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另有玄机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另有玄机

    “你……”木清竹后退一步,脸上泛起胭脂色,这个家伙,好多人望着呢,他也不怕惹人闲话,就他们这关系本来就够招桃色新闻了,还不注意言行举止。

    “瀚宇,水来了,你试试看,我已经给你吹温了。”乔安柔很快走过来,横在了他们之间,温温柔柔地说着。

    木清竹的眼前马上就只能看到乔安柔那性感的背与丰臀了。

    “好的,谢谢。”阮瀚宇好像真的很渴般端起她手中的水杯一饮而尽,然后把水杯递给一旁的工作人员,一手搂着乔安柔的肩,笑笑:“安柔,把你的计划安排再说一遍。”

    乔安柔立即脸上生花,笑出了声:“瀚宇,你答应了我的要带我上台的,可不要反悔了。”

    “当然。”阮瀚宇俊眼朝着后面站着的木清竹瞥了眼,满口应承。

    乔安柔这才心满意足的把整个进程安排又讲了遍。

    “这样,安柔,关于汽车模型宣扬那段,把它提到整个宴会最**黄金段,留十分钟给设计部经理木清竹。”他淡然若水开口,语气温软,却不容她反对。

    “瀚宇,为什么?这样会影响签约的。”乔安柔花容失色,惊呼出口。

    “当然不会影响。”木清竹对阮瀚宇的巧妙安排心中叫绝,本来,她只想着亲自讲解的,但阮瀚宇把她的讲解安排在整个宴会的最**段,这将会取到意想不到的结果,这确是她没有想到的,“不仅不会影响,还会推进这些车辆的曝光率,简直是完美的安排。”

    她脸上浮起了一丝浅笑,几不可察,在事业上面,阮瀚宇确实聪明过人,他的旗下事业能取得如此成功,那真的不是靠的运气与偶然,这样的男人,成功是无可避免的!

    “瀚宇,整个发布会都是我负责的,你以前从不会反对我的,就因为她,你就要反驳我了吗?”乔安柔脸色难看,不满地嚷叫。

    “这是决定,不用多说了。”阮瀚宇语气渐冷,脸上笑容渐失,寒霜笼罩“我还有点事,你配合好木经理。”

    他淡淡吩咐完,电话响了,便一手接起了手机,一手插在裤袋里,步伐稳敛缓沉地走了。

    乔安柔满脸窘色,眸光带着愠怒盯着木清竹。

    “乔总,自大是一种病,要好好改改了,不懂的东西就不要似懂装懂,这样对你心爱的男人可不太好,要知道阮瀚宇这样的男人是不会被你的这些小聪明糊弄的。”木清竹迎着她杀人似的眼光,不咸不淡,语语带刀。

    “木清竹,你少得意,再怎么样你也是被瀚宇抛弃的女人,你缠着他,他也不会爱上你的,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乔安柔怒火中烧,恨恨骂道。

    “是么。”木清竹轻笑出声来,“没办法,你不喜欢我也没办法,阮瀚宇他就是要请我,求着我来当这设计师的,谁让他喜欢我设计的产品呢!”说到这儿,木清竹往前一步,“我的十分钟时间不需要你来操任何闲心,我设计的车像你这么肤浅的女人是根本没法理解的,所以,实在不需你来插手。”

    木清竹说到这儿不再看乔安柔满脸的猪肝色,拿起目录表,细细看了一眼,朝着身边工作人员问道:“这个投影视频是谁负责?叫他到设计部过来找我一下。”

    “好的,木经理。”有了阮瀚宇的发话,工作人员答应起来很干脆。

    木清竹目光变浅,脸上滑过丝若有似无的笑,她微昂起头,经过乔安柔的身边,“乔总,不管怎么说我也曾经是阮瀚宇名媒正娶的妻子,上了阮家祖宗牌位的正妻,不像某些人,要靠耍尽阴谋诡计却还不一定能得到这个名份,我木清竹不要的男人,有些人捡了当个宝,可惜还不一定能成得正果呢!”

    说到这儿轻声笑了起来,甩了甩头,轻盈从容地走了。

    “你……”乔安柔全身发抖,脸色发白,心底似要被炸开了似的,差点就要气晕过去。

    旁边传来职员们的吃吃轻笑声

    “阮总,您要我查的那二台车,一台现还在A市政府机关大院里停着,原来是市委书记在用,现在因提倡节俭,已经停用了,还有一台原本是停在青山汽车城的,可是却怪了,现在已经不见了,连踪迹都找不到了。”连城敲门进来,毕恭毕敬站着,满脸的疑惑。

    “什么。”阮瀚宇惊得抬起了头,“不见了?不是停在青山汽车城么,怎么会不见了?”

    “是啊,阮总,我也觉得奇怪。”连城更是掩饰不住惊疑,奇怪地说道:“后来,我把阮青山唤来,说了您的意思,阮青山又带我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不过我却发现了这一些可疑之处。”

    阮瀚宇的双手绞在一起,身子向后靠去,眸色暗凝,脸色已经僵疑。

    木清竹屡次提出要这二台车,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要这二台车?

    尽管昨晚共进晚餐时,她已经明确说了已经不追要这二台车了,但他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二台已经过时了的名车,对生产汔车的阮氏集团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他不会小气到这个地步,向来他答应了的事就会做到,他可不想欠她这份人情。

     ? ?t5矶?6?P2('?:kG?闛??[?6km6?}?4        今天早晨,他第一时间就吩咐连城去把停放在青山汽车城的帕尼卡豪车取出来,准备今晚就先给她一台,可是临到快下班了,连城却给他带来了这个消息,这让他震惊无比。

    “难道那台车会飞了?”他禁不住喃喃自语。

    “没有。”连城肯定的回答,“它还在青山车库里,不过已经被改装了,也涂上了红色,而且连发动机号都已经被人磨掉了。”

    连城的话不亚于响起惊天大雷,震得阮瀚宇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发动机号被人磨掉了?谁敢做这种事?”

    “阮总,这个真不知道,这只是我在汽车城里找到的,我请了专业师父做技术鉴定才得知的,至于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不知道。”连城颇为难地说道。

    “可恶。”阮瀚宇怒骂出声。

    帕尼卡豪车是前几年阮氏海外集团生产的全球限量版豪车,当时因为技术有限,便在海外请了设计师,在海外生产后销售,全球只生产了五台,实是为了纪念阮氏成立五十周年的,阮家的祖上从战争年代开始创业,到那时也有五十周年了,当时的阮瀚宇特地命人赶制了这几台限量版的豪车。

    这批豪车质量上剩,阮瀚宇让人留下了一台放进青山汽车城留作纪念的,若说价值多少倒无所谓,阮家有的是钱和车,但只因为它的特殊性,当年又用这台车迎娶过木清竹,纪念价值当大过实际价值,而且它们能耗大,耗油多,都不是绝佳的交通工具。

    当时的阮氏送了一台给市政府,所以有一台停在市政府大院并不出奇。

    奇就奇在阮氏集团自己这辆,原本以为木清竹离婚了是想要这台车留作念想的,毕竟当时他是开着这台车去迎娶她的。

    那天,她提出要求时,他可是考虑了好久才答应她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不想食言,可如今来看,这个言恐怕食定了。

    他点燃了根雪茄,深吸了口,站在窗前,墨瞳深沉锐利。

    难道这其中会有什么隐情?

    还是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她为何会如此执着的要这二台车,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是想要留作纪念那么简单了,他们的婚姻其实一直都是她的恶梦吧,这样的念想有什么理由会要呢!

    “连城,你继续去查这件事情,现在新闻发布会召开在即,这个事情我暂且只能缓缓,希望能在奶奶生日前找到答案,我阮家留作纪念的汽车竟然有人敢毁坏掉,我想知道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沉默了会儿,断然对连城吩咐道。

    “好的,阮总。”连城点头答应。

    “还有,青山汽车城偷袭我的事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吗?”阮瀚宇再次沉下声来,声音非常冷,显然他并不完全相信这只是那个男人冲动所致,他心中有种预感,这似乎是有人在故意制造这起事,至于目的是什么,他暂且不知。

    连城又是摇了摇头:“阮总,这个事情从目前的表象来看应该是那个男人为了报泄私恨的偏激行为,还查不到幕后有什么人在指使。”

    阮瀚宇俊脸阴沉,眼里浮光跳跃。

    “连城,你继续带人暗中查探,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告诉我。”

    “是。”连城答应一声走了。

    阮瀚宇双手插进裤兜,面无表情,望着连城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连城是部队特种兵出身,阮瀚宇曾经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这样一个智勇双全的人,他一直作为他的心腹,都是暗中替阮瀚宇办事的。

    阮氏集团能认识连城的人并不多,而连城也并不需要天天呆在办公室里,他神出鬼没,也就只有他的秘书能有他的电话号码,但秘书都不清楚他究竟负责什么工作。

    如果连城都觉得问题棘手,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会是很麻烦很复杂的事?

    木清竹把自己的头埋在电脑前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她在完善解说词,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她要尽量语言简洁,而且还要突出汔车的优越性能与特点,伴随着图解的全方位解说,这一步棋也是至关重要的。

    阮瀚宇慢条斯礼地踱着步走进来,在沙发上坐定,歪着头看着她,嘴里叨着一支烟。

    木清竹很认真很专注,直到被烟味呛醒,才抬起了头。

    阮瀚宇正坐在沙发里,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不对,那眼里的光与其说是火热,不如说是莫名其妙,他眼神深沉,目光焦距却是分散的,墨瞳里黑黝黝的,却又泛着丝亮光,他在看着她,却又看不到焦点,说是友好吧,还是少了一点温暖,说他正常吧,可他盯着她的脸却是一动不动,连吸烟时都没有离开过。

    此时的木清竹完全是毛骨悚然的感觉。

    介于他近段时间对她的表现可圈可点,有时甚至称得上友善,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羞辱她了,把她当成了正常的朋友,基于以上的原因,她抛给了他一个笑脸。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