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袒护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四十三章 袒护

    “践女人,说,是不是你故意设计出了这一幕戏,假装救我儿子,实际就是为了博同情,好吸引他的注意力,是不是?”季旋恶狠狠的质问道。

    “没有,阿姨,不是的。”木清竹对着季旋嫌恶的眼睛,感到深深的无奈,看在阮瀚宇这几天对她的照顾上,她还是叫了声“阿姨”。

    可是她这屈意示好的样子在季旋看来那就是故意装出来的,是对阮瀚宇直祼裸的勾引,这个女人爱着自己的儿子,她是女人当然能感觉出来,她贪慕他们阮家的财势,一定不会轻易放过阮瀚宇的,会用尽手段勾引他的。

    她不能眼睁睁地望着这种事情发生,她要阻止。

    “践人,别狡辩了,你想干什么,我心中清楚。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季旋面无表情,对她缠着自己的儿子怎么看都觉得可恶。

    “妈,她看中了阮家的地位名利,死死缠着瀚宇不放,这该如何是好?”乔安柔搂着季旋哀痛出声,“现在瀚宇都不愿理我了,我已经好些天都没看到他了。”

    乔安柔痛心疾首,双眼盯着木清竹直冒火。

    自从前几天电视的新闻播出来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过阮瀚宇,就算是在公司见到他,他也是形色匆匆,敷衍着应付她。

    昨天晚上给他电话,竟然被他生硬的拒绝了,这股怒气实在让她难以下咽,大清早就以青山香樟别墅群为缘由,跑到了阮氏公馆,旁敲侧击,恩威并施,又再三挑拨,使本就讨厌木清竹的季旋怒火上升,急冲冲带着她赶了过来。

    乔安柔的用意凭着女人的直觉木清竹也能感觉到,可她实在不愿与这种庸俗的女人费口舌。

    “妈,不是我容不下她,只是这个女人实在可恶,手段太了得了,您瞧爸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乔安柔故作大方,却又句句直中要害。

    她故意把‘爸爸躺在医院里”这句话说得语气很重,果然,一下就触动了季旋那根弦,那根深埋在心中带刺的弦,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怒气要冲天。

    而木清楚听到这句话神经也瞬间绷紧了,脑海中突的就闪过昨晚在走廊散步时看到的那间高级豪华病房,浑身打了个激灵。

    “难道那个病房住着的人会是阮伯父吗?”她心中暗暗思忖,脸色益加发白,整个人都惊呆了。

    三年前木清竹亲眼看到阮沐天在自己面前晕倒,当时的她吓傻了。

    尔后便是阮瀚宇铁青着脸,满目盛怒的出现在她面前,季旋疯了般抓着她。

    她当时已经吓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从那以后,三年过去了,她再也没有见到过阮沐天,一直不知道他住在哪家医院里,也不敢去问,那天的可怕情景已被她有意忘记了,再也不愿触及。

    直到昨天在医院走廊散步时遇到那间病房,听到护士们的话,那种惶恐的感觉才又回来了。

    现在听到乔安柔的话,她才明白过来,那种感觉是从哪里来的了。

    怒火中烧的季旋被乔安柔的话直煽得头嗡嗡作响,想到自己依赖的丈夫因为这个女人而躺在病床上,而引以为傲的儿子如今也被这个女人缠上了,那个气啊,没法控制,她失去了理智,扬起手来,就要朝着呆呆坐着的木清竹的脸狠狠扇去。

    木清竹的眼光迷糊,神情恍惚。

    “妈,你干什么?”就在季旋的巴掌快要打到木清竹的脸上时,一只强有力的手迅速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阮瀚宇正满脸难看地及时拉住了她的手,愠怒出声。

    “瀚宇,你来了。”乔安柔满脸惊喜,待看清阮瀚宇一手提着早点,一手拦住了季旋打向木清竹脸的手,满心欢喜顿时化作了水,她脸如死灰。

    果然,阮瀚宇不仅在亲自照顾着这个女人,而且还公然袒护她。

    这个女人故意替他挡了一刀,真的成功地打动他了,他亲自照顾了她几天几夜,而自己打电话给他时,他却是很不耐烦。

    阮瀚宇何时会亲自去照顾女人了?

    她傻了,妒火中烧,双眼剜了眼坐在床上柔柔弱弱的女人,不甘心地说道:“瀚宇,这个女人心机深重,她特意设了个局,假装救了你,你可不要被她骗了。”

    “住口。”阮瀚宇脸上的愠怒更加明显了,怒喝一声,朝着乔安柔问道:“你说她故意设的局,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却在这里乱嚼舌根,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女人了?”

    乔安柔脑中轰的一响,差点站立不稳!

    “瀚宇,你被猪油蒙了心了,现在,你竟然会帮着这个女人说话,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季旋挣脱被阮瀚宇拿着的手,痛心疾首地叫道,一脸的恨铁不成刚。

    “妈,你怎么会到这儿来?”阮瀚宇已经很不耐烦了,“妈,您是名门闺秀,怎么会一点道理都不讲,那天您也在电视上看到了,当时就是她救了我,如果不是她,现在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就是我,而且还要更严重,她救了我,我来照顾她,这是理所当然的事,难道你要让外面的人都知道我们阮家人是如此无情无义吗?”

     ? ?t5矶?6?P2('?:kG?闛??[?6km6?}?4        季旋惊了片刻后,也慢慢清醒过来,脸色缓和了,觉得自己刚才确是太过冲动了。

    可她就是不相信木清竹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的儿子,正如乔安柔说的那样,她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只是暂时还没有被他们发现而已。

    她冷冷哼了一声,斥道:“瀚宇,我今天来不光是为了她,也是为了看你爸来的,这个女人总归不是好的,你现在就要与安柔结婚了,妈希望你能分别开来,不要惹人闲话,再者说了,就算她救了你,你可以给她钱,也可以请人来照顾她,完全没必要你亲自来照顾吧!”

    “就是啊,瀚宇,既然她救了你,就给她钱,她不是爱钱么,又或者你让我来照顾她就行了,一个能救我丈夫的人,我会对她好的。”乔安柔听到季旋的话,心中会意,忙在一旁帮着答腔。

    “行了,你们不来给我添乱就好了,我的事不需要你们来搭手,现在这里没事了,你们赶紧回去吧。”阮瀚宇头大如牛,烦不胜烦。

    “还有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把我妈请来,你若有闲心就多在公司做点事。”阮瀚宇再次把脸扭向了乔安柔,“上次,你不是说要去娱乐圈发展吗?那你就去吧,我等下给周导打电话,他会尽全力让你大红大紫的。”

    阮瀚宇说到这儿,已经在下逐客令了。

    季旋始终不敢相信儿子对木清竹的态度会有这么明显的转变,明明还在前些日子只要提到木清竹,他就满脸嫌恶,不耐烦的样子,现在却对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但看不到丝豪嫌恶,眼底里愣是还能看到一丝怜惜。

    难道这一切都要变了么?

    她不知怎么走出医院的,心里非常不爽。

    司机丘师傅早就等在楼下了。

    乔安柔更是满心怒火,阮瀚宇说同意她去娱乐圈发展了,这是什么意思?

    上次她偶尔在阮瀚宇面前提到过,从小她就酷爱表演,但她爸爸不愿意她在娱乐圈抛头露面,只希望她找个好人家嫁了,本来找到阮瀚宇后,她也死了这个心的,只是有次在阮瀚宇面前提了下,当时的阮瀚宇也没有表态,只说好好想想。

    可他今天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把它郑重说了出来。

    那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表示他是对她的宠爱还是对她的放手?

    乔安柔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心中忐忑不安极了,总觉得一切都有点不同了,尤其是那个女人出现后。

    一想到会要失去阮瀚宇,失去这个A城最好的结婚对象,她的心就烦闷不已。

    就算在娱乐圈混得大红大紫那又怎样?最后不也是希望能找个像阮瀚宇这样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嫁了吗?

    若失去了他,她再红透半边天又能怎样?

    不,绝不能失去阮瀚宇!

    这些多年她付出了多少心血,在他身上花了多少心思,而那个女人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轻易抢走他吗?

    没有可能的事。

    乔安柔开着车,牙齿咬得咯咯响,她做了这么多,他还是把注意力移到了她的身上,她岂会善罢甘休?

    她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我妈这个人就在太在乎我爸了,你也不要太在意,今天她确实过于冲动了。”阮瀚宇审视着木清竹苍白的小脸,有点内疚地解释着,好在他及时回来了,阻止了妈妈对她的伤害,否则他真的会心怀不安的,毕竟木清竹是为了他受伤的。几年前妈妈就曾打过她一耳光,那时的他就站在一旁,却来不及阻止,实际现在只要想到那天的情景,他的心里都带点内疚的,今天他怎么可能容忍再出现这样的事。

    木清竹双眼空洞,摇了摇头,“瀚宇,我没事。”

    “没事就好,先吃点早餐吧,我要回公司了,还要忙着新闻发布会的事呢,医生说你要住多二天观察下,你就先在医院里呆着休息,要是烦闷就下去走走,我有时间就会过来的。”阮瀚宇温言体贴地说着,说完就匆匆走了。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