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难得温情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难得温情

    “啊!鱼。”她惊喜地叫出声来。

    “这个交给你了。”她惊喜的表情落在他的眼里。阮瀚宇脸上浮过丝自得的笑。把鱼放在了一个石凳上面。

    木清竹欢快地单脚支撑着站起来。蹲下来一瞧。几条好大的海鱼。哇。这要是煎或熬成鱼汤。一定味道鲜美。这样想着。肚腹一响。更加饿了。

    “这真是你刚才在海里弄上来的?木清竹脸上都是抑制不住的崇拜。兴致很高地问道。

    “小意思。爷爷曾把我丢在特种大队呆过一年。这些事都算不上事。”阮瀚宇轻描淡写。满不在乎。

    木清竹是知道他的本领的。大学那年也是去一个岛上实习。她可是亲眼见过他的野外生存本事的。爱上他时。从心眼里都是崇拜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瀚宇。去山上弄点干柴好不好?我想熬点鱼汤。”木清竹晶亮的眼眸在黑暗中发着幽幽的光。

    阮瀚宇听到她这么一请求。也觉得肚子饿极了。想都没想乖乖朝外面走去。

    木清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把小刀来。剖鱼去胆。非常熟练。阮瀚宇搂着干柴进来时。她已经用一个装水喝的不锈刚水杯盛好了。

    “请你把这个拿到海边冼干净。装上一点水回来。”木清竹笑笑吩咐着。

    阮瀚宇把干柴放在洞内。接过水杯。什么也没有说。出去了。待他再回来时。洞穴中已经亮起了火光。温暖了不少。干柴正劈劈叭叭地响着。上面搭起了个架子。火苗窜得老高。

    她接过阮瀚宇递过来的鱼杯。因鱼太多便拿了一些出来。把杯子放进架子里。火撩得很旺。不时添着柴。

    “你还会这个?真看不出来。”暖暖的火光在洞中燃烧着。阮瀚宇感到暖意融融。抬眼看到木清竹正在认真燃着火。不时把柴禾架空。让空气进去。

    火苗把她的脸烤得通红。例外迷人。

    “你看不出来的事还多着呢。”木清竹头也没抬。“在美国那几年里。我勤工俭学。每年寒暑假都会去饭店冼盆子。冼菜。切菜。还帮人冼衣服。什么活都干过呢。”

    木清竹随意说着。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丢脸或不自然的。可阮瀚宇却听得微微发怔。

    “你没有钱不会跟我打电话吗?或者给你爸爸妈妈打电话。好歹你家也只有你一个女儿。不至于穷到这个地步吧。”阮瀚宇呐呐地说着。

    木清竹忽然整个人僵了下。打电话给你。你会理我吗?这话说得多好听。她去美国学习。豪门大户的夫家却没有钱给她。这要是告诉自家爸爸妈妈。她还怎么隐瞒她不幸的婚姻吗?

    他说得可真轻巧!

    木清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悲伤的回忆中。如果阮瀚宇不提起。她还真没有什么。可一旦他提及这个伤心的话题。让她整个人都痛苦起来。

    眼圈微微发红。低头拨弄着火苗。不再说话。

    她的沉默悲哀落入了阮瀚宇的眼中。阮瀚宇目光深沉的盯着她。

    她瘦弱娇小的身影。孤独。悲伤。整个人都被一种落寞笼罩着。弱不禁风。心中没来由的一痛。生出一种想要把她拥入怀中怜惜的冲动。可他终究忍住了。心中叹息一声。

    这些年。谁都不好过。她似乎过得比自己还要苦。

    脑海中又回想起了奶奶的话来。沉默着看了她一眼。奶奶。您要是知道她也一直都不幸福快乐。您会后悔当初做的那个决定吗?

    奶奶。如果我要按照您现在的意思。或者我们复婚。她还会快乐吗?她还能快乐吗?

    不。只会伤得她更深。毕竟他们之间阻隔了许多不能逾越的障碍。他们之间已无可能!

    阮瀚宇心中默默地否定着。这些天他不是没有想过:他们还能不能够复合的事。尤其看到奶奶那么伤心失望的时候。他有动摇过。

    可他想了很久后的答案就是否定的!

    一段并不愉悦。对双方都是痛苦折磨的婚姻。如果再强扭在一起。那只会更加不幸。哪怕是忤逆了奶奶的意思。他也不能这么自私!

    杯中的鱼煮开了。冒着热气。鱼肉香味扑鼻。

    阮瀚宇吸了口香气。听到自己肚中的响声。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

    木清竹拿过一块棉花垫在杯把上把鱼取了下来。放在自己面前。就着火光。小心的挑着刺。

    阮瀚宇也不着急。他是男人。当然要让女人优先。

    他安静地坐在一旁。准备等到她吃完了再熬另一杯。或吃不完的再给他。虽然他也爱洁净。但此情此景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讲究了。

    她细心的挑着鱼刺。非常小心谨慎。生怕会漏掉一点点小刺般。神情十分专注。

    “给。快吃吧。凉得差不多了。刺已经全给你挑完了。光线暗。你自己还要注意点。”木清竹把鱼汤递给阮瀚宇轻声叮嘱道。

     ? ?t5矶?6?P2('?:kG?闛??[?6km6?}?4        阮瀚宇当时就怔住了。原来她这是在给他挑鱼刺而不是给她自己吗?她如此细心的挑着鱼刺。吹着鱼汤。只是为了给他吃?

    他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她是怎么知道他吃鱼怕鱼刺的?

    阮瀚宇是喜欢吃鱼。但嫌鱼刺麻烦。一般都不会轻易吃鱼。以前在阮氏公馆里吃饭时。佣人都会事先把鱼刺剔掉再端上来给他吃的。但在他印象中。他从来都没有与木清竹单独在阮氏公馆里吃过饭。除了少数的早餐外。

    他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自己吃鱼不喜欢有鱼刺的。其实他不是不喜欢。是嫌麻烦与浪费时间。那时忙起来时。连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

    “快点啊。你吃完了我还要煮呢。”木清竹见阮瀚宇盯着她的脸发呆。以为脸上沾了黑灰。忙用手摸了下脸。有点不好意思地催促道。

    阮瀚宇有些呆愣地接过杯子来。望着杯子里冒着热气的鱼还在发着愣。不得不说。这一刻。他的心里是被感动了的。没有想到经历过如此多风雨后。她还会毫无成见的待他。刚为她挡了一刀。现在又为他挑鱼刺。他想不明白。她这样是为了什么。他真值得她这样做吗?

    看她挑鱼刺时认真细致。专心不二的样子。一个女人在对一个曾经伤害过她。且并不爱这个男人的前提下。还能做到这样。难道她是圣母吗!

    “快喝呀。”木清竹急得直催。“等下就凉了。鱼会有腥味的。而且凉了后一点都不好喝了。”

    “你先喝吧。我不饿。”阮瀚宇眼里有些迷茫。总算清醒过来。把鱼汤递到了木清竹面前。

    “怎么回事?能不能痛快点。吃点东西还推三阻四的。”木清竹黑着脸。有丝不高兴“我喜欢吃带鱼刺的鱼肉。在嘴里边吃着边挑鱼骨。这样就不会损坏鱼的原味。吃起来也香。你这杯已经去掉刺了。我不喜欢吃。你先快点吃完吧。”

    为了打消阮瀚宇的顾虑。让他快点吃下去。木清竹还是做了合理的解释。果然阮瀚宇听到她的解释后不再推辞了。大方的吃了起来。

    “好吃吗?”木清竹吃吃的笑着。问道。

    “嗯。味道很鲜美。”阮瀚宇点头真心夸赞道。

    木清竹心中高兴。笑得眉眼弯弯的。

    阮瀚宇边吃边望着她。心思沉沉。

    他很快就吃完了。木清竹烧着火把另外一杯鱼也煮熟了。

    阮瀚宇果然看到她边吃着鱼边吐着鱼刺。吃得非常香甜可口。心中竟然涌起出以后吃鱼不再专挑刺的想法来。

    他又去洞外捡了点干柴。添了上去。胃里有了东西。洞中暖意融融的。再无寒意。

    吃过鱼汤后。木清竹坐在火堆旁烧着柴火。暖暖的火光烤着她。爬了一天的山路。胃中不再饥饿。此时困意上来。只想睡觉。

    “过来。”阮瀚宇靠着洞穴墙壁坐着。上面垫了很多枯树叶。避免直接坐到地下面。墙壁上也垫满了。他朝着昏昏欲睡的木清竹招招手。

    “做什么?”木清竹茫然睁大眼。不解地望着他。

    “过来这里。你这样能睡好吗!”阮瀚宇的语气有点霸道却不失温暖。

    “我。……怎么?”木清竹弄不清楚他的意思。只是望着他。语无伦次。连着睡意都消退了不少。

    “快。”阮瀚宇脸上有黑气。剑眉拧了起来。微颌着首。命令道。他不能站起来。如果站起来垫在后背的干柴树叶就会掉下来。这样就会靠着墙壁。有寒气。偏偏这个女人还不懂他的意思。这让他很不耐烦。

    眼见他要生气了。木清竹无奈。只得朝他挪过去。晚上好不容易才有的祥和气氛。她怕会毁了。

    她很累了。不想跟他吵架。只想好好睡个觉。养好精神。明天还要继续探险呢!

    就在她快要接近阮瀚宇时。她不动了。她不认为还要过去。再过去他们就挨着了。

    阮瀚宇的长臂突然伸过来落在她的腰间。铁臂一用力。她整个人被他抱了起来。很快她就坐在了他的双腿上。稳稳落进了他的怀里。

    “别动。夜晚很凉。今晚你就睡在我的怀里。”阮瀚宇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无比的魅惑。

    木清竹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脸倏地红了。

    “这样不好。让我下去。我能睡的。“她挣扎着。红着脸解释道。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