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疯狂的阮家俊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疯狂的阮家俊

    “瀚宇,是我告诉妈的,可我也是太紧张你了,宇,你知不知道自从那个女人来到阮氏集团后,我就感觉你不爱我了,也没有那么在乎我了,我害怕那个女人抢走你,更害怕她有什么不好的目的来破坏我们的公司,妈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看问题都比我们要深远透彻,我也就是无意中说出来的,不是成心的,瀚宇,相信我,原谅我,我这样做都是为了阮氏集团好。”

    乔安柔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地偎进了阮瀚宇的怀里,像个无辜的小女孩,眼神哀怨无辜。

    饶是阮瀚宇再心硬如铁也被女人的眼泪打动了,心中满腔的怒意顿时消弥于无形,手不由自主抚上了她的背。

    摸到手心的不再是丰满的肌肉,甚至还能摸到些许骨头,果然,最近她似乎瘦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身上肉乎乎的感性。

    还是这样的女人有味道,热情似火,该撒娇时懂得如何撒娇示弱,而不是一味的在男人面前逞,即使犯点小错误男人也会原谅的。

    眼前浮现出木清竹淡漠冰冷的脸,还有她那冷冷的眼神,满身的敌意,不由心中叹息,这二个女人相差太远了。

    一个女人用得着像个冰块那么冷么,再有情趣的男人也会被她的冰冷吓跑的。

    头脑里有点模糊,他想,他是要迎娶乔安柔的,既然要一辈子相守,也要多些信赖与包容吧。

    脸色缓和了,眼前却又浮现出木清竹对着景成瑞笑得灿烂妩媚的面容,心里隐隐升起一团怒火,不对,这个女人的冷从来都只是针对他的,她对自己充满着浓浓的敌意。

    他想他们之间终究还是有缘无份!

    “安柔,你放心,她不过是我请来的设计师,我们公司需要她,现在我们只有压住景瑞公司,才能把豪车做出去,你也知道现在房地产开始不景气了,豪车才是大的发展趋势,我们不能放过这个机遇。”阮瀚宇似是在安慰着她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他手掌的温度传到了乔安柔身上,那么轻柔,舒服,乔安柔心花怒放,面带笑颜,似乎所有的委屈都消失了。

    看来,她把季旋请来是对的,这一步棋可谓大获全胜了。

    至少阮瀚宇愿对她说心里话了,也亲口答应了他们的婚事,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更进一步了。

    “可是,瀚宇,那个女人并没有那个本事啊,你都听到了,那款车型不过是她侥幸设计出来的,她压根就没那个实力,她自己也承认了啊!”乔安柔心中喝了蜜,可她还是不甘心地提出道。

    “就算她真的什么都不会,我也要把她放在阮氏集团里呆一段时间,只要她不回景顺公司,就算是对我公司有利。”阮瀚宇摸了下她的脸蛋,笑笑说道,“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乔安柔眨巴着眼睛,终于心满意足了,她甜糯的在他嘴上亲了一口,笑得妩媚,绕着他的脖子,伸着细长光腻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声道,“宇,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吃醋了。”

    整整一天,木清竹在心神不宁中度过了,没有见到阮瀚宇,也没有人过来找碴,早上发生的闹剧不了了之了。

    她不知道阮瀚宇会如何处置她,可她也不在乎。

    落日西沉,斜沉的余晖浸润着丝丝凉意,A城的秋天似乎来得比往年都早。

    “噔噔”的高跟鞋踏着地板的沉闷响声,在停车场里响起,木清竹挎着精致的小包,中长款西裙刚好包着她的屁股,紧贴的西服把她的腰身拉得细长,越发显得苗条窈窕。

    “清清。”一道暗影从一侧走了出来,稍微暗沉的地下室光线照得男人的身板笔直,棱角分明的精致五官上是瞧不清的莫测表情,高耸的鹰勾鼻子把男人的侧脸显得有些阴兀。

    “阮家俊。”木清竹惊乎出声,停止了脚步,不期然地左右瞧着,心中生出一丝恐惧。

    “家俊,有事吗?”她退后几步,不咸不淡地问道,停车场的空气实在不怎么好,她只想快点走出去。

    阮家俊看着平静淡然的木清竹,眼里的光灼热而又古怪。

    “清清,你嫁进阮家四年了,也已经离婚了,对不对?”阮家俊紧紧锁着她的脸,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情。

    “对。”木清竹毫不掩饰,大方承认,对阮家俊,潜意识里能有多远就躲多远,她不想与他有过多纠缠,更是从来没有爱过他。

    “可是,这几年里阮家人对你并不好,尤其是阮瀚宇那混蛋,根本都没有把你当妻子看待,霸道又自傲,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你。”

    阮家俊咄咄逼人,斯文的外表下面狂野不羁的气息隐隐逼来,使得木清竹连连后退,一种危险而又古怪的感觉在心底萦绕,她想逃。

    “所以……,你觉得我要怎样?”木清竹握紧了手中的包,冷冷地问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财政厅厅长,政府官员,可不要因小失大,毁了前程。”

            “离开他,离开阮氏集团,到我身边来,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的。”阮家俊步步为营,又一步步地逼近过来。

    木清竹再后退,口里却是严肃的语气。

    “阮家俊,我可是你的家嫂,你这样说话可不好。”

    “家嫂,见鬼去吧!”阮家俊狠狠呸了一下,斯文的外表荡然无存,身躯猛然一颤,拳头握得发紧,眸子里燃起来的火,是嫉妒和愤怒!

    “那是奶奶偏心,把你指给了他,你本来应该是我的,当年是我在奶奶面前提到了你,可奶奶老糊涂了,硬是把你指给了他,他根本不配得到你的爱,他配不上你。”

    阮家俊说到这儿越加愤慨,猛然趋前捉住了木清竹的手,用尽乎疯狂的语气说道:“清清,只有我是爱你的,你不在阮家的这些年,我每晚都想着你,也曾经去美国找过你,可是没有找到,现在你回来,也离婚了,正好,我们可以明正言顺的呆在一起了,不要再来阮氏集团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我都看到了,阮瀚宇马上就会迎娶乔安柔,你们再也不可能了。”

    他身上的肌肉紧绷,紧紧握着木清竹的手,眼睛泛红。木清竹忽然感到地下室里安静得讨厌,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一股特别调制的法国古龙香水味袭来,木清竹心头一凛,丝丝寒意窜起,曾经的那种莫名的恐怖气息迎面扑来,脸霎时发白。

    “清清,我会对你好的,相信我。”阮家俊的手抚摸着木清竹的秀发,声音呢喃,脸上是不可自拔的沉醉。

    “放开我。”木清竹被阮家俊那痴迷的表情吓到了。

    在阮氏公馆呆过一年,每次见到的阮家俊都是西装革履,目不斜视的正人君子,虽然上大学时的他,对她死缠烂打,总是用灼热的眼神瞧着她,但处于青春期的男人不都是这样吗,只要不太出格,也算是正常的。

    更何况自从她嫁给阮瀚宇后,他就人模狗样,对她不闻不问了。

    可今天的阮家俊这付模样,让木清竹感到害怕,那不是爱,而是一种**裸的占有欲,他已经走进歧路了?还是……

    “清清,走,我带你去过地方。”阮家俊满脸兴奋,脸色潮红,拖着她就要走。

    “不要,我不要去。”木清竹的心里满是恐惧。

    几年前大学时的那个经历恍然又浮现在眼前,似乎时光倒流了,那种害怕的感觉何其相似。

    可柔弱的她怎能抵得过牛高马大,高大健壮的阮家俊,他铁臂圈紧她,拖着朝前面的车子走去。

    “放开我。”木清竹急得大叫,高跟鞋被拖歪在地,重心不稳,脚踝外堪堪旋转扭歪,手心,脚踝处痛得她脸色惨白。

    整个人瘫软在地上,使尽全力挣扎着。

    阮家俊情急之下,伸出有力的大手拦腰打横抱起了她就走。

    完了,木清竹心中着急,手脚飞舞,急得面红耳热。

    “放手。”低沉愠怒的声音划破空气,在沉闷的地下室里咣咣作响。

    木清竹心中一喜,阮瀚宇竟然来了。

    阮家俊身子颤了下,浑身一个激凌,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膨“的一声,脸上挨了重重一拳,被打趴在地,脑袋瞬间清醒过来。

    阮瀚宇正站在前面,脸色暗沉,目光如利箭,射得阮家俊全身发凉!

    “哎哟”一声,木清竹跌落在地,屁股摔得生痛。

    “家俊,这是干什么?”阮瀚宇的身躯似灯塔般朝他趋进,眼里的光逼人。

    这个弟弟,他想要做什么,他可是清楚得很,脑海中的回忆冒出来,他眼里的光更加骇人,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年在学校里的那个夜晚就是他。

    就算他不爱木清竹,可这个女人后来还是嫁给了他,她的贞洁却给了眼前这个人模狗样的畜生,这让他男人的自尊情何以堪,更何况还同在阮氏公馆里,这股恶气早就想出了。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