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我没有那么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我没有那么傻

    “疯子,你这是在干什么?。”木清竹忘了伤心哭泣,苍白着脸,制止道

    阮瀚宇面无表情,眼睛盯着前面,悍马车急速驶着。

    不一会儿,车子来到了一处城郊,木清竹抬头朝外面瞧去。

    只见一堵围墙里面堆放着许多废弃的车辆,外面挂着车管所下属牌子,她顿时明白了。

    原来他是带她过来找她的车的。

    “你自己下去找,找到了你就开出来,我会给他们打电话的。”阮瀚宇停下车子朝着木清竹没好气地说道。

    木清竹欣喜若狂,还挂有眼泪的脸上竟然像个小女孩拿到了喜爱的布娃娃般露出了纯真可爱的笑颜。

    她猛地冲下去,迫不急待地朝着里面跑去。

    阮瀚宇有些错愕地望着她跑下车的身影,心里有丝异样的感觉,这女人的心海底的针,他越来越看不明白她了,说她是装的吧,却又不像,若说她是故意的,刚刚给她的支票足以买十台这种廉价的破车了。

    摇了摇头,这个女人让他费解!

    很快木清竹就开着那辆甲壳虫车不急不慢地跑了出来。

    阮瀚宇用手抚着下额,眼里阴阴一笑,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阮总,我先回家了。”木清竹摇下车窗,对着正站在车旁的阮瀚宇打了个招呼,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阮瀚宇脸色阴沉,一只手快速伸过去拉住了她的手臂。

    “下来。”他沉声命令。

    “啊!”木清竹一惊愕,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却见阮家的司机小丘正毕恭毕敬的站在外面。

    怎么回事?

    木清竹还在惊愣,阮瀚宇伸出另一只手从里面按开了车门,把木清竹像拽小鸡似的拽了下来。

    司机小丘很快就坐了上去,系发安全带,拉手刹,踩油门,甲壳虫车一溜烟的跑了。

    “阮瀚宇,你这是什么意思?”木清竹已经惊得语无伦次了,愤怒地朝着阮瀚宇吼叫。

    “车子,我先替你保管。”阮瀚宇阴森森地说道,“从今天起直到你完成汽车模型止,你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说到这儿白哲的手指轻抬着她的下颌,低下头来,眼睛对着她的眼睛,脸上是邪肆无赖的笑容,一字一句,魅惑而霸道:“即日起,你,与我同吃同睡,我要亲自监督你,对你,我不放心。”

    听错了,肯定是听错了,木清竹甩着脑袋,不敢相信!

    可阮瀚宇却不理她,拉着她的胳膊就朝着车子走去。

    没错,她没有听错,她已经被他控制了,她的人身自由被他禁锢了!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凭什么啊!

    她刚要开口反抗。

    那家伙竟然阴沉着脸,凑到她面前,呼着热气。

    “不要当我是傻子,你在我公司上班,做我公司的设计部经理,撑握着我公司的机密,暗地里却与景成瑞勾勾搭搭,眉来眼去,谁会相信你?谁知道你是不是他派来的内奸?不要以为我那么好骗,对于你这种厚颜无耻的女人,我要重点防护,全方位临督,从现在起,这段时间你只能属于我,这样我才能放心。”

    阮瀚宇说到这儿,丝毫也不觉得过份,瞥见她咬着唇气得发抖,脸色如上过胭脂一般绯红,张着嘴却发不出声,轻轻一笑,在她耳边蛊惑道:“不要觉得委屈,我什么人没见过?要我相信你这种水性扬花的女人,那也太可笑了,想我这阮氏集团能走到今天这般地步,靠的可不是运气与想当然,你最好老实点,不要玩什么花样。”

    阮瀚宇丢下这句话,脸上顿时如寒霜笼罩,双眼阴恻。

    他稍一用力,几乎就把木清竹给提了起来,走到悍马车旁,伸手朝车座上拿出一沓协议来,用命令的口气:“签了。”

    木清竹整个人都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云里雾里,被他的手提着,挣脱不掉,只能顺着他的手瞧去,只见上面写着合同字样,立即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奋力挣扎着,张开口就要大叫。

    他炙热的唇立即贴过来紧紧睹住了她的红唇,噬咬着她的唇片,辗转着,尔后全部贴上,无缝贴合,让她再也叫不出声来。

    她的呼吸全部被他霸占了,呜呜挣扎。

    阮瀚宇一只有力的大手扶住她的后脑,嘴唇咬住她的唇不放,另一只手却捉住了她的小手。

    木清竹感到手指被他捉了朝一个地方放去,上面有湿润的液体,大脑却是一片空白,很快感到他滚烫的手心捉住了她的食指,尔后在一张纸上面用力地按了下去。

    应该是在合同上按着指纹。

    这一刻,她差点气晕过去,意识模糊,软软地倒了下来。

    阮瀚宇的嘴唇松开她,呼了口气,又重新贴上来,顿时木清竹感到肺里有了点新鲜的空气,意识渐渐清醒。

            她睁开眼,阮瀚宇那得意明媚的笑圈在脸上,脑中轰的一响,推开他,慌忙朝车坐瞧去。

    她的食指指纹印正盖在合同上面的甲方上面,血红耀眼。

    惊得拿起合同睁大眼睛看了起来,竟是一份阮氏集团职员的签约合同。

    按了指印等同于同意签约了。

    这一切,一气呵成,只在他的一个强吻之间完成,根本无须征得她的同意!

    木清竹已气得五脏流血,七窍生烟了。

    而那个该死的土匪,却正站在她的面前,满脸得意的笑,匝着嘴似在享受着她的美好!

    世上还有如此无赖与不讲道理的人,木清竹算是领教了,她想她已经疯了。

    猛地扑上去抓着阮瀚宇拼命。

    就算是死,打不过他也要咬他一口,让他知道欺负人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的。

    阮瀚宇正在得意之中,没有料到木清竹会这么玩命的扑过来,一个不小心被她狠狠抓了脖子一把,心中恼火。

    女人的这点力气对他来说算个什么!

    他顺势捉住了她的双手,把她扔到后座上,压在她身上,恶狠狠地警告道:“女人,再挣扎,小心我现在要了你,乖乖听话,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的。”

    木清竹听着这话吓得不敢动弹了。

    这家伙说得出就做得出,此时这家伙的体温可不是一般的高,好汉不吃眼前亏,她乖乖不敢动了。

    阮瀚宇脸上泛起一丝得意的笑,站了起来,好看的眸子上下瞅了眼木清竹,不阴不阳的说道:“就你这种货色,送给我还不稀罕玩呢,放心吧,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保管让你全身而退。”

    他关上了车门,发动车子,车子低吼一声朝着市区开去。

    禽兽,恶魔!

    木清竹躺在后座上,欲哭无泪,直到此时,她才对唐宛宛配服得五体投地。

    想唐宛宛对阮瀚宇的分析还有对她的劝告,简直就是精辟到极致!

    这是她自投罗网,怨不得别人啊!

    这一场力量殊途的搏弈,木清竹完败!

    君悦公寓!

    木清竹趴在沙发上没有再说一句话。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据合同的条款,她几乎卖身了!

    除非阮瀚宇放她走,或者阮氏集团不再需要她的设计了,她才能离开阮氏集团。

    这是她的悲哀,她自作自受的悲哀。

    阮瀚宇正满脸带着得意的笑,慵懒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心满意足地看着。

    他修长比例的黄金腿交叠着,不时望一眼身侧的女人,脸上的笑满足而惬意。

    木清竹身着浅绿色的裙子正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恍若一个了无生气的布娃娃。

    她身上的衣服全是他特制的,保守大方的款式。

    阮瀚宇看不惯她露肩露胸的衣服,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稍微束缚住她性子,看上去不再那么水性扬花,还有这淡淡的绿色恍如春天刚破土而出的小草,娇嫩得需要人的保护。

    那浅红色的套装,穿在她身上明艳却不艳俗,看上去也绝不会那么冷,让他感到带点暖意!裙摆,恰到好处的包臀,不会低过膝盖,要不然大起大落,恍若一只随时都会飞入花丛中的花蝴蝶,拿捏不住,惹得蜜蜂整天围着转,恶心!

    暖色的灯光照着金碧辉煌的客厅,温馨宁静,阮瀚宇突然感到宁静充实,这是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

    嘴角不由微翘,拿出工作笔记本,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优雅从容。

    健盘垫在他的腿上,修长的手指敲打着健盘,认真工作着,心情竟是无比的舒畅,很快便进入了状况,这几天落下来的工作他一桩桩整理下来,用不了多久,竟然全部完成了,效率极高。

    木清竹躺在沙发上,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

    安静地望着身边的男人。

    眼前的阮瀚宇全身心的沉入到了工作中,浓密的剑眉舒展着,好看的侧脸不时露出迷人的微笑来,他刚健的身躯,如白瓷般的肌肤,俊美的面孔,无形中散发出一种蚀骨锥心的诱惑力。

    木清竹的脑子渐渐迷糊起来,这样的画面不是一直都是她想要的吗?她曾经渴望着这种温馨宁静的画面,独守空房的那一年,她守着冰冷的婚房,夜夜渴望着见到他的身影,渴望着他高大伟岸的身影走回来陪着她。

    哪怕只是陪她静静地坐着,她都会感到安心。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