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感到委屈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感到委屈

    “安柔,这么晚了有事吗?”他语气沉稳,带着些许不悦。对于整天缠着他的女人,他同样感到心烦。

    “瀚宇,好几天了都没有看到你,你在干嘛,我想你了,想见到你。”乔安柔撅着嘴在那边撒娇,语声嗲嗲的。

    阮瀚宇剑眉拧得更深,忽然觉得她这声音实在有些轿柔做作,很刺耳,他打了个哈欠。

    “安柔,现在很晚了,先睡吧,过几天我再带你出去玩。”阮瀚宇支吾着搪塞。

    “瀚宇,这些天你到底在忙些啥,今天我跟妈出去看婚纱了,有款婚纱真的很漂亮,很适合我,瀚宇,你现在过来好吗?我现在就要带你去看。”乔安柔在那边兴奋地说着,满心期望。

    阮瀚宇呆了呆,恍忽一盆凉水从头浇了下来,身体里面那点火被彻底浇灭了。

    他的梦被生生切断了,残忍而又犀利。

    暗沉沉的夜,冷风直往脖子里灌,他有些出神的站着,目光晦暗幽深如井。

    木清竹躺在床上,阮瀚宇离去后的床,温度聚降,甚至很冷,冷得讨厌。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喜欢。

    他就站在阳台上打着电话,不时低着头,似乎有内疚与不安。

    木清竹心底的酸涩像井底的水一点点往上冒,直到把她的心全部灌满了。

    不用说都知道,这电话一定是乔安柔打过来的。

    他正在外边跟乔安柔柔情蜜意。

    胃里的苦涩如河水泛滥成灾,哐哐响着,一点点又冒到咽喉,她感到一阵恶心。

    一个男人刚刚在这一刻还跟自己温存似水,沉醉其中,一心一意,可下一秒,他就对着另一个女人献殷勤,甜言蜜语,或者还在撒着谎取悦她。

    这种感觉一点也不美好,甚至恶心!

    木清竹所有涌起的兴奋,沉醉,还有幻想瞬间被击得粉碎。

    她感到了冷,彻骨的冷。

    阮瀚宇正推开落地玻璃门走了进来,他高大的身影带进来一股冷风。

    木清竹闭着眼睛,恍惚已经睡着了。

    阮瀚宇放下手机,用手来揭开被子。

    被子却被木清竹的手紧紧搼住了,她的手指用力搼着,很紧很紧,阮瀚宇甚至能看到她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白中带青。

    “怎么了?”他有丝不悦,她这可是在明显地抗拒他。

    “你走吧。”木清竹睁开眼睛,冷冷地说道:“你不应该陪着我。”

    她的态度冷淡,语调更冷。

    阮瀚宇看着她冰冷决绝的脸,脸上面再没有一丝红晕,甚至有点发白,她的眼神寒意森森,没有半点温情可言,甚至在瞧向他的目光收尾时,愣是加了一丝厌恶。

    有一股恼羞成怒的感觉从心底窜起,他的脸因为气愤胀得通红。

    他,阮大少,亲自服伺,打点一个女人,可她却豪不领情,甚至还讨厌他。他阮瀚宇何时被女人这样嫌弃过?

    放下一切,只为陪她,她却是如此横眉冷对,不知好歹。

    “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告诉你,我现在陪着你,那是尽到我的责任,这辈子我不想担负别人的恩情。”阮瀚宇懊恼不已,声音也徒的降温了。

    果然如此。

    他来照顾她,只是为了不欠她的情,不想使他担上包裹,或是怕她就此缠上他,脱不了身。

    心中越加冷。

    “那真的不需要了,你不欠我什么,我毁了你的爱情,替你挡这一刀算是偿还给你了,你走吧,从此后我们互不相欠了。”木清竹的声音坚冷如铁。

    阮瀚宇顿时感觉那股怒气直冲上头顶,而且怎么也降不下来,心中赌得难受,他一把拉过床头的西服套上,冷冷地说道:“这是你自己叫我走的,别怪我不近人情。”

    “哐”的一声重响,他身影如风般冲了出去,重重摔上了门。

    木清竹的心被那声重重的摔门声击得粉碎,痛,钻心噬骨的痛从心底向全身袭来。

    她紧咬牙关。

    他有自己的爱人,不需要他因为救了她而强把他绑在身边,给人感觉那是她在不计手段地抢男人。

    她何时有那么践了!

    阮瀚宇,你不爱我,只不过是你有眼无珠罢了。

    她不需要,不需要这种施舍!

    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直到没有一点声音,徒留下无尽的冷清还有那无边的空虚寂寞。

    他去找她的乔安柔了,而她呢?

    这几天她忘了问他,那二辆车的下落了,是她真的忘了还是刻意不想去问的,有时候她会想,如果真是他害死了她的爸爸,她真的会狠得了心将他碎尸万段吗?

     ? ?t5矶?6?P2('?:kG?闛??[?6km6?}?4        这个问题一直在她心里纠结着,她不敢去问,也不敢去触及,可一旦血淋淋的捧出来,摆在面前,她将要如何抉择。

    落寞,伤心,失望,孤独。

    各种情感涌上心头,黑暗中只有那排谴不掉的孤独,全部化成了泪。

    她把头埋进了被子中,轻轻啜泣起来,任泪长流。

    所有的伤心往事全部化成了泪,她哭得昏天暗地,悲天动地。

    直到一只手拉开了被子,冷风夹着那股迷醉的薄菏味香味飘进来,她才停止了哭泣,睁着红肿的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站着的男人。

    阮瀚宇正低头望着她,眼神复杂,带着意味不明的光。

    “你在哭?为什么会哭?”他紧盯着她问道,脸上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愤怒犹有红色,手却抓紧了被子,怕她再次死死搼住,不让他进去。

    “不要你管。”木清竹有点手足无措,她没想到他还会回来,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女孩般难堪,眼里的光晶莹剔亮,带着点期待,脸上还是满脸的泪水。

    阮瀚宇伸出一只手握紧了她的后脑勺,把脸逼近过来。

    “你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到底要我怎么做?”他看着她恍若受尽委屈,被人欺负了的小女孩模样,心中懊恼,刚刚他已经冲出医阮门口了,可又想起了那个下午,她发着高烧的样子,到底还是放心不下,便又折转了回来,可走进病房后的他却听到她正躲在被子里哭,好像被他欺负了般,揭开被子后看到的她眼泪巴巴,可怜又无助的模样。

    明明是她把他赶走的!她有什么委屈?他心中烦乱。

    木清竹大窘,绝不会承认是因为他走了,她害怕孤独才哭的。

    “我喜欢哭,不关你的事。”她垂眸,吸着鼻子。

    “你……”阮瀚宇被她的理由呛得说不出话来,手中握紧了她的后脑勺,他一把拉开被子躺了下去。

    木清竹推着他,阮瀚宇捉住她的手,唇狠狠地亲了过去。

    亲着她的脸,她脸上的泪水被他炙热的唇灼干了,再也感觉不到一点点湿润,是那么的光滑与细嫩。

    心底深处的那股热流又开始往外窜,他不满足这样的亲吻,渐渐覆上了她的唇,这一刻在心里只有怜惜,从心底深处流出来的怜惜,连他自己都惊讶,他竟会怜惜她了。

    病床上的男女再无顾忌深深拥吻着对方,执着而专注。他们紧紧相拥着,直到彼此都觉得呼吸不畅了,才放开了手。

    长时间的亲吻后,木清竹体力不支,娇喘吁吁。

    阮瀚宇亲够了她,把她拥入怀中,再没有说话,也没有更深的渴求了,他紧紧地搂着她,只感到怀中的女人太虚弱了,怕她承受不起他的狂热,搂紧了她,沉沉睡去。

    新的一天很快又来临了。

    木清竹再睁开眼时,已经是霞光万丈了,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过来,照在病房里,竟然是那么美好,木清竹第一次感到医院也不是那么可怕,甚至还很美好。

    阮瀚宇已经起床了,不在病房里。

    她慢慢起床,冼簌,经过一夜深睡眠,精神好了不少,站在梳妆镜前看到自己的脸少见的容光焕发,灿烂明媚,似乎连嘴角都带着笑意。

    身体已经慢慢好了,伤口也不再那么疼痛了,心情好了不少,她想要出院了,还有好几款模型要设计呢,这几天躺在医院里,她想到了一款绝佳的汽车模型,灵感来了,她要抓紧时间把它描汇出来。

    刚刚在病床上坐了下来。

    病房门却开了,她以为是阮瀚宇给她买早点来了,欣然地抬起头。

    季旋和盛妆打扮的乔安柔正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夹来一股清晨的凉气,木清竹瞬间觉得周身的空气都变冷了,冷冷的空气里弥漫着看不见的硝烟与火药味。

    她的脸一下变白了。

    季旋穿着浅兰的旗袍,高贵优雅,端庄大方,可眼里的光却是冷如冰霜,乔安柔则是满脸阴沉,目光带毒。

    “妈,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这几天一直缠着瀚宇,瀚宇现在已经被她迷得团团转了,连公司都不去了,整天只呆在这儿陪着她,连我都见不到他了。”乔安柔扶着季旋,满脸伤心委屈地控斥着。

    “哼。”季旋冷哼一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想要迷惑瀚宇那还要看我这个做娘的同不同意呢?”

    她阴笑一声,满脸不屑。

    乔安柔扶着她耀武扬威的走到木清竹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