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五十九章他的解释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五十九章他的解释

    “既然苏小姐也来了,是不是也该邀请下景成瑞呢。”覃祖业提出了要求。

    “对,景成瑞应该来。”阮泯希也附和道,都把目光投向了阮瀚宇那莫测难辩的脸。

    阮瀚宇长指收紧,微微靠着沙发,眼睛掠过木清竹有些愠怒的脸,谁也看不出他什么态度。

    许久后,“随你意。”他淡淡向苏美芮开口。

    苏美芮脸上掠过丝红晕,拿起了电话。

    木清竹双手紧握,阮瀚宇,你非得这样才觉得有意思吗?

    阮瀚宇心中苦笑了下,伸手接过覃祖业递过来的雪茄,点上深吸一口,雪茄夹在指上,打开了包房里的电脑,手指在健旁上敲着,忽然开口:“今天天气还好,看样子明后天可能有雨。”

    “有雨也不怕,这样更刺激。”阮泯希豪情壮志,斗志昂扬。

    包房门很快被推开,景成瑞高大欣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刚进得门来,眼睛就望到了正坐在一边的木清竹,闪过一抹亮色。

    “小竹子,你也在?”他俊美的脸上微微一笑,薄唇轻启,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与期待,昨晚从舞会离开她后便再也找不到她,不知她会怎么样?打她电话也不接,他没有想到苏美芮会尾随他来到A城,更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昨晚的舞会上,正想着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解释呢!

    而且昨晚阮瀚宇对木清竹的态度很不友好,这让他很是担心,现在见到她好好的,心中的那块石头落地了。

    景成瑞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点头跟众人寒暄打过招呼后就毫不避讳地朝着木清竹走来,甚至连苏美芮都没有看一眼。

    “瑞哥,你来了!”木清竹轻启红唇,笑意盈盈,你阮瀚宇不是想要使我难堪吗,我偏不让你如意,我与景成瑞本就没什么,你却处处使我难堪,小心眼,一心想要我出丑,哼,我心怀坦荡,又何须惧你。

    “瑞哥,坐下吧。”她站了起来让座,声音甜美柔和,好像是故意说给阮瀚宇听的。

    阮瀚宇瞬间脸色暗了下,眼里闪过一丝怒意,可很快就平静如初了。

    死女人,想激我,等下就让你有好受的,他咬牙,心中恼恨,脸上却风平浪静。

    景成瑞站在她的旁边,温言浅笑,摇了摇头,“我喜欢站着。”说完又轻言,“更喜欢站在你的身边。”

    木清竹杏眼生光,双眸微转,开心一笑。

    景成瑞这样的男人就是风趣,不论什么时候说出的话都让人舒服,不像阮瀚宇那个家伙,阴阳怪气的,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人话。

    景成瑞来了后,木清竹的精神放松了许多,眉眼间都是笑意。

    至少,她觉得这里还有一个是对好的人。

    阮瀚宇脸上挂不住,冷着脸站了起来。

    他带来的女人却与别的男人说说笑笑,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让他觉得很是没有面子,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木清竹在怪他把苏美芮请了过来,明显是在故意报复。

    “走吧。”他长身玉立,长腿率先朝着外面走去。

    苏美芮很是尴尬地站着,脸上勉强浮起抹淡笑。

    就连覃祖业也看出了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他猜不透阮瀚宇的心思,却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

    说阮瀚宇讨厌他的前妻吧,却把她带在身边,若说他在意吧,看到景成瑞与木清竹公然亲昵,他似乎也是无动于衷,但凭他的经验,阮瀚宇那家伙越是表面装着无所谓,说不定就越是装的,这次活动他覃祖业早就看出来了,说是邀他们一起玩,还不是为了讨木清竹欢心的,刚刚自家老婆与阮泯希老婆对木清竹眼色稍有不敬时,他那眼神可要杀人的!

    这家伙一定还是喜欢他的前妻的,虽然离婚了,说不定现在正反悔呢,覃祖业这样想着,差点要笑出声来。

    说阮瀚宇喜欢乔安柔,或许别人会这样认为,但覃祖业与他是发小,从小混到大,要说没有一点懂他,那也白混了。

    就乔安柔那样的女人绝不是阮瀚宇的菜,那不过是乔安柔强缠着他而已,反而像木清竹这样淡雅清纯的女人更合他的胃口,只是他现在认死理没有看清自己的心而已。

    呵,现在的木清竹与景成瑞说说笑笑,神情泰然自若,完全不把阮瀚宇放在眼里,看这情形她真有可能已经对阮瀚宇死心了,心底那是暗暗叫绝,哈,这下可好,阮瀚宇这家伙现在遇到麻烦了!

    不仅有那么强大的竟争对手,而且还亲手把木清竹给推到了别的男人怀抱,这可好玩了。

    阮瀚宇,你这个自大的家伙,活该你受苦。

    覃祖业太兴奋了,阮瀚宇,你也有今天!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看上哪个女人,哪个女人就会趋之若附,可木清竹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她甚至称得上对他很淡漠,倒要看看他如何低下那高傲的头!如何绞尽脑汁去抢回他心爱的女人!

     ? ?t5矶?6?P2('?:kG?闛??[?6km6?}?4        他脸上浮起丝得意狡诈的笑,从小到大,阮瀚宇都以绝对的强势出现在他面前,早就想挫挫他的雄风,看看失意的他会是怎么个样子了,想到这儿更是坏坏的笑出声来。

    一行人很快踏上了豪华的私家邮轮,顿时船舱里开始热闹起来,侍从们早已准备好了吃食,守侯在船舱里。

    “出发吧。”阮瀚宇朝着侍立在身侧的邮艇司机吩咐道。

    司机答应一声朝着驾驶窗走去了。

    那几个女人自恃身份尊贵,又经常在一起棸会,彼此熟悉,很自然地坐在一起边欣赏着海边风光边玩笑着,木清竹哪能与她们说得上话,更不喜欢她们的矫揉造作,对她们以丈夫为荣的思想感到可笑,不屑。

    因此她走出了船舱站在甲板上极目远眺!

    “小竹子,这里风大,小心着凉。”景成瑞端了一杯红酒走出来,递给她,“喝点酒暖暖身子,海边的风很冷,很干的。”

    “谢谢。”木清竹接过他手中的红酒,斜靠在栏杆上,自他进到包厢起,木清竹就一直被他身上的高雅贵气,柔和友好的气氛感染着,感到舒适自然,幸亏他也来了,否则她就难受了!

    她暗暗感叹,景成瑞比起阮瀚宇来简直要好相处太多了,与他相处,她身心愉悦,全身放松,而只要与阮瀚宇呆在一起不是被他气得掏心掏肺,又是被她挖苦嘲讽,有时恨不得与他打起来。

    海风吹红了她的鼻子,脸颊也被吹得通红,白腻的肌肤在水天一色的,尉蓝色的大海印衬下,越发如雪般,娇美异常。

    她轻轻摇着酒杯,缓缓将红酒吞下肚中。

    景成瑞优雅地握着红酒杯,猩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纹丝不动,木清竹暗叹像景成瑞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适合红酒的,正如阮瀚宇适合车一样。

    他的手指即使连握着红酒杯的姿势都是那样的美不胜收,自然高贵,那如珠如玉的猩红色液体在杯中散发着一丝亮光,极为炫目,配上他深情温柔的眼睛,把他的尊贵不凡的身份恰到好处的显露出来,真的会让女人为之神昏颠倒的。

    比如眼前的苏美芮,一个女人千里迢迢追未婚夫,没有任何怨言,这份爱该有多么深厚,这份勇气又何其可嘉!就算景成瑞对她冷若冰霜,她也没有丝毫怨言。

    她自认做不到,也不想横刀夺爱!

    当年她爱着阮瀚宇时也只是默默的藏在心里,那时的他们已是夫妻,她也从不敢明目张胆的追随他,更不敢时时缠着他,千里追夫更是不可能的,她一直都是被动的呆在那儿等着他主动来宠幸,如若能等到便欣喜若狂,若不能等到也只能是打掉牙齿和着泪往肚里吞。

    她何曾有过这样大胆的争取或勇于表现过。

    这就是她木清竹。

    所以她不是苏美芮,注定得不到一份完美的爱情,哪怕她爱了阮瀚宇这么多年,宁愿替他挡刀,也不愿告诉他,她是因为爱他才愿意替他挡刀的。

    决不会大胆表露出来,因为她不够自信,也不敢勇敢的说出来,宁愿永远地埋在心底,从不被别人知道。

    “小竹子,你愿意听我解释下吗?”景成瑞望着木清竹泛起红晕的脸,虽然带着浅笑,却不够平时活泼,眼里的光是那么落寞而孤单,他不要看到这样的表情,这样他的心里会痛,他真的舍不得让她有一丝难过。

    “什么?”木清竹被景成瑞的话唤醒,微笑着看向他,眼里有疑茫的光。

    她竟然没有听懂他的话?他苦笑,可他不管了,不想再这样耗下去了,他要明确地告诉她。

    “小竹子,是这样。”他清了清嗓音,很是认真地说道:“关于我未婚妻的事,我想解释下,请相信我,我虽认识她在你之先,但那并不代表我就会爱她,娶她,婚约的事交给我就行,我现在只想要你的信任,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沉,带着磁性,非常悦耳。

    木清竹很快被他的气氛感染了,他的话是那么动听,温柔体贴,悉心温软。

    他的未婚妻就在船舱里,可他就这样跟她表白着。

    心里被感动萦绕着,心也暖暖的,可他这话实在太过突然,她不知如何开口?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