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四十章 神秘的病房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四十章 神秘的病房

    “阮瀚宇,我再说一次,我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和你爸爸的事,至于那天发生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你要娶我,也不是我的意思,那是奶奶的意思,若因此对你造成了伤害,我只能说抱歉了!可受到伤害的人也不止你一个,难道我就没有吗?”木清竹的嘴角浮起冰冷的笑,咬着红唇,一字一句地说道。

    说得伤心的时候,她哭了起来,肩膀一抖一抖的,眼里全是倔强的光。

    没有做过的事,要她怎么承认?三年前发生的事,真不是她有意做的,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好,好,怪我多言。”阮瀚宇见她情绪激动,想起了崔医生的话,只得连连点头说道:“我都说过了已经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让它过去吧,从此后我们谁也不要再提了,你好好养伤,来吃点东西。”

    阮瀚宇的心里是无比的烦燥,他真的不想再提及那些该死的过去了,费心又费神!

    又端起了猪肝粥,严肃认真地说道:“从现在起你必须听话,开始吃东西,说吧,是想我喂,还是自己张开嘴。”

    他的话语已经毫无商量的余地了。

    木清竹默不作声。

    阮瀚宇的耐性被磨到了极点,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又要朝着木清竹的嘴里送来,却听到木清竹虚弱的及时说道:

    “我自己吃。”

    阮瀚宇心中一笑,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看你犟,还不是要乖乖听话!

    “我自己拿勺子吃。”木清竹很倔强。

    阮瀚宇见她肯吃东西了,心中高兴,不免得意,见她右手行动不方便,左手却还行,又怕她情绪激动,就顺了她的意。

    他轻轻搂起她在怀,拉过病床上的垫板,把粥放在上面,木清竹用左手拿起勺子费力的一勺勺吃着,待吃完这碗粥,已经浑身大汗淋漓了。

    “倔强。”阮瀚宇在旁边不满的轻哼出声,又逼着她喝了点汤,这才肯罢休。

    吃完饭后,阮瀚宇把东西收起来,一转身发现木清竹正支撑着身体想要爬起来,脸上有痛苦的表情,忙惊问道:“你要干什么?”

    木清竹啒着小嘴,不答理他。

    “别动,听话,等下我帮你擦身。”阮瀚宇皱了下眉,居然哄她出声。

    “我要上厕所。”木清竹红了脸,嗫嚅着。

    阮瀚宇愣了下,忽而笑出声来。他长腿一伸,走过来,伸出双手把她抱了起来。

    木清竹躺在他温暖的怀中,被他搂瓷娃娃般抱着,浑身难受。

    她柔若无骨的身体偎在阮瀚宇怀里,阮瀚宇刚刚触到他的身子,体内便有股久违的压抑的**慢慢升起,他不由吞了下口水,脸色泛红。

    轻轻地把她放在地上,用一手圈起她,另一只手揭开厕盖,然后就要帮她脱裤子,木清竹忙用左手抓住了,满脸通红。

    “你出去好了。”她红着脸小声说着。

    阮瀚宇怔了下,想到了什么,满脸坏笑,凑在她耳边调笑着说:“假正经什么,你的每一个地方我都熟悉呢!”

    木清竹又羞又急,直朝他翻白眼。

    阮瀚宇可不管她,帮她脱下了裤子,把她按在了雪白的马桶边上。

    木清竹满脸敝得通红,没好气地说道:“你不出去,我没法拉出来。”

    “我不看你,行吗?”阮瀚宇把脸侧过去,笑了笑。

    “不行。”木清竹很严肃认真地答道,“难道这味道很好闻吗?”

    死女人,还不是担心你跌倒吗?阮瀚宇腹中冷哼,还是走了出去。

    他去淋浴室里接了一大盆温水出来,放在床前,听到身后有响动,忙掉转了头,只见木清竹正扶着墙壁慢慢移动着。

    “别动,不知道叫我吗?”他不满地嚷叫出声,走过去把她腾空抱了起来,走到床边,轻轻放在床上。

    弯腰低头拧干毛巾,站起来就给她擦身。

    “这二天还不能冼澡,伤口不能沾着水,忍着点。”边替她擦着身,边解说着。女人不都是爱洁净吗,他也担心她忍受不了。

    他擦得很温柔细致,尤其擦到红肿的伤口处时,手中的动作更是轻柔得像春风拂过。

    木清竹瞧着他认真专注地帮她擦着身,那神情仿佛在擦着一件极为珍贵的艺术品,眼里的光清亮无邪,不由心思悸动,有暖意缓缓流过。

    这家伙照顾起人来其实还蛮细心的,温柔体贴,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她暗暗惊讶。

    擦完身后,阮瀚宇去淋浴室冲了个澡,再过来强迫木清竹吃了点水果,这才坐在旁边沙发上,拿起工作笔记本忙碌起来,很快就进入到了工作状态中。

    初秋的夜晚,宁静,温和,静谧。

     ? ?t5矶?6?P2('?:kG?闛??[?6km6?}?4        木清竹安静地躺着,想着他今天说过的话,还有他悉心的照顾,心思沉沉。

    ‘就算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是好的’这是他说过的话,只是,他们之间还能再做朋友吗?他对她的心思永远都只能是这样吧。

    狠了心,不再想了,若是注定没有结果,又何必去多想。

    眼睛越来越沉,她慢慢合上了眼,迷糊中醒来时,还看到房间有灯光,背后是火烧般灼痛,痛哼出声来,尔后又沉沉睡去。

    再有模糊的意识传过来时,她仍然睡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他的大掌放在她的背后,托着她,不让她翻身睡过去,以免压着伤口。

    心从来都没有这么安宁过,很快又沉入了梦乡。

    接下来二天里,阮瀚宇真的亲自照顾她,临督她吃饭,喝药,喝燕窝汤,他拿来的东西木清竹必须吃完,否则他就会用自己的方式让木清竹乖乖吃下去。

    木清竹自知拗不过他,便也乖乖地配合了。

    伤口渐渐在结痂了,她的身体也好了很多,可以下地走路了。

    第三天夜晚刚来临时,阮瀚宇有点事情要出去,便亲自看到她吃了饭,喝了燕窝汤和药汁后,又被他逼着吃了水果后才放心地出去了。

    木清竹给家里挂了个电话报平安后,便出去散下步,走动下。

    她病房的这栋楼是整个医院里最豪华的,处在医院的最安静,最中心的地方,里面全都是清一色的套房,布置得淡雅宁静。

    整层楼也只有为数不多的病房,每个病房的病人都呆在自己的房里静养,走廊里空荡荡的,木清竹不敢走远,担心阮瀚宇回来看不到自己着急,便只是在走廊里散着步,走动着。

    长长的走廊,窗户开着,空气中混合着白玉兰的香气与淡淡的菊花香味。

    她呼了口气,心旷神怡,慢慢走着。

    很快就到了走廊的最后一间套房了,原以为到尽头了,不料却见到旁边还有一截走廊是朝着右边延伸的,很长,竟然还有一间超大的病房。

    她感到有点奇特,这截走廊里铺着红地毯,暖暖的,看来,这间套房的级别非常高。

    走廊前面的窗户外面,是高大的玉兰树,那玉兰树高大粗壮,已经堪堪将枝叶延伸进了走廊的窗户里了。

    夜晚时这里风很大,如果不小心关窗户会把那枝怒放的白玉兰压到。

    她微微一笑,走过去伸手把枝叶扶到窗外,悄然关上了窗户,回转身时,抬头看了下这间大大的套房。

    这里环境清幽,不仅地毯,连着窗户都贴上了暖色的红,走廊的灯都是朦胧的暖光,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病房。

    病房的窗帘却是青色的,套房门紧闭,木清竹不知里面住了个怎样的病人,但能单独住到这么高级别的病房,想来非富即贵了,又站在窗前看了下外面的风景,感觉有些困倦,便慢慢往回走。

    “哎,都昏迷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一点好转,这么好的命,也真是可惜了。”一个护士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木清竹惊讶,迎着声音望去,这才发现原来这间病房特设了一间专门的医护室,里面有护士轮流看守。

    “就是啊,有钱有势也枉然,关健还是要身体好才行。”另一个护士也跟着附和着。

    木清竹的身体瞬间一凉,一种异样的伤感从心底升起,像有东西在抓着心脏般,一下下扯得痛,明明知道她们说的是别人,与她毫无干系,可她还是感到一阵无比的难受。

    她匆匆朝回路走去,背后感到一阵阵发毛,恍若后面有眼睛在盯着她般

    “清竹。”正在木清竹想入非非,浑身不自在之时,唐宛宛的声音朝她叫了起来。

    木清竹抬头,正对上唐宛宛看向她的眼睛。

    这才记起,今日唐宛宛打电话过来数落她一通后,痛心疾首之余,已经约好今天晚上过来看她的。

    她倒完全忘了这件事了,摸摸头,朝她傻傻一笑。

    “清竹,你真是个傻子,给我瞧瞧都伤成怎样了。”唐宛宛扶着木清竹费力地走进病房,便一阵风似的跑去关了病房的门,又一阵风似的冲了上来,把脸凑到她面前,上下打量着,“啧啧,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这天底下也就只有一个你这样的女人,愿意替那混蛋去挡刀。”

    唐宛宛边说,边揭开她的背,执意要看她的伤,木清竹无奈只得依她了。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