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初露端倪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初露端倪

    “清清,你是不是在找地方住?”阮家俊叫住了她,嘴角含笑。

    木清竹惊愕转身:“你跟踪我?”

    今天上午她确实跑了几家房地产中介公司。

    阮家俊脸上滑过丝会心的笑意,她若能搬出君悦公寓,那是最好不过了。

    她现在想搬出来,证明她已经不爱阮瀚宇了,这让他欣喜若狂。

    “清清,不用找了,名都那里我有处公寓,你就住那里吧!”他眼里,声音里都带着期望与惊喜。

    木清竹只惊愣了瞬间,冷笑出声:“阮家俊,我说过了,我与你以后再不会有交集,你觉得我会住进你的公寓么?”

    “你是嫌我的公寓不好,不够阮瀚宇的华丽富贵?还是嫌我没有阮瀚宇有钱,满足不了你的胃口,你们女人果然个个都是贪慕虚荣的。”阮家俊眼睛泛红,面容扭曲,咬牙切齿。

    木清竹忽然感到面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不是他这付面容可怕,而是他扭曲的心态,这样的变态男人太可怕了!

    她再也不想停留分毫,只想即刻消失,这样的男人一旦惹上只会让她恶梦连连,她不要这种感觉。

    “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要你乖乖回到我的怀抱。”似看出了她的心思般,阮家俊恶狠狠的声音在背后回想,听得木清竹毛骨悚然。

    “那你不妨试试。”冷洌的声音霸道狠厉,淡淡的,不疾不徐在他们的背后响起。

    明明是如此冰冷的声音,木清竹却感觉到了融融暖意,她惊喜地扭过头去。

    阮瀚宇高大修长的身材正斜靠在一根竹竿上,他穿着法式体恤,牛仔长裤,一缕黑发搭在额头上,一缕艳阳正斜射在他身上,显得慵懒而又姿意,美得炫目。

    “瀚宇。”木清竹低呼出声,朝他望去,他怎么会来的?

    阮瀚宇手上把玩着车钥匙,脸上带着不可一世的微笑,眼里的光锐利莫测,他朝着木清竹勾了勾手指,眼睛却是朝着阮家俊。

    木清竹不期然地朝着他走去,此时的她有他在身旁,心里安定了不少,阮家俊向来对阮瀚宇人顾忌,如果有他在,以后她会少受很多困扰。

    “家俊,有本事你就试试。”他声音淡淡的,却带着无比的威慑,阮家俊刚刚还昂然挺立的身躯不觉矮了三分,连着脸都发白了!

    眼里是绝望的挫败。

    阮瀚宇冷冷一笑,长臂伸过来落在木清竹腰间,稍一用力,木清竹朝他怀里倒去。

    他白哲的手指轻捏着她的下巴,底头俯视着她。

    木清竹浓密深长的睫毛眨着,有丝不安地望着他,手却抓紧了他的衣服,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虽然怕阮家俊纠缠那也不意味着他能为所欲为。

    阮瀚宇邪邪一笑,强劲有力的手圈紧了她芊细的腰肢,他的唇猛然贴过来咬住了她的唇张狂而肆虐。

    木清竹逃不过这枷锁,脸色有些发白。

    这是在校园内,阮家俊就在旁边虎视耽耽!

    他豪不避嫌,公然吻她。

    她的心狂跳,睁大了明眸傻傻望着他。

    “配合我。”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虽然不是很赞同阮瀚宇的做法,但无疑要想让另一人觑予自己的男人死心,那就是表示自己心有所爱了。

    她双臂缠上了他的腰,学着回应他。

    “她,是我的女人,就算我不要也轮不到你来抢夺,你好好记清楚了。”吻够她后,阮瀚宇放开了木清竹,朝着脸如死灰,目瞪口呆站立着的阮家俊霸气,矫情地宣告,他两片薄唇挽起一道诱人的弧度,从嘴里溢出的话雅魅得让人瞬间如同坠入冰窑般阴冷,甚至连周身的血液都会冻起来。

    有力的双手拦腰抱起木清竹朝着悍马车走去。

    “好。”有围观的学生拍手叫好,有人拿着手机拍摄起了视频,群情振奋。

    这是阮瀚宇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中强势地吻她,也是第一次说出她是他的女人。

    虽然木清竹知道他并不是出自真心,他们这只是在演戏,不过是为了威慑阮家俊的,可他敢于当着别人的面,还有母校同学的面,不顾自己的身份,公然宣告,虽然这宣告并不那么美好,却也让木清竹心里流过一股暖流。

    不知何时,阮家俊己经灰溜溜地走了!

    阮瀚宇关上有色车窗,开足冷气,外面的人再也看不到里面的状况,围观的学生陆续走了。

    “你可真够风骚,不过一会儿功夫又来勾引男人了!早就警告过你,你这残花败柳不要去招惹我弟弟,你偏不听,到底要有多无耻才能做到这样。”阮瀚宇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全部对话,毕竟呆在车里听不真切,看到阮家俊脸色不太正常,似乎在威胁着木清竹,担心她会吃亏这才走了出来,没想到走出来后果然如此,尽管心头疑惑,嘴上却仍是毒舌。

     ? ?t5矶?6?P2('?:kG?闛??[?6km6?}?4        “阮瀚宇,你不羞辱我会死吗?”阮瀚宇的话瞬间把木清竹从梦中惊醒,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浑身发冷,她坐了起来,眼圈泛红,怒声吼叫。

    “我有冤枉你吗?奸夫淫妇,还特意到这个地方来约会,不要以为你们以前做的丑事没人知道。”阮瀚宇冷笑出声。

    木清竹脸色苍白,瞠目结舌:“丑事?什么意思?我们以前有什么丑事?”

    “哼。”阮瀚宇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做了就做了,何必装作委屈的样子。”

    木清竹再也无法忍受了,用手指着阮瀚宇,瞳孔张大:“阮瀚宇,你说清楚,什么叫做我们做的丑事?你知道些什么?”

    “算了吧,给你留些面子,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又何必要说出来。“阮瀚宇点燃了根雪茄,深吸了口,又吐了出来,烟雾在车厢里弥漫。

    木清竹已经愤怒得不行,更兼莫名其妙,实在受不了这窝囊气。

    “阮瀚宇,今天跟我讲清楚,否则我跟你没完,我绝不允许你这样污辱我,你们阮家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木清竹小脸敝得通红,失去了理智,小手捶打着座椅,冲着阮瀚宇怒吼。

    “够了。”阮瀚宇低喝,“你凭什么污蔑我们阮家的人,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人。”

    木清竹连着阮家的人都骂了,阮瀚宇不由心中火大,满脸怒气。

    “什么叫污蔑,那明明就是欺人太甚。”木清竹想到大二那年被阮家俊那个畜生轻薄,害她做了几年恶梦,导致她的学生生涯都是个恶梦无边,现在还要被阮瀚宇这混蛋羞辱,眼泪一下就冒了出来。

    “你说我们阮家人欺负你?”阮瀚宇掉转头来,眼里冒着怒火,“你在我们阮家做出的事,算得上我们阮家人欺负你吗?”

    “阮瀚宇,你跟阮家俊一样混蛋,算我瞎了眼。”木清竹眼里盈满泪,红着眼圈,颤抖着说道:“大二那年,就在这里。你们阮家的阮家俊躲在黑暗中强把我劫持到这里来想轻薄我,那晚要不是有个男人在黑暗中救了我,我的清白早就会被他毁了,我一直都不知道劫持我的男人是谁,直到今天他亲口承认,我才知道那个可恶的男人就是他,你们阮家的阮家俊,这样还不够欺负我吗?还不够无耻吗?这些年我只要想到那个男人都会做恶梦。”

    木清竹说着,眼泪夺眶而去,脸色发白,小手发着抖。

    “什么?那年在这里是阮家俊劫持的你,不是你心甘情愿的?”阮瀚宇呆了下,不相信似的问道,那年他站在黑暗中瞧不清楚他们的面容,他是看到阮家俊在她身上动手动脚,但大学时期的男女同学已经很开放了,只要男情女愿,这也算不得什么,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若女人不愿意,她不会叫,不会喊吗?

    因此木清竹说阮家俊是劫持她的,他当然不会相信。

    “当然,我再贱也不至于跟阮家俊这种男人好,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他,他这个人太卑鄙了,那年我跟婉婉出去,因为忘了拿钱包匆匆返回宿舍,可是没有想到经过那块石头时,他竟然就躲在石头后面,当时就冲出来劫持了我,把我的双手反绑搂到了这里意欲对我行不轨。”木清竹想起那个可怕的夜晚,仍然心有余悸。

    “别说笑了,你又不是小孩子,不会叫吗?”阮瀚宇冷笑出声,这女人编起故事来还真有一套。

    “他用布条堵住了我的嘴,怎么叫?”木清竹的脸色白得可怕,眼中仍是后怕的光。

    阮瀚宇怔住了,熄灭了烟头,望着她,眼里的光或明或暗,捉摸不透。

    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她的清白不是阮家俊毁掉的,那她的贞洁给谁了?

    瞳也收缩,眼眸微眯,眼中的光越发冷。

    “既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告发他?”他冷声问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木清竹冷笑出声,“可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而且这样的事你以为闹出去对女孩的名声很好听吗?我只记得那个香水味,这么多年,我到处寻找这种香水味才知道这是种法国特制的古龙香水味,一般人根本买不到,那天我在地下停车场时就闻到了这种香水味,当时就怀疑上他了,我今天过来也只是想求证下,不想却遇到了他,而他也亲口承认了,你若不信可以去问他。”

    阮瀚宇的脸越来越阴沉,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中,略有所思。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