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再见阮沐天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再见阮沐天

    木清竹呆坐在床前,阮瀚宇的话没听进去多少,眼前却不断闪过阮沐天的脸,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想去看看他,却没有这个勇气。

    今天他就近在眼前,这是个机会,她应该去看看的。

    一定要去看看。

    站了起来,脚步不由自主地朝着前面的走廊走去。

    越靠近病房,她的步子越来越慢,也越来越沉重,心跳得急促起来,呯呯响着。

    青色的纱窗把房间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密不透风,木清竹觉得那里面的空间,似乎像个铁桶,会把人匝得透不过气来,还有那满屋的空气也一定是灰色而沉闷的。

    不敢踏进去,仿徨不已。

    站在房门前犹豫了会儿,她轻轻扭开了房门。

    宽敞洁净的病房里,插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没有想象中的沉闷,南边的窗户全部开着,房里空气很是新鲜,舒适,不得不说,这间高级病房确实很适合病人的休养。

    一张大大的白色病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六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高大瘦削,脸色苍白如锡纸,闭着双眼,平静地躺着,像是睡过去了,如果不是仔细观看,谁也看不出来他就是曾经叱詫商场的风云人物阮沐天。

    如今的他静静地躺着,再也看不到当年的半点雄风,只是那端正的五官,浓密的剑眉,依稀能看出当年的风彩。

    这一切都怪她吗?

    木清竹的心瞬间像被铁桶匝紧,沉重得直往下掉,呼吸,如绕丝圈一般,一圈圈的把咽喉绕紧,勒得她透不过气。

    “爸……阮伯父,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那真的不是我做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木清竹忽然躬下腰去,握着阮沐天冰凉的手,痛哭流涕。

    这么多年来,这是她在阮家唯一感到内疚的事,尽管于她无关,但一切也是因她而起,在内心深处里一直不能放下这个包裹,即使午夜梦回,心也是沉重,惶恐不安。

    为什么?明明是天下美事,却变成了这样一个惨剧。

    她不该嫁进阮家吗?

    如果她不嫁进阮家,所有的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因此,他们恨她是对的,她是个罪人!

    就是因为爱着阮瀚宇,她没有弄清楚状况就嫁进来了,都是她的错吗?

    握着阮沐天的手,哽咽不成声:“阮伯伯,我已经跟瀚宇离婚了,再也不会打扰到您了,也不会让阮家蒙羞了,求求您,快点好起来吧,只有您好起来了,我才能心安,才能放心离开啊。”

    她痛哭出声,不止是为了他哭,也想到了自己可怜的爸爸。

    爸爸的惨死,病床上昏迷的阮伯父,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真是她想象中那样,那冤冤相报何时了!

    这一刻,她的心忽然沉静下来了,真的什么恨都没了!

    如果真的就算是阮瀚宇设计了那场车祸,她现在也不怪他了!毕竟他也一样的承受着这种痛苦,而且他的痛苦比她还要痛,要每天面对着这病床上最亲最尊敬的人,他的爸爸,这种煎熬该有多么蚀心痛骨!

    她也不怪季旋了,痛失心爱的丈夫,一个女人该有多少的恨。

    这一刻天地宁静了,心也沉寂了。

    万事万物都回到了起点。

    她想,她是不是应该就此离开,然后带着妈妈,去到一个未知的地方安度余生。

    不管她与阮瀚宇之间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他们已经回不去了,再也不可能回去了!

    这就是命!

    属于她的命!

    景成瑞的话在耳边响起。

    “小竹子,如果经过这次事件,你要是看清了一切,以后一定要好好的选择自己的人生……,你可以来找我,我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生活,包括终身大事。”

    他这话说得多么的贴切,一个从没有相伴过她生活的人都能把她的事情看得如此透彻,而她身在其中的当事人却看不清自己的路,一次又一次的沉沦,直到完全看不清自己的心。

    就算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是好的,阮瀚宇是这样说的。

    不,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他们真的能心无旁蒂的忽略这些活生生的残忍事实吗?不可能啊!

    她哀哀哭泣着,感觉这几天似乎已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干了。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她擦了泪,站起身来。

    “阮伯伯,您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我先走了,以后再来看您。”木清竹又握了握他的手,哽咽着说道,说完再看了他一眼,咬牙掉过头去。

    “啊!”她惊叫出声来。

    阮瀚宇正满脸铁青,额角的青筋暴起,眼里像藏着刀子似的望着她,直直的,恨不得把她杀了。

     ? ?t5矶?6?P2('?:kG?闛??[?6km6?}?4        昨晚上他们还温存软语,可这一刻的阮瀚宇让木清竹害怕,他像头暴怒的狮子。

    “瀚宇……”木清竹脸色白得透明,喃喃的惶恐地叫着。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看笑话吗?谁让你来的?”阮瀚宇眼里的光绞着她,冰冷的话里淬毒,他一把冲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已经决定要忘记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来?还要让我看见。”

    他狂怒地吼叫,眼里的火像要燃烧起来。

    “不,瀚宇,我不是故意的。”木清竹苍白着脸,拼命地摇头。

    “你还想怎么样?”阮瀚宇失去理智怒吼,抓着木清竹的手越来越用力,心里的那股怒火也越来越旺,他用力一甩,木清竹被他手中的力道甩去跌倒在病房冰冷的地板上,彻骨的痛从胳膊上传来,她斜卧在地上再也站起不来,满脸的泪水,泣不成声。

    “告诉你,以后再也不准来这里,你没有资格来这里,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阮瀚宇厉声喝斥,直直盯着趴在地上的木清竹,眼里的光越来越可怕,他不能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看到这个女人,他不能保证会不会把她杀了。

    重重呼出口气,看了看静静躺着的,如同死去般的阮沐天,拳头收紧了又放松了,尔后,他终于转过了身去,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木清竹想她一定会晕过去的,她太痛苦了,几乎到了麻木的边缘。

    这时有脚步声传来。

    “少奶奶,怎么是你?”惊讶的中年女声传来,木清竹抬起了虚弱的头,看到了一张白哲的却满是皱纹的脸。

    “淳姨。”她麻木地叫出了声。

    “少奶奶,快起来,地上凉。”中年妇人扶起了她,看着她痛苦的抽泣着,叹了口气。“刚才是少爷对你发牌气了吧,我刚在走廊里遇到了他,他怒气冲冲地走了。”

    淳姨把她扶到一边沙发上坐下,再次叹了口气。

    “少奶奶,这事也不能怪少年,换了谁,看着自己的爸爸这样躺在病床上,谁的心情都不会好的,少奶奶就多体谅点,毕竟是一家人,万事都好商量的。”淳姨倒了杯开水递给木清竹,又递过纸巾给她。

    “我知道的。”木清竹点点头,“我不怪他们。”

    “嗯。”淳姨点点头,关切地问道:“少奶奶,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打算什么时候回到阮氏公馆去。”

    淳姨是阮家工人中唯一一个还算对木清竹好的人,她原本一直呆在阮家奶奶身边的,后来木清竹与阮瀚宇结婚后,奶奶便把她拨到了阮瀚宇居住的翠香园,因此在阮家,她算得上是一个对木清竹好的人。

    木清竹去到美国后,她便自动申请了过来照顾阮沐天。

    木清竹沉吟着,想到淳姨是奶奶身边的人,肯定会有些事情要向奶奶报告的,而她与阮瀚宇离婚的事还不宜让奶奶知道,她答应过阮瀚宇的,便笑笑说道:“我也是刚回来的,过不了多久就要回去了,到时奶奶的生日我会回到阮氏公馆看看的。”

    “这样啊,怪不得我都没有在阮氏公馆看到过您呢。”淳姨恍然大悟地说道,听说木清竹又要走,沉吟着,终是开口:

    “少奶奶啊,您这样长期呆在国外也不是办法,阮家毕竟是您的婆家,少爷又这么年轻,你们这样长期分居,也不是办法啊,还是回来吧,一家人心平气和地坐下说说话,一切都会过去的,这世上啊就没事过不去的槛。”

    木清竹听到这儿,鼻子泛酸,她还能回去吗?显然那是不可能的,可淳姨不知道真相,她也没必要解释,只能沉默着。

    “老太太还经常念叨着您呢,上次我都看到她老人家对少爷说,她九十大寿时一定要看到您否则就饶不了少爷。”淳姨继续说着,脸上有了丝笑意。

    木清竹则听得心里发慌,呐呐出声:“奶奶,她老人家还好吧。”

    “还好,都九十高龄了,耳聪目明的,心里啊比谁都明白着呢。”淳姨笑咪咪的。

    “好,那就好。”木清竹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少奶奶,听我的劝,回家吧。”淳姨忽然捉了她的手,“这外边再好也比不得家里好,更何况还有丈夫婆婆在家,奶奶都念叨着抱孙子呢。”

    木清竹怔住了,这话听起来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呆呆坐着。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