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捉摸不透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捉摸不透

    “清竹,我那天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后,差点就要跑来跟阮瀚宇干架了。”她痛心疾首的说着,又环视房间一周,愤愤地问道:“阮瀚宇那混蛋就这样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不管不顾了?”

    “没有啦!”木清竹想到阮瀚宇这些天对她的悉心照顾,忙替他辩解道。

    “清竹,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还在期望着跟他复婚吧?你这么做就是为了打动他?”唐宛宛像观察外星人般打量着她不可思议地问道。

    木清竹心中一涩,苦笑了下。

    “宛宛,我爱他是没错,不过那也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进阮氏集团完全是为了我的个人私事,与这点没有关系的,我早已经死心了,否则也不会同意离婚了。”木清竹的眼神有些空茫,费力的解释着。

    真是这样吗?她自己也说不清。

    “既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救他?你傻了,不怕死吗?”唐宛宛将信将疑,很是想不通。

    “宛宛,不要逼我了,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木清竹摇头,眼里有乞求的光。

    “哎!好吧。清竹,你这样优秀聪慧的女人,但凡是个男人都会爱你的,他阮瀚宇不爱你,那是他的损失,就他那肤浅的眼光,也只能看到乔安柔那么庸俗的女人了,你也不必伤心了。”唐宛宛叹息一声,柔柔开解着,把带来的鲜花插进床头的花瓶里,又冼了水果削给木清竹吃,二人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尽量开解着木清竹。

    有了唐宛宛的陪伴,木清竹也缓解了心中的无聊,二人说说笑笑,玩笑一会儿后,婉约咖啡屋来电话,她便起身告辞了。

    唐宛宛走后,空荡的屋子里更显寂静,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木清竹现在感到全身乏力,只想睡觉,想起好几天都没有冼澡了,身上到处粘乎乎的,今天正好趁着阮瀚宇不在,可以冼个澡。

    她不敢用浴缸,只能用手拿着淋浴头冲着,由于一边的手还不能过于扭曲,只好拿着花洒费力的冲了起来。

    那个病房到底住着什么人?木清竹的心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翻滚着,决定明天再去看看究竟。

    正在想着,忽听门轻轻转动着。

    “谁?”木清竹大吃一惊,惊慌地问道,忙乱地拿过浴巾护在了身上,警惕地朝着门口望去。

    卫生间里水蒸汽雾弥漫。

    阮瀚宇穿着休闲T恤,吸着拖鞋,正斜靠在门边,俊美的面容上面带着邪邪的笑意。

    “谁叫你进来的?出去。”木清竹一手护着胸,又羞又恼,背过身去,朝他没好气的叫着。

    阮瀚宇用手摸着嘴角,邪魅的笑着,好整以瑕地望着她,眼睛却停留在她凝脂般的后背肌肤上那道狰狞,丑陋的刀伤上,眼圈里面是暖暖的光圈,亮亮的,发着淡淡的热。

    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并没有要走出去的意思。

    木清竹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听到响动,有些气恼,转过头来,脸有愠色,却在扭头的瞬间瞧到他灼热的眼光直盯着她的后背,知道是在瞧她的伤口,他眼里有痛惜,并没有半点多余的杂念,心中动了下。

    有冷气从外面飘进来。

    她打了个寒噤。

    “不是说了吗,你现在的伤都还没好全,怎么能独自冼澡呢,来,我帮你。”阮瀚宇丝毫不顾木清竹的感受与反对,大冽冽地走了进来,一手搂着她,一手接过淋浴头,他的手轻抚上她的伤口,温柔如水,“这里还痛吗?”

    木清竹有片刻的迷失,有些发呆地望着他黑黝黝的墨瞳,傻傻摇了摇头。

    阮瀚宇打开淋浴头就开始帮她冲冼。

    木清竹触电似的抢过他手中的淋浴头,有些惊恐地摇了摇头。

    “傻瓜,伤口还没有好完,等下被脏水淋了会发炎的,让我来,放心,我不会吃了你的。”他半是安慰半是调笑,强行把她按过身去,拿起淋浴头替她清冼着后背。

    木清竹拗不过他,背对着他,满脸通红,浑身不自在。

    “说,你是不是喜欢我?”阮瀚宇清冼好她的后背后,伸手圈起了她入怀,把脸凑进她的耳朵边,暖昧地问道。

    “没有。”木清竹心中慌乱,不停地摇头否定。

    “真没有?”阮瀚宇眼眸幽深,逼视着她的眼睛研究着,似乎想把她看透,“那你为什么会救我?”

    他再次不自信地问道,俊美的脸上是流光溢彩的笑容,带着盎惑人心的诱惑。他身体的温度一点点钻进她的皮肤里,再浸到内脏里,木清竹感到心脏在咚咚跳着,呼吸都有些急促。

    “你现在是不是爱上我了?”他眼眸有丝期待的光,脸上是无赖地痞痞的笑容,温热的手臂圈紧了她。

    木清竹全身僵硬,语无伦次:“没有的事……你出去,我已经冼好了。”

     ? ?t5矶?6?P2('?:kG?闛??[?6km6?}?4        慌忙拿过浴巾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起来,手忙脚乱中,浴巾又掉了好几次,引得阮瀚宇吃吃的低笑。

    好在阮瀚宇还不至那么无赖,实在瞧着她难受,便走了出去。

    木清竹的脸红到了耳根,套了睡衣,心猿意马的走了出来,闷闷地躺在床上。

    他这样问她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爱与不爱他?他不知道吗?一个女人把自己的青春耗在一人男人身上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爱,难道真是闹着好玩的。

    可现在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

    还能改变事实吗?

    不可能了。

    她闷闷不乐的躺着,侧过身去,满脑子胡思乱想。

    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飘进了鼻子里,阮瀚宇已经冼完澡走了出来。

    “想什么呢?”他爬上床,面对着她,审视着她。

    “没什么。”木清竹心思有点沉重。

    “你这女人,整天心思重重的,到底在想些什么,就不能告诉我么?好歹我也照顾了你这么多天。”阮瀚宇很是正经地说着,在她身侧躺了下来,伸手揽着她在怀里,手探进她背上抚着她的伤口。

    木清竹不说话,闭着眼睛。

    她知道这样的夜晚,属于他们的夜晚不会很多了。

    她静静躺在他怀里,呼吸着他的味道,心里越来越害怕那种失去的感觉。

    不管了,今晚就让他们这样呆着吧!

    时间总会磨掉一切的。

    他炙热的手慢慢移到了前面,却在敏感地方停了下来,感到他的体温在渐渐升高,明知道有什么危险来临,可这一刻木清竹却没有一点想要反抗,她想,就算是他现在要了她,她也会毫无抵抗力的,毕竟长这么大,她的心里就只有这么一个男人,虽然他并不属于她,但她愿意给他一切。

    阮瀚宇的呼吸有些粗重。

    “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吧!”他轻声问,洁白的手指撩起了她凌乱的发丝,肌肤如玉,低头情不自禁地含上了她肉肉的耳垂。

    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异样的感觉渐渐袭上全身,庠庠的,大脑里越来越迷糊。

    他的嘴唇慢慢向她的嘴移来,直到完全咬住了她的唇,轻辗啃噬,霸道温存,木清竹闭着眼睛,屋里是暖色调的夜灯,窗户外面的秋风乍起,带来点点凉意,可在他的热胸膛里木清竹感到浑身躁热,她情不自禁地双手缠上了他的背,紧紧搂着他。

    得到了她的默应,阮瀚宇的呼吸更加深重,他的唇炙热如火,移开了她的唇,顺着脖颈一路向下,轻柔热烈。

    木清竹感到有一股热流在全身炸开了,随着他的亲热撩起了星星之火,直到他流连在她胸前时,禁不住低吟出声来,那是让她沉醉的,不能自拔的诱惑,让她失去理智,迷失自我的魔鬼。

    悠扬的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开始炸响,一声又一声,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阮瀚完的手僵硬在木清竹的背上,浑身都抖了下,刚刚还完全沉醉的男女瞬间都惊醒了,他们都怔怔的睁开眼,表情木然。

    手机铃声停止了。

    阮瀚宇呼了口气,低头望着木清竹清亮的迷醉的明眸,泛着红晕的脸颊,心情悸动。

    这个女人的美丽,他早就知道了,她的五官精致却又恰到好处的揉合在一起,巧夺天工,美得耀目。

    更要命的是,她的美与纯粹的美女截然不同,她的美带着灵气与干净,让男人过目不忘,如青山的湖水会一点点渗透到男人的血液里,然后流遍全身时把四肢百骇都浸润到,叫人不能自拔。

    这样的女人太让男人费神了,再加上她的聪明,这让他感到没有安全感,还是像乔安柔那样的女人好,虽然美丽却头脑简单,不需要花太多心思,也不会把他的生活弄得一团糟。

    阮瀚宇现在就感觉自己正处在这样危险的境遇中,他想放弃却把她匝得更牢,想要逃避却把她看得更紧,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会要延伸到什么时候。

    “你是天,你是地,你是唯一的信念,我只爱你……”手机铃的歌曲再次响起来,又狠又急。

    阮瀚宇迷离的眸子渐渐回过神来,坐了起来,很不情愿地朝着床头上的手机摸去。

    手机阔屏上面乔安柔的名字一闪一闪的。

    他皱了下眉,低头看了眼正默默躺着的木清竹,站了起来,朝着阳台走去。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