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山洞风情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山洞风情

    “阮瀚宇,你个混蛋,只会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卑鄙吗?”木清竹满心愤怒,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她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里进退二难,他自顾自的走了,或者是故意把她丢在这里了,她若不求救,难道真要死在这里吗,她几乎是怒吼。

    阮瀚宇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女人如此怒吼过,心中愤怒难平,刚走到山脚下,回过头来看时,却没有发现木清竹,她竟然没有跟过来,往回路一瞧,只有草木在秋风中凌乱,根本就没有人的影子,不由感到一阵心慌。

    上山时她走得挺快,甚至还走在他的前面,所以下山时,他也放心了下来,想她肯定会跟得上的,就只顾赶路了,没有留意后面,想着天黑前还要在海上面划船才能到达对面的小岛,担心会有危险,更是加快了脚步,全身心的赶路,哪知下得山来才发现这个女人已经丢了。

    又是担心又是焦急,匆匆往回赶,待他气喘吁吁找到她时,她竟然正坐在地下跟人打着电话,还在哭诉着,不用想都知道,那肯定是在跟景成瑞通电话,心里头一下子愤怒得不行,抢过手机就骂开了。

    “我卑鄙?我怎么你了。”阮瀚宇血气上涌,怒喝出声,“你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在这样的境遇下还在勾引男人,还有理了!”

    水性扬花!木清竹最讨厌听到这个词了,这个词像个羞耻符震得她心里难受,阮瀚宇,你死定了!

    “混蛋。”木清竹咬了牙,拿起身上精致的小包朝着阮瀚宇砸去,边砸边哭,“阮瀚宇,你不是人,我与你的仇不更戴天。”

    阮瀚宇黑着脸伸手一挡,挡过了,木清竹又拿起包朝着他另一边砸去,没完没了。

    你阮瀚宇再牛皮轰轰,她木清竹也不会怕你,惹恼了她,羞辱她,她也会毫不客气的收.拾你。

    “疯子,够了。”阮瀚宇一把夺过她的包,怒声喝道,“天已经黑了,你想死在这里吗?”

    他力道很重,木清竹被他的力道带得往前一冲,本来受伤的脚踝站立不稳,整个人朝地面上摔去。

    “干什么?”就在她整个人快要跌向地面时,阮瀚宇眼疾手快一把抓起了她,恼怒出声。

    “哎哟。”虽然逃过了摔倒在地的命运,可是脚踝处却又实实在在的再次扭了下,这下直痛得她惨叫出声。

    此时阮瀚宇手中的电话又开始不停的想,又急又促,若不是看在这手机是他送给她的限量版镶钻特款,阮瀚宇差点就摔掉了手中的手机。

    手放开了木清竹,她却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屁股被地上的石子咯得麻痛,顾不得那么多,只是用手抓着脚踝,面色发白。

    阮瀚宇这才注意到她的脚受伤了,低头拉开她的手一瞧,只见脚踝处全肿了起来,还带着淤青,原来是脚受伤了,他也算是明白了,吁出一口气,心头的怒火平息了点。

    “怎么啦?”他声音虽然还很冷淡却少了点怒气,也有了点温度,不再那么生硬。

    “你走,不要你管。”木清竹满肚子怒气,横眉冷对。

    “还嘴硬,我要走了,你就等着被狼喂吧。”阮瀚宇冷哼出声,“不要以为景成瑞能救得了你,他现在已经到了另一个岛了,这个时候了还留在这座岛的也就只有你我二人了,别想得天真,现在能救你的人只有我了,懂吗?只有我了,竟还敢对我这个态度。”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你不是成心的吗,巴不得我死了好遂你的意。”木清竹懊恼悲伤的说道,吸了吸鼻子。

    “你个死女人,什么意思?我成心的?”阮瀚宇被木清竹的话激得快跳起来了,“我要成心的,还会赶回来?你这个女人的心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不可理喻。”

    阮瀚宇怒气冲冲的,木清竹也心情难过,二人冷静下来,不再针锋相对了。

    天很快就要黑了下来,只有一点点依稀可辩的光线了。

    “哎,看来今晚只能露宿在荒郊野岭了,真倒霉,摊上一个你这样的女人。”阮瀚宇望了望四周哀声叹气,手机铃声不断地响着,他气恼地按了关机健后丢进了她的包里,俯下身去一把拉起了她,才扶着她走了几步,木清竹脸上便全是冷汗,脚痛得走不了。

    “麻烦。”阮瀚宇嘟咕了一声,铁臂一伸打横抱起她来朝下山的路快步走去。

    来到山下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阮瀚宇望着黑暗中的渺渺海水,摇了摇头。

    “随便找个地方度过一晚吧。”他的声音很无奈。

    木清竹坐在山下的石头上面,海风不停灌过来,夜晚来临,岛上更冷了,她从随身包里拿了秋衣来穿上,还好是套运动衫,这才感觉勉强能支撑下来了。

    “要不,我们放信号弹吧。”木清竹看着阮瀚宇悻悻地望着海水发呆,自知拖累了他,便怯怯地提议道。

     ? ?t5矶?6?P2('?:kG?闛??[?6km6?}?4        “你可真想得出,丢人。”阮瀚宇听到木清竹的话,抛过一道鄙视的眼光,像看小人般不屑。

    木清竹闻言不敢吭声了,她知道这家伙一向争强好胜,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轻易服输的,只要放出信号弹就意味着输了,骄傲如他肯定是不会干这种丢人的事的。

    哎,他的一世英名这次怕要毁在自己手上了,木清竹只好把自己缩成一团,不敢再开口了。

    “你在这里呆着别动,我去找找适合过夜的地方。”阮瀚宇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就走了。

    虽然山下面已经是开发出的水泥路了,可夜晚来临,还是有不少虫子爬出来,风吹着山上的草木簌簌作响,四周是死一般的静寂,黑暗如同一口黑锅吞噬着她的心,木清竹又冷又饿又怕,阮瀚宇走开后,更是心惊胆颤的,只盼着他能快点回来。

    过了许久听到黑暗中有脚步声,抬起头,只见阮瀚宇正从黑暗中起了过来,脸有喜色,不由心中高兴。

    “找到地方了吗?”她满眼都是期待的光。

    木清竹满脸期望,眼巴巴地望着他,阮瀚宇瞥了她一眼,心底突然涌起丝满足感,她在依赖着他,男人的自尊徒涨,心底竟然升起股凛然正气来。

    “倒是找到了一个洞,不过,可能还是会冷,夜寒着呢。”阮瀚宇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在木清竹面前,恢复了男人的骄傲,声音竟是出奇的好。

    他的声音带着磁性,这让木清竹听起来特别顺耳,原来他喜欢这样的女人,像个小鸟般依赖着他的女人,可是,原来的她向来也不是那种强势的女人啊!

    反正他是对她没有好感的。

    阮瀚宇走过来弯下腰去双手抱起了她朝着前面洞中走去,木清竹躲进他的怀里,暖暖的,再也没有了冷,连冷风都没有了,只有让她沉醉的气息,一时间竟有种幸福的感觉。

    她把头偎进了他的怀里,静静地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她深信,他不是有意要带她来这里毁尸灭迹的,也不是什么预谋,这一切只是巧合罢了。

    深深的洞穴就横在山脚下面,里面有些地方已经打了些水泥,看来原本是想在这儿开发成什么的,只是不知为何停止了,里面有一张石桌,几个石凳,洞穴里面深不可测,黑暗不到边,山洞外面有一盏路灯,有模糊的灯光照进洞口。

    “今晚只能在这儿过夜了。”阮瀚宇看到怀中的女人正温顺地卧在胸前,眼光有些痴迷地望着他发傻,不由嘴角微勾,“看什么,不知道我有这么帅吗?”

    木清竹被他的调侃惊醒,回过神来,脸一红,慌忙收回了眼睛,四处张望起来。

    阮瀚宇微微一笑,把她放在石凳上,打开随身携带的包,里面倒是有个急救箱,放着些跌打损伤的药膏,他拿过一团棉花去外面海水中弄湿了,走回来,递给木清竹:“先冷敷下,完后再上点药,明天就会好了。”

    “谢谢。”木清竹低语,接过他手中的棉花敷在脚踝上,果然红肿着的脚踝处被凉凉的湿棉花覆上后疼痛都消退不少了。一会儿后,阮瀚宇递过药厢,木清竹拿起一些跌打损伤的药膏涂上去,脚上的痛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的麻烦便是腹中饥饿了,木清竹就觉得那胃中全是空的,饿得咕咕响,只差头晕眼花了!

    本来爬了一天的山,又累又困了,现在又惊又冷,更加觉得饿,只得趴在石桌上,又兼冷冰冰的难受。

    “哼,就这点苦都受不了。”阮瀚宇又开始冷言冷语起来,“野外求生,就是要锻炼人的野外生存能力,否则还不如呆在家里好了。”

    “有本事你就出去找点吃的,讥讽我算什么英雄好汉。”木清竹满脸不屑,不服,不屈,“你是这几个岛的主人,当然知道这里有个洞穴了,这也算不得什么本事,找不到吃的,也谈不上有野外的生存能力。”

    “你小瞧我?”阮瀚宇皱眉,语气有些阴狠,脸上满是不甘。

    木清竹见他又像个小孩子般争强好胜,不由心中好笑,借着黑暗捂了嘴,强忍着笑,默不吭声。

    她趴在石桌上,百无聊赖,阮瀚宇果然又出去了。

    好一会儿后,还不见他回来,心中有点焦急。

    这黑灯瞎火的,他不会真的去找吃的了吧,这山上可是会有危险的,想到这儿才后怕起来,懊恼刚刚不该逞一时之气激他的。

    又过了好一会儿,正在木清竹忐忑不安时,却又听到脚步声,心中一喜,只见洞口昏暗的路灯一暗,鼻孔里飘来一股腥味,阮瀚宇正走了进来,手中似乎提着什么东西,她仔细一瞧,不由眼睛一亮。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