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为他受伤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为他受伤

    “你可真有本事,我就出去这么几个小时,你不仅离开了家,还勾搭上了初恋情人。”阮瀚宇冷冷地说道,“告诉你,阮家俊是阮家重点培养的官场人物,前途不可限量,你这种女人以后不要接近他,否则只会毁了他的前程。”

    阮瀚宇的声音不仅冷简直到了恶毒的地步,木清竹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落在她眼里的都是他薄薄的嘴唇里吐出的一个个剜心蚀骨的字,她痛苦得心都要抽起来了。

    公寓下面的商铺里正在播放着哀怨凄惋的歌曲,木清竹双眼里盈满了泪水,默然无声地朝着楼上走去。

    阮瀚宇果伐有力的脚步紧跟在后,木清竹神情恍忽,难道那晚站在黑暗处的男人会是他,是他救了她?

    不,这没可能!

    在大学时每次看到他,他都是绷着脸,冷冰冰的,怎么可能会救她呢!

    已经是深夜了。

    木清竹神情呆滞颓废,坐在沙发上发呆。

    阮瀚宇冼完澡出来,看到她傻傻地坐在沙发上。

    心中隐隐不快。

    这个死女人,跟他呆在一起不是魂不守舍,就是神游太空,不知她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八成还在想着她的初恋情人,那个人模狗样的阮家俊吧!

    想起阮家俊,阮瀚宇心头越发恼怒。

    阮家俊其人心思复杂莫测,手段卑劣,木清竹看不清他,可他阮瀚宇却看得明白。

    现在阻止他接近她,实际也是为了保护她,可眼前的女人并不领情!

    他目光难测,嘴角弯起,挂着丝冷冷的笑,走到她对面坐下,冷冷逼问道:“想什么呢,还在想你的初恋情人?晚上去哪鬼混了?”

    木清竹的脸被逼着对视着他深潭般的眼睛,心中酸痛,脱口申辩道:

    “我没有。”

    她明眸坦荡,目光清澈。

    阮瀚宇心思微动。

    说阮家俊是她的初恋情人,这可一点都不可份!

    大学时他就像只苍蝇般围着木清竹转,而这个女人竟然看似很乐意的样子,若不是他不止一次亲眼发现,他与她纠缠不清!他也不至于那么快就能看清她的真面目!

    阮家俊那阴兀狡诈的眼光里只有在见到木清竹时才能看到一点特有的柔和。

    她的贞洁应该是给了他吧!

    阮瀚宇只要想到这点,心里的怒火就会蓬然勃发,连着心都会抽痛难受。

    奸夫淫妇,他腹中恨恨骂了句,怒火难忍,转身从冰箱里拿出瓶饮料揭开盖一饮而尽。

    嫁给他的女人却把最好的东西给了别的男人,还在他的眼前,他愤恨不平。

    可他也算清醒了,毕竟现在离婚了,他们之间不再有瓜葛了,这些过去真的没有必要再纠结了,这几天好不容易才有的平静真的没必要再破坏了。

    想到这儿,又从冰箱里拿了瓶饮料出来递到木清竹面前

    “渴了吧!”

    记忆中的点点滴滴缠绕着木清竹,她木然坐着,冷冷地扭过脸去,不言也不接。

    “矫情?明明嘴唇都干裂了!”阮瀚宇被冰饮强压下的火气又被勾了起来,脸色难看之极,他伸出的手悬在半空中,赌气似的缩回来仰头一口气喝下。

    对着她,似乎总有发不完的火,挥不去的怒。

    “早点睡吧,明天要赶早出门。”他冷冷丢下这句话后,冲进了卧室,“呯”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卧房的灯很快就熄灭了。

    木清竹也站了起来回自己的卧房休息去了。

    青山镇,A城最邻近的一个镇,那里因为青山和青山湖而出名,青山,被誉为A城的绿肺,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最适宜人居住。

    青山镇也是阮氏集团集下的最大汽车生产地,地广人稀的青山镇郊区厂房林立,到处都是阮氏的汽车生产工厂,规模庞大。

    青山湖的四周已成了阮氏有待开发的别墅群,而它的厂房也雄霸了青山的偏远城郊。

    因此阮瀚宇在青山镇的威名那绝对是家喻户晓,如雷贯耳的,青山镇大部份的居民都在阮瀚宇旗下的汽车公司上班。

    木清竹设计出来的洗车模型被连夜送到这儿加班赶造,为了避免差错,节省不必要的损失,昨天就已经接到青山汽车公司经理阮青阳的报告后,阮瀚宇即刻带领着设计部的职员和一众心腹大臣浩浩荡荡地赶来了。

    青山汽车总部的阮青阳正率领旗下的要员站在门口热烈迎接着阮瀚宇他们一行的到来。

    这阮青阳是季旋的远房亲戚,精明能干,颇得季旋的信赖,也是阮氏的一员得力干将,一直跟着季旋和阮沐天打天下的,当属公司元老级别了,公司交给阮瀚宇接手后,他不以功臣自居,处处在阮瀚宇面前低声下气,曲意奉承,阮瀚宇也从没有想过要更换他的意思。

            一群人围着阮瀚宇朝着厂房办公室走出。

    有新闻媒体听到阮瀚宇要亲自来视察,也跟着赶了过来,一些当地居民和职员听到风云人物阮瀚宇的光临,个个都神情焕发,都想过来一睹英俊帅气的阮瀚宇的真容。

    毕竟阮瀚宇常年只出现在电视和新闻媒体中,这样大规模的来到旗下的工厂视察也是极少见的,更何况他神秘的私生活常常出现在娱记的头版头条上,让人津津乐道。

    阮瀚宇神彩飞扬,气质不凡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他雅秀精致的面宠上,多了点正经,看上去威严与尊贵。

    霎时镁光灯闪铄着,人群有点騒动。

    见惯不怪的他早已泰然自若,从容淡定,尽管心里对新闻媒体小题大做感到不满,可他毕竟有要事在先,当下也只是略微扫视了人群一眼,大步朝里走去。

    木清竹走在阮瀚宇的后面,心呯呯跳着,不知为何总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安。

    突然人群里一阵异常的骚动,一股压抑的危险气份朝她逼来,不由心中大惊,不祥的预感快速升起。

    “阮瀚宇,拿命来。”一声暴喝从靠近他们的人群里响起,木清竹刚抬头就看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双眼猩红,眸中带血,面孔扭曲着,手里拿着把尖锐的短刀,穷凶极恶的朝着阮瀚宇砍来。

    “瀚宇,小心。”木清竹瞬间惊叫出声,恐怖朝全身袭来,眼见那把尖刀朝着阮瀚宇的颈动脉刺去,她心底抽紧,痛喊一声,冲过去,拼尽全力朝着阮瀚宇推去。

    阮瀚宇被她的力道推得往前几步躲过了那把尖刀,可木清竹却没躲过,男人手中的刀从高空落下,直接刺进了木清竹的后背。

    “啊。”木清竹惨叫一声,一阵巨痛从后背袭来,痛得她身体弓成了一团,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慢慢的红唇发白,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阮瀚宇心里有事,正在一心往前赶去,根本没有想到会被人偷袭,猛然被一股力量仓促间推去,踉呛着被推前几步,耳内却听到木清竹惨绝人圜的哭声,脑中迅速反应过来,意识到了什么,瞬即回过头来,眼里精光暴起,飞起一脚朝着那个执刀的男人踢去。

    飞刀被跌落,男人惨叫一声,被踢去很远,倒落在地。

    人群顿时混乱,各种尖叫声响起。

    “快,拿住凶手。”阮瀚宇厉声朝着赶来的保安喝道。

    几个身强力壮的保安即刻赶过来制服了躺在地上的凶手,有人报警,警车呼啸而至。

    阮瀚宇心中狂跳,呼出一口气,低头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木清竹。

    他傻眼了。

    快速蹲下身去,搂起她,颤声喊道:“清竹,怎么啦。”

    温热的液体从他掌心流出来,他伸出手掌一看,上面全是猩红的鲜血,木清竹身本流出的猩红血液,炫红了他的眼。

    她的脸苍白如锡纸,意识已接近迷糊。

    “清竹。”他狂叫,巨大的痛苦蔓延到了全身,眼前都是一片黑暗。

    木清竹从遥远的梦中听到了阮瀚宇的叫声,睁开了迷茫的双眼,看到阮瀚宇的脸挨得她很近,脸上全是痛苦,虚弱地问道:“瀚宇,你没事吧?”

    问完这句话后,恍若耗尽了她所有力气般,眼神慢慢暗淡,晕了过去。

    “清竹。”阮瀚宇疯了,声嘶力歇地叫着,抱起他朝外面跑去,“快,车,去医院。”

    他狂躁的怒吼。

    车子迅速发动,朝着A城最大的三甲医院疾驰而去。

    阮瀚宇紧紧地搂着怀中瘦弱的女人,她太瘦了,身子轻得恍惚天边飘过的一朵云彩,仿佛随时都会离他而去,手上全是她身体里流出的鲜血,温热粘稠。

    他感到那血似带毒的滕蔓缠着他的手,慢慢地钻进他的五脏六腑,丝丝缠绕着他,连着五脏六腑都挛缩起来,一阵阵的生痛。

    紧紧地按着离她心脏最近的血管,一声声的呼唤着她的名字,这一刻他看到了生离死别,看到了自己内心的恐慌与不舍,还有那种永恒的巨痛,似巨齿般啃噬着他的心。

    那种痛真实存在,让他几欲疯狂。

    木清竹只感到浑身发冷,意识迷糊,却感不到一点疼痛,只有冷,彻骨的冷,如被冰窑沾住般,冷得发抖。

    脑海中爸爸慈爱的笑容,妈妈忧郁的面孔不断地闪现,还有那个模糊的英俊面孔,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是谁?含笑看着她,他的明眸,摄人心魄。

    渐渐地,明眸变了,冷冷的,含讥带讽,满是鄙视与嫌恶。

    她浑身颤粟着,越来越感到冷,似乎有什么温暖熟悉的东西在试图给她温暖,可没有用,太冷了。

    她想,她可能要死了!那嫌恶的阴冷的眼神越来越近,她失去了意识。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