈,既然来了,就先去儿子的办公室坐坐吧。”阮瀚宇扶着季旋温和的笑笑,口气虽然是商量,却也不容她反对。

    季旋本是出身豪门,向来都是经历过商场复杂的,当下也知道今日的事闹出去对公司不好,更何况阮家俊过来了,他这人一向与他们家面和心不和的,不知又是为了哪样事情过来的,便跟着阮瀚宇走了。

            很快,办公室里只有木清竹一人了。

    直到周遭都静谧得可怕时,木清竹才颓然坐到办公桌前的软椅上,蜷曲在躺椅上,紧闭着眼。

    她不知道阮瀚宇为什么没有当即赶走她,也不知道他会怎样想?难道是因为阮家俊过来给她解围了,还是等会儿再找她算帐呢。

    阮家俊与阮瀚宇呆在一间会议室里足足密谈了半个多小时后,耀武扬威的走了。

    “瀚宇,你就听妈妈的话,把那个女人辞退了吧,就算她有天大的本事,她也不会为阮氏着想的,更不会真心为阮氏做什么,你不要心存妄想了!你想想,景顺集团那么好的公司,景成瑞又对她那么好,她有什么理由不呆下去,而非要到阮氏集团来上班呢?她固然爱钱,景顺集团的钱可不会比我们少,你稍微用点脑想想,也能明白的。”阮瀚宇刚走进来坐定,季旋就苦口婆心地劝道,“更何况她还是个惹祸精,那么多男人围着她转,这对我们公司形象并不好啊。”

    阮瀚宇脸色讳莫如深,沉默了会儿,点头说道:“妈,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到时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案的。”

    季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阿宇啊,我今天既然来了,也就要把你和安柔的婚事给落实一下了,乔市长这几天老打电话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话里有话,我还没有老糊涂,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你早点娶了安柔,给她个名份,你是个男人,安柔跟了你这么久了,她也不小了,是该给她个交待了,你说呢?”季旋坐在沙发上,双手轻放在膝盖上,高贵大方,此时的她又回复到了那个贵妇人的姿态了,高高在上,俯览着众生,也有她作为家长不容忽略的威严。

    阮瀚宇剑眉微微一皱,明眸里闪过一丝寒意,脸上是讳谟如深的表情,他淡淡说道:“妈,您就安心过好您的好日子,这些事情我有自己的计划的,对了,奶奶的寿辰快到了,今年可是奶奶九十岁大寿了,是不是该好好操办下呢?”

    阮瀚宇敷衍了下,把话锋一转,不想过多的讨论他的婚事,他从来不喜欢别人要胁他,尤其是婚姻大事,正如以前奶奶强逼他娶木清竹一样,事实证明,他们婚后真的没有幸福过。

    他是想过要娶乔安柔的,也有了准备,可他却不喜欢被别人要挟着,这样他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会被人操控,这种感觉很不好。

    乔市长跟季旋打电话,这多少都有逼婚的嫌疑,这让他心中隐隐不快。

    “你这小子眼里就只有你奶奶。”季旋听到阮瀚宇提起奶奶,心中老大不乐意,脸上有愠色,“她说了,她的生日不要大肆操办,她现在人老了,只想图个清净,不愿被人打扰,她已经发话了,到时家族里的亲人聚个晚会就行了。”

    说到这儿忽然想起了什么,认真问道:“香樟别墅园的事,现在处理的怎么样了?那可是个不小的工程呢,你也知道我们阮氏旗下的产品豪车还没有在全球站稳脚跟,目前真正赚钱的还是A市的房产,这个项目可是个不小的工程,那可马虎不得,还有,乔市长说了,这块地有什么事,他会关照的。”

    季旋说得头头是道,阮瀚宇却越听得越来越烦燥,本来香樟别墅群,是阮氏的一个中长期投姿,处在青山的那块地,几前年,阮瀚宇眼光独特,看好了房地产行业,早就买下了,这二年A市市政建设也跟得来了,马上就要开通地铁了,地价一路彪升,眼看着可以赚大把钱了,可却出事了。

    这青山市镇的当地居民这几年到上面上访,要把原来靠近居民的垃圾焚烧场搬迁至青山附近,这对香樟别墅群来说,那几乎成了恶噩。

    一个高端的别墅群如果靠着垃圾焚烧场,那后果可想而知了!

    如果这个建议一旦被A市政府通过,意味着这个高端别墅群将要与垃圾焚烧场为伴,这样不要说别墅能不能卖得出去,光这价钱就会一落千丈。

    香樟别墅群,地处青山湖畔,与山相邻,青山秀水,环境优美,而最关健的是离市区并不很远。那绝对是A市最高端的别墅群,将会有几千套别墅环绕着青山湖,堪称是史上的一大壮举。

    这里将会聚集A市大批上流精英。

    本来一个很好的项目,已经开发了第一期了,也卖得不错,可因为突然而来的一个垃圾焚烧场,把一切都耽搁下来了。

    这已经让阮瀚宇头痛不已了,今天阮家俊过来也是为了这个事。

    如果有乔安柔爸爸的关照,或许这垃圾焚烧场会改地址,但是……阮瀚宇正在沉思着,乔安柔扭着水蛇腰款款走了进来。

    她看到阮瀚宇立即二腮含粉,杏眼含娇,本想沾过来,可又碍于季旋在此,只得先朝着季旋走来,搂着她肩膀撒娇地说道:“妈,我爸说了,准备这个周末,二家人聚聚,吃吃饭,妈,好不好?”

    “好,好。”被乔安柔搂着的季旋立即眉开眼笑,满口应承,“这事啊就交给瀚宇了,他是男人理当由他来安排。”

            乔安柔歪着头朝阮瀚宇瞧去,他正坐在办公室前瞧着电脑,脸色平静,没有反对,心中高兴。

    “好吧,你们也要忙正事了,我也先走了,许家夫人还约我去做美容呢。“季旋说着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妈,我送你。”阮瀚宇站了起来。

    “不用了,你们忙吧,我有管家呢。”季旋断然拒绝,曾经她也日夜守在公司,勤奋过,当然也知道打拼工作的辛苦,她主动走了,要不是因为木清竹那个女人,她也犯不着来这儿搅和他们。

    “瀚宇。”季旋才刚走,乔安柔便一阵风似的跑到阮瀚宇身边,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他脸一口,“瀚宇,我爸爸说了,这个星期六我们二家人吃饭,要把我们的婚事定下来,宇,我好高兴,这一辈子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乔安柔眼睛水汪汪地望着阮瀚宇,又把头伏在他的胸前,心里喜滋滋的,她不能再等了,要抓紧时间让阮瀚宇娶她,只有这样她才能安下心来。

    眼前的男人却是不愠不火的把她拉开,淡淡答道:“我知道了。”

    乔安柔得到了阮瀚宇的答应,脸上飞上二朵红晕,只要他答应了就行,她不会在乎他的态度的,男人嘛,不都是这样吗,喜欢装深沉,更何况还是阮瀚宇如此尊贵的男人,自然在婚事上不会那么积极的。

    “安柔,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在办公室里要注意形象。”阮瀚宇再次重申着,俊美的脸上蒙上一层寒霜。

    “瀚宇,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又不是一般人,更何况这里又没有外人,何必如此拘束呢。”乔安柔嘟着嘴,心里却在暗哼:“阮瀚宇,你不轿情会死吗,非得分这么清楚。可她很快就愣住了。

    阮瀚宇的剑眉拧得很紧,脸色紧绷:

    “安柔,我问你,木清竹来阮氏集团上班,是你告诉我妈的,对不对?今天也是你把报纸给我妈看的,是不是?”

    阮瀚宇声音不大,可每一个字都透着冷,不满,他其实不是在问,根本就是在肯定地责怪。

    季旋从没有早上看报纸的习惯,她早上醒来,都是要去花园散步,然后吃早餐,化妆,看报纸都是中午的事了。

    乔安柔霎时脸色白了,心中一紧,顿了下,扑进阮瀚宇怀里,眼泪汪汪。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