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曾经的恶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曾经的恶梦

    “你说的,我生日那天,清竹会来看我吗?”老太太眼见到阮瀚宇低头朝着外面走去,再次问出声来。

    “对的,奶奶,她答应了,一定会来的。”阮瀚宇停下了,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肯定的答道。

    “嗯。”阮奶奶‘嗯’了声,点点头,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他漫步在阮氏公馆里,儿时所有的美好记忆都浮现出来,奶奶牵着他的手,笑意盈盈,爷爷站在旁边笑咪咪地望着他。

    阵阵秋风吹过,他心里忽然难过得想哭,第一次感到奶奶把他遗弃了,阮氏公馆也已经把他抛弃了!

    为什么会这样?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吗?她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让奶奶对她如此信任,信任到宁愿放弃自己的亲孙子。

    他手中的拳头收紧了,不知是怎么走出阮氏公馆的。

    彪悍的加装版悍马车在拥挤的大街上非常显眼,阮瀚宇开着车子在大街上毫无目的地转着,如果说他的人生走到今天都是成功的,那他现在这一刻却是无限迷茫的,有种云深不知在何处的感觉,心头似乎有许多事都放不下来。

    毫无疑问,他在感情上是失败的。

    奶奶其实已经让步了,就算他与木清竹离婚了,该给他的其它财产都不会少,除了阮氏公馆。

    可阮瀚宇偏偏觉得不称心,如心中长了根刺般,心痛得难受!

    他真不是在乎阮氏公馆那点财产,奶奶还是爱他的,但凡关系到阮氏集团命脉的财产一点都没有少他的,只有那个不疼不庠的阮氏公馆继承权,若论它的财产,这么多人分下来,能到他手中的也只不过是市中心的几栋别墅而已,他旗下的公司产生的效益不到一年就会收回来的。

    可是,那里是他的家,从小长大的家,那种感情不是能用钱衡量的,他现在更像是一个孩子不管他多么出色却得不到老师肯定那样,心里酸溜溜的。

    林荫道上,一抹俏丽的身影正在独自走着,那背影是那么美丽却又是那么落寞,他的心抖了下。

    是她,这个该死的女人!

    这个让他痛苦,不安的女人,搅乱了他一汪清水,把他的生活弄得乱七八糟,现在还让他里外不是人的女人。

    他咬紧了牙齿。

    如果不认识她,或许他现在该有多潇洒自在,但他偏偏认识了她。

    阮瀚宇眼里的光染上一层愠色,看到她慢慢走着,微昂着头,似乎还能看到她脸上得意的笑容。

    他踩着油门的脚放松了。

    她这是去哪儿?情不自禁地在心里问出了声。

    C大校园的牌子那么显眼的屹立在面前,这才想起,她今天早上出门时说过的,她要回校园看看。

    见鬼,他怎么会毫无意识的莫名其妙的把车子开到这里来了!心中暗暗心惊!

    手中熟练地握着方向盘,眼睛却紧紧盯着木清竹聘聘婷婷在前面走着的身影。

    要不要跟她进去?在C大的那几年,就是他认识木清竹由梦开始到梦彻底幻灭的那几年,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再来过这里,因为不想回忆那种梦碎的感觉。

    很快,他就凤眸轻眯,乌密长睫遮住他眼里蓄发的精光,他的眼神发出狠厉的光。

    一个高高的男人正静静地跟在木清竹的身后,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阮瀚宇的心跳了下。

    是阮家俊!

    难道她来这里是为了与阮家俊约会的,毕竟阮家俊是她的初恋情人,她现在心里还是放不下他吧,她知道他从不会来校园的,一定是怕自己破坏了他们的约会,因此选择了这个他不会来的校园幽会。

    C大是全市最好的贵族学校,校园里到处都是绿阴丛丛,环境幽美,正是大学时男男女女约会的上好地方。

    他们竟会选择这里?

    阮瀚宇莫名的怒火又从心底窜起,想瞒着他来约会,不就是想躲开他吗?

    他偏不让他们如意。

    再不犹豫,他把车子缓缓开了进去,慢慢跟着他们。

    木清竹慢慢在C大的校园里散着步,微风摇曳,清香阵阵,令她心旷神怡。

    多少年了,她没有走进过校园,今天走来,其实不知道在缅怀什么。

    不想来的,可她还是来了。

    阔别了四年的校园还如从前那样宁静幽远。

    一切美好与可怕的回忆渐渐涌上脑海,她为什么要来这里?是想弄清楚什么吗?

    “清竹,想什么呢!”魔音般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带着怪异与阴兀。

    木清竹浑身抖了下,惊讶地转过身来。

    阮家俊身着休闲服,戴着鸭舌帽正站在她背后,眼里的光柔和痴迷,泛着亮光。

     ? ?t5矶?6?P2('?:kG?闛??[?6km6?}?4        木清竹后退二步,惊惧地问道:“家俊,你怎么来了?”

    长长的鸭舌帽遮挡了他大半个额头,高高的身影挡住了那抹艳阳,木清竹就站在他的身影下。

    她感到寒意森然!

    “清竹,还记得这片竹林吗?”阮家俊趋身向前,边走边问,鹰勾的鼻子恍若要把木清竹的心给挖出来,让她把记忆全部抖出来。

    竹林?木清竹这才环视四周,原来她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这片竹林里。

    记忆中青翠的竹林,已经长得更繁茂了,只是因为秋天的到来,竹林己经褪去青色泛黄了,因此她才没有认出来。

    可怕的记忆伴着他阴森的话语,丝丝缠绕在脑海中,恰如那毒蛇钻进心底,咬着她的血管,浑身咻咻的痛。

    脸色也开始泛白,眼里的光越来越冷。

    “那个晚上真的是你?”她的话音低不可闻,愤怒却排山倒海袭来,脸上都是愠怒。

    “清清,你不是也很快乐吗?”阮家俊心里发慌,嘴角却残留着几不可察的愉悦之情。这片竹林是他最美好的回忆,每每午夜梦回,他都会喊着“清清”的名字,想起她又温又软的身子带给他的触感,那是他第一次触摸到异性的身子,虽然什么也没有做,可那种美好的感觉已经深嵌进脑海里了,再不能自拔。

    “你混蛋,卑鄙,可恶。”他的话不亚于毒药,呛得木清竹的心抽痛,她愤怒,真的是他,这个蓄生,那个带给她恶梦般的可耻男人,亵渎她的尊严,却还在这里说着如此恶心的话。

    她会快乐?哪个地方能看出她的快乐来?

    那时的她连与异性牵手的经历都没有过,却在这里被他劫持了,虽然并没能做成什么事,可对于木清竹来说,那是恶梦,把她对异性的美好感觉消失殆尽,甚至感到了男人的可怕。她的人生也因此开始蒙上了不幸的阴影。

    “清清,我是爱你的,你不知道吗?”阮家俊的脸上开始泛起不正常的红晕,痴迷的目光中闪着一抹阴冷,他步步逼近,木清竹感到一股森然之气在空气中弥漫,拔腿就想跑,可她站稳了,眸色清冷,她不再是当年懦弱的小女孩了。

    “阮家俊,你若再敢逼近,我今日就让你身败名裂,我只是一名绯闻缠身的女人,你若再敢对我无礼,我会把你那晚在这里轻薄我的事披露给媒体。”

    木清竹声色俱厉,握紧了手中的包。

    “哈哈”,阮家俊停止了脚步,大笑出声,“清竹,你还是那么幼稚,请问我轻薄了你什么?谁能做证?年轻男女你情我愿的,那些又算得了什么?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干啊!”

    “你无耻,可恶!凭什么侵犯我的人权,我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木清疾言厉色,喝斥出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愿意了?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阮家俊,以后请离我远点,我们保持距离,不要让我到市政府去告诉所有人,你三番几次骚扰我。”

    木清竹知道一般的新闻媒体已经吓不住他,但他权欲熏心,却是在乎仕途的,这从那二次阮瀚宇警告他时就可以看出来。

    她转身就要走,毕竟现在大白天的,还有不少学生在校园内走动,她也不担心他能把她怎样。

    再也不想见到这个男人,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讨厌一个男人过,几乎到了恶心的地步。

    他身上特制的古龙香水味更是让她难受。

    以后,她再也不要单独见到他,这个卑鄙,心思莫测的可恶男人。

    “清清,不要走。”阮家俊见到木清竹**的背影就要远去,心中着急,昨天新闻发布会看到她光彩照人的站在舞台上,犹如女王般光茫四射,成为耀眼的新星,他几乎就要疯了。

    坐在台下的他望着她,再也无法自拔,整个晚上做梦都在想着她,梦见他抱着她美好的身子欲生欲死,尽情把自己绽放在她身体里。

    早上醒来后就神昏颠倒,魂不守舍,再也不能安心工作了。

    该死的阮瀚宇,如果不是他,他已经娶她了,现在一定守着她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就是他毁了他的爱情,毁了他的生活,他不甘心。

    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前程要靠娶军界的张宛心才能越走越远,如果他能娶木清竹,他也会仕途一帆风顺的。

    因此,他要争取。

    今天大早他就站在了君悦公寓楼下只为等她出来,知道该死的阮瀚宇不会轻易放过她,故意设计让奶奶把他叫走了!

    他怎么能错过这大好机会呢!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