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五十章 舞会的尴尬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五十章 舞会的尴尬

    木清竹如天仙般站在舞台上面讲解时,景成瑞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她分毫,满脸的赞赏与沉醉,这些全部落入了阮瀚宇的眼中,令他非常不舒服。

    很明白他笑容的含义。

    这是在示威。

    他有了乔安柔,而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木清竹了,所以他才会笑得那么舒心。

    该死,阮瀚宇心底徒地窜起一股怒火。

    木清竹下得台来,眼见得阮瀚宇挽着乔安柔的手站上了舞台中央,阮瀚宇意气风发,乔安柔笑得灿烂,他们的出双入对晃得木清竹的眼睛发胀,刺眼之极。

    她的心里像塞满了石头咯得疼痛不已。

    今天他已经成功签下了大单,阮氏集团汽车的转型期完美奠定了。

    这一切都将与她无关了,而且也不需要她了。

    她想,她也没有必要再呆下去了。

    “小竹子。”景成瑞风度翩翩地来到了她的身边,脸上是温和赞赏的笑。

    “瑞哥,你也来了。”木清竹扭头就撞上了正向他深深看来的明眸,明眸里的赞美毫不掩饰。

    “那当然,有你在,我是必定会来看你的风彩的。”景成瑞温文有礼,“小竹子,你又成功了,失去你是我最大的损失也是景顺集团的损失,不知道我还有机会请你回去吗?”

    他的话半是调侃半是认真,这点木清竹是清楚的,不由笑了笑。

    “走吧,我们去外面坐坐。”景成瑞适时提了出来,木清竹正呆得难受,很想轻松下,一听正合她意,跟着他就朝外面走去,反正这里已经与她没有什么关系了。

    庆功宴很快开始了。

    室外碧绿的草坪上摆放着一条条长方形自助台,每台都配有高级厨师与调酒师,这完全是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室内的宴会厅更是奢华,名贵的各种红酒,洋酒摆满了每个长条桌,各式精美的全世界有名的糕点,小吃比比皆是,几乎符合所有人的喜好!

    一般上了年纪的人,基本上都在里面的宴会厅,而木清竹并不喜欢那些沉闷的气氛,便只是一直站在室外。

    景成瑞陪着她,寸步不离。

    轻音乐很有情调的宣染着气氛。

    “cherss!”景成瑞端起手中的香槟朝着木清竹举起了杯子,木清竹趁着慈善活动的空隙换了套时装,显得开朗活泼,很有灵气。

    她低低一笑,也举起了杯。

    杯口沾在唇边,甜美的香槟还没有滑进嘴里,便顿住了动作。

    她的眼睛定格在了前方,心口要跳出来了似的,脸上带着丝窘意。

    阮瀚宇正穿着笔挺的西装朝着这边走来,胸前配带着玫瑰红的襟花,襟花的边角包边又再衬着一圈亮色的紫萝兰。

    整个人看起来风度翩翩,尊贵优雅。

    他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端着香槟,步履稳重,脸上是收敛自信的微笑,精神格外焕发,整张脸神彩飞扬,意气风发。

    木清竹忽然就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那丝寒意,他的明眸带笑,虽然不时跟别人打着招呼,可木清竹硬是感觉到他的眼光是直直地朝她射来的,像带刺的球,扎得她的眼睛生疼。

    有一丝莫名的紧张,只是她很快释然了。

    他的臂弯里还挽着乔安柔呢!

    如果没有猜错,他应该是出于礼貌到外面敬酒来的。

    果然有人拦住了他,跟他打招呼,他便跟他们礼貌的碰杯敬酒,乔安柔更是以女主人的姿态站在旁边帮着挡酒,说客套话。

    木清竹心中苦笑了下!

    自作多情真的好吗?

    再不能有任何想法了,这一切与她何关?他,已经说过了新闻发布会后就会答应她的要求。

    他这是在放她的生路,让她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是在解脱他自己,毕竟他有美人在怀。

    她岂能不懂。

    毕竟他们都是要重新开始的。

    嘴角是无奈的苦笑。

    景成瑞的眼光颇有深意的注视着她,一秒也没有离开过。

    她脸上的表情全部进入到了他的眼里,也进入到了他的心里,他沉吟着。

    木清竹是个怎样的女人,虽然只跟她相处了半年多,他却很清楚。

    她是他见过的最坚强,最上进,最不怕吃苦,最顾全大局,最单纯善良,最能干,最有涵养的女人,也算是豪门中的小姐,他还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性情低调,高洁,即使有万种光茫照耀着她,她也没有一丝轿纵与矫情。

    其实吸引他的不是她惊艳的外表,美丽的女人他见得多了,能因为美吸引他的女人太少了,他更看重的却是她的智慧与内涵,那些美好的品质,质朴无华却永远闪光的品质深深吸引着他的心,让他为之倾倒。

     ? ?t5矶?6?P2('?:kG?闛??[?6km6?}?4        他想木清竹的前二十五年,他不认识她,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而她后面的人生还很长,如果他能争取到她,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

    因此,他是不会放弃的,除非她已经名花有主,生活得幸福快乐了!

    只是现在的她,心还没有走出来,他有这个耐心去等待,等到她心甘情愿的跟他走。

    就在刚刚,木清竹看到阮瀚宇挽着乔安柔的手走出来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她眼里的痛色。

    说明她还没有走出来,她需要的是时间。

    时间可以让人忘记一切,这点他深信不疑。

    不必急在一时。

    “小竹子,再喝点香槟。”他温言软语。

    “好。”木清竹爽快的举杯,再也不去看阮瀚宇与乔安柔了。

    她安之若素,与景成瑞相视而笑。

    “安柔,你去里面帮我应酬下,照顾好你爸爸他们。”阮瀚宇把手中的香槟递到了乔安柔手上,温和的一笑。

    乔安柔心中一沉,接过香槟,老大不愿意,她看到阮瀚宇火辣的眼睛全部都落在了木清竹的身上,心中苦涩,今天她本来安排好司仪小姐宣布她与阮瀚宇上台时是以未婚妻的名义上台的,可是司仪小姐却改成是阮氏集团副总裁的身份。

    她很恼火,过后一打听才知道这是阮瀚宇特地吩咐改的,当时的她怒火中烧,满腔委屈。

    可阮瀚宇的解释却是不能让新闻媒体借此大做文章而影响了阮氏集团的新闻发布会,她听得有理只好强吞下了这口闷气。

    可现在又借故把她支开,这让她很是不爽。

    但她只是笑了笑,点点头,“好,我爸爸正在正宴厅陪着政要呢,等会你要快点过来,不要失了礼节。”

    阮瀚宇的笑容有些许僵硬,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嗯,麻烦了。”

    此时黑夜在一天的热闹中来临了,明明白天还很热,可夜色来临后,木清竹却感到有丝冷。

    她不愿去看阮瀚宇与乔安柔的卿卿我我,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们。

    突然手中的酒杯被人拿走,一股强大的气场在身边流动,木清竹很快意识到谁过来了,不由惊讶转身。

    阮瀚宇抢过她手中的酒杯,对着景成瑞爽朗一笑:“景总,大驾光临,招待不周,失礼了,来,先干为敬。”

    阮瀚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景成瑞脸上是处变不惊的微笑,他也礼貌地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木清竹手中空空的,不免气恼,这家伙桌子上那么多香槟却要抢她手上的,不知是什么意思,他这是成心的吧!

    悠扬的音乐开始了。

    “小竹子,来,我们去跳舞。”景成瑞看到了阮瀚宇眼里的不友善,趁着音乐响起,很绅士的把手伸向了木清竹。

    “好。”木清竹正心中不爽,他与乔安柔搂搂抱抱,她只能看着,可她与景成瑞只是坐在一起,他都要来捣乱,心中气不过,正好借此机会离开他。

    他看不上她,不喜欢她,不代表没有男人欣赏她。

    她的芊芊玉手放到了景成瑞的的手里,景成瑞脸上一笑,握紧了她的手带着她就欲往前而去。

    “景兄。”阮瀚宇潇洒的一笑,长臂一伸,堪堪将木清竹拉进了怀中,用手圈紧了她,那手却恰到好处地落在了她的胸前。

    木清竹顿时大怒,这家伙的手偏偏放在她的胸脯上面,还当着如许多人的面。

    他这纯是故意的!想要当众羞辱她!

    景成瑞眼光一暗!

    木清竹满脸愠色,正要发火,却听到他淡淡出声。

    “景总,此情此景不去陪未婚妻,却来陪我们公司的职员,这怎么着也说不过去吧。”

    他的声音低沉清晰,带着魅惑,可在木清竹听来简直是刺耳到了极点。

    未婚妻?景成瑞的未婚妻?她浑身僵硬,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景成瑞的未婚妻来了吗?心中吃惊,张眼四处眺望。

    不远处的桌子旁坐着个女人,披着长长的卷发,举止高贵优雅,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面容清秀美丽,正手握着香槟静静地望着她。

    她脸上有股淡淡的忧伤,可眼里的光却很冷静。

    木清竹只在一秒间,呼吸变浅了。

    这个女人,哪里见过?

    很快,回过神来。

    这个女人,不正是那天晚上在天之蓝情侣餐厅坐着的女人吗?

    当时的她就是这样静静地坐着望着她。

    不言又不语。

    木清竹浑身开始发冷,这才知道为什么总会感觉有眼光盯着她。

     ? ?t5矶?6?P2('?:kG?闛??[?6km6?}?4        原来是她,景成瑞的未婚妻。

    她盯着她,一直盯着她,这么说她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难堪不已,恨不得找个裂缝钻进去。

    可转念一想,为什么要这样?她与景成瑞之间什么都没有啊!

    她没有破坏到他们,为什么要自乱手脚。

    景成瑞也回过了头看了她一眼,眼里的厉光一闪,脸色瞬间阴沉。

    他抬头盯了眼洋洋自得的阮瀚宇,眼里崩出了火星子,最后以顾全大局为重朝着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很失望吧。”阮瀚宇待景成瑞走了后,不无嘲讽地问道,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胸前,半点也没有要拿开的意思,眸子里的光,冷冷的,“谁让你穿成这样出来的!穿成这样就是为了勾引有妇之夫吗?”

    他的话语堪称恶毒,最可恨的是语音未尾还带着一丝得意。

    木清竹差点气炸了肺。

    这才明白他那天为什么会那么好心请她吃饭了,原来是为了让那个女人,景成瑞的未婚妻认识自己的,这家伙的心思太邪恶了。

    本以为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他会变得人性化点,可没想到对她的行为还是如此的龌龊,真是太过份了。

    难道整天以看她的笑话为乐,这是很好玩的事吗?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