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悉心照顾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悉心照顾

    “我从来不指望你能安份守纪,可你现在呆在我的公司里,却与我最大的竟争对手暖昧不清,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你认为这样传出去,会好听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告诉你,我阮瀚宇不需要你这种下践的女人救。”阮瀚宇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他话里含枪带棒,如六月飞雪,木清竹顿时全身冰冷,冷得连伤口都要僵硬了。

    “你混蛋。”她咬紧牙关,恨恨出声,“阮瀚宇,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肤浅低俗的男人。”

    她有什么错?景成瑞,一个在她危难中帮助过她的男人,在她困境中雪中送炭的男人,如果没有他,她能有今天的成就?她能成为全球的顶尖设计师?

    当她在美国伤心失望难过的时候,她身无分文,那时的阮瀚宇又在哪里?他不是有美人相伴,早把自已遗忘了吗?

    今天她受伤了,他来看她,天经地义,这有什么错,她又没有做过对不起阮氏集团的事,更没有把机密泄露给他,而且身为阮氏集团的设计师,她也尽力了!

    他凭什么要这样污辱她,污辱她的人格

    眼中的泪汹涌而去,泣不成声,不止有悲哀更多的是心寒。

    在那么危险的一刻,她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护着他,现在却换来他如此恶毒的话语,甚至不屑。

    她的心该要有多痛!

    “我肤浅.低俗?”阮瀚宇冷笑出声,“你的瑞哥就高贵优雅了,你的初恋情人就光明磊落了?”

    提到阮家俊与景成瑞,他的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在大学时那个晚上,他就站在身后,亲眼看到阮家俊抱着她亲热,他们二人在黑暗中搂搂抱抱,行着苟且之事,他全部看在眼里。

    后来她竟然成为了他的妻子,而属于女人贞洁的落红却早已给了那个该死的阮家俊了。

    他,她的丈夫,到底算个什么!

    这个肮脏的,不干净的女人。

    他不要怜惜这样的女人,就算是为了救他受伤了,他也不要怜惜她。

    他狠狠地摔了门,扬长而去。

    国际凯旋豪庭88层,宽阔奢华的办公室里气氛有些沉闷,静寂无声。

    阮瀚宇俊眉紧锁,手里拿着一份报告正在详细地看着。

    连成毕恭毕敬地站在身边。

    阮瀚宇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看完这份报告,关于木清竹在美国生活记录的报告。

    报告很详细,却也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上面记录了木清竹只身在美国学习汽车设计的点点滴滴,看得出来,她去到景瑞公司只是这近半年的事,其它的时间都在潜心学习。

    她勤工俭学,半工半读,身边没有任何花边新闻。

    这才想起,木清竹当年呆在阮家时,他从没有给过她一分钱,想到她吃住都在阮家,而那时他对她只有恨与嫌弃,从没有想过要给她一分钱的。

    那她这些年在美国又是如何度过的?

    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指页,一张一张的找,终于找到了,木清竹四处找工作的经历,还有她因为没有钱,偶遇景成瑞的经历。

    手指在颤抖。

    景成瑞在她如此困难的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如果她对他有爱与依赖,那也是人之常情,在她困难的时候,他这个做丈夫的又在哪里?

    他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她,有什么资格去污辱她!

    她能接受景成瑞,他们能有如此默契,这一切还不是他一手把她推出去的吗?亲手把她推到他的身边吗?

    是的,他真的没有资格。

    本来想过了要好好跟她相处,做个平常的朋友也好,而不是这样一见面就大吵大闹,彼此伤害。

    可他却忍不住,只要看到她与别的男人呆在一起,他就会忍不住大发雷霆。

    其实她在美国的生活真的很普通,也很平常,甚至称得上凄凉。

    不断涌上的复杂情感冲击着他的心,心恍若被盐水煎煮般,俊朗的面容渐渐扭曲,眸光越来越深沉。

    他站了起来朝外面跑去,忘了对连城的吩咐了,也忘了还要问他:她到底是为了哪个心爱的男人设计出的那款豪车?

    他奔下楼梯发动悍马朝着医院驰去。

    中午时分,他怒火中烧下,竟然吩咐医院的医生护士不要去管那个女人的生死,让她自生自灭了。

    他到底在干什么?

    这家医院有阮氏家族的股份,他阮瀚宇的话,医院里的人从上到院长下到医生护士没有一个不敢听的。

    为什么会这样?他心如刀绞!

    一路上不停地按着喇叭,车子在拥挤的街道上横冲直撞,吓得那些小车纷纷躲闪不及。

     ? ?t5矶?6?P2('?:kG?闛??[?6km6?}?4        刚来到医阮,他丢下车撒腿就往医院跑。

    气喘吁吁地推开玻璃门。

    木清竹正安静地躺在床上。

    他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脚步却不敢停,忙忙朝她走去。

    很快,他的心就提到嗓门口了,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双颊通红,眼睛紧闭,红唇干渴开裂。

    心,直沉到谷底。

    伸手搂起了她,她浑身滚烫,后背处伤口肿起来了,有血水正从伤口处流下来,他看到她干裂的唇微微张着,似乎在说着什么,凑过耳去,听到她气若游丝的叫着“爸爸,爸爸。”

    从她口里呼出的气滚烫灼热,炙烤得他耳朵发痛。

    脑中轰轰响着,下意识匝紧了她,似要把她潜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按着床头的呼叫铃,怒声吼叫:“来人。”

    瞬间医院里手忙脚乱起来。

    所有的医生护士都赶了过来,看到阮瀚宇盛怒得要杀人的眼光,个个胆战心惊,谁也不敢开口。

    他是开口严令过不准他们去管病人的死活的,但是作为医生护士,救死扶伤本是他们的职责,不管别人说什么,面对着病人,他们都有责任要去救治。

    可他们真的没有听到铃声,没有听到她按的求助铃声。

    这本不是个致命的病,只是刀伤,若她有什么不舒服,只要按下床头触手可及的铃声,他们就会过来的。

    可是整个下午,他们都没有听到铃声。

    木清竹的伤口又开始发炎了,流出了血水,因伤口感染导致全身高烧,这是非常危险的。

    医生开始消炎消毒,吊瓶紧急输液。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