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洞穴疑云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洞穴疑云

    “别动,听话,我又不会吃了你。再说了,我们又不是第一个晚上这样,担心什么呢,多一晚,少一晚没什么区别吧,把身体冻坏了可不大好,二个人互相取暖总好过一个人独自抗寒吧!”他的话语带着点邪气,却柔柔的,非常动听,他的怀抱暖暖的,木清竹刚沾上就潜意识中不想脱离了,她想此情此景,只要是个女人,就是不看他帅气迷人的外表,光这声音就容不得她们拒绝的!

    他的双手落在她的腰间,轻轻抚摸着,却没有更多动作。

    外面的运动服外衣被他敞开来,他把木清竹严严实实地包在怀里,木清竹身子贴着他刚健的胸膛,暖暖的,一点寒意都没有了,他浑身都是热气,体温灼热,木清竹似乎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温暖舒适过。

    温暖的大手在她的腰间轻轻移动,带着酥麻与庠庠的感觉,木清竹扭动了下,浑身僵了下,不知道他这只手会要移动到什么位置来,凭着女人的感觉,这只手似乎不会那么老实,果然这只手正在朝着衣服里面伸来。

    “不要。”木清竹的脸很快红了,连忙制止道,洞穴中的火光越来越暗,大火快要熄灭了,他们被越来越浓的黑暗包围着。

    “不要,不要什么。“他轻笑出声来,嘴唇朝着她的脸凑来,木清竹迅速把脸避开了他的热呼吸,躲进了衣服里。

    “我很累了,别动。”木清竹声音低低的,很难为情,如果说前几天她有伤口躲避不了他的怀抱,那现在呢,她完全可以反抗的,可她却没有动,一则是洞穴中太冷了,后半夜会更冷,他们这样相拥着取暖会更好,仅此而已,这是她的自我解释,事实上她也不希望还会有更多的东西,虽然偎在他的怀里非常温暖舒服,她一点也没想过要离开,但他若真的过份起来,她还是会反抗的,毕竟他们这样算什么。

    他搂紧了她,让她不能动弹,大手却游走在她的后背上,凝脂般的肌肤很是光滑细腻,阮瀚宇手中的触感非常舒适,舍不得出来,可他只是抚上了那道伤疤,不动了。

    “到时去做个去疤痕手术吧,这样就不会有伤痕了。”他轻轻说道,木清竹背上的肌肤如凝脂,配上那个丑陋的伤疤,真真可惜了!

    他叹息,这是她为他留下的,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都是替他挡了那把刀,这份勇气与毅力就是让他午夜梦回都要感到心惊肉跳。

    木清竹偎在他的胸前,听到他急促的心跳声沉稳了好多,恍惚连着心跳都变得沉重起来,心里在慢慢揪紧,他这是在自责还是在担心着什么,其实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他负疚或感到不安的,这是她心甘情愿的,不需要他担什么忧。

    她心中暗暗叹息,默默无言。

    眼睛慢慢的合上,困意排山倒海袭来,她渐渐要沉入梦乡了,却听到有漂渺的声音似从天际飘来,不太真实:“清竹,以后,你还会记得我这个人吗?”

    木清竹茫然睁开双眼,洞穴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一定是幻听吧,她闭上眼睛,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瞌睡却好像消失了些。

    心里徒然产生一股莫名的失落寂聊的心情来。

    毫无疑问,以后他们会各走各的路,都会有自己的人生伴侣,这一段历程将会是他们人生的回忆,或将要刻意遗忘的过去,以后她老了后,将还会记得他吗?他们曾经的婚姻,还有那些不幸的,或刻意想要在脑海中忘记的点点滴滴,包括那天替她挡一刀。

    现在的她似乎就将要忘记那件事了,太可怕,太痛苦了,脑海中已经自动屏敝了。

    木清竹觉得整个身子都僵直了,洞穴里安静得过份。

    很久后阮瀚宇没有听到她的回答,想到怀中的女人将来也会有别的男人来爱她,又或者是景成瑞会娶她,这一点他深信不疑,丝毫不用怀疑景成瑞的诚意,他是个真男人,这点阮瀚宇比谁都要明白,如果他想娶她,苏美芮是阻挡不了的!

    想到她美妙的身子在景成瑞或者别的男人身下承欢,为他们生儿育女,他的心里忽然闪过一阵莫名的心乱与失落。

    她不回答他,说明她根本就不会记起他,以后会把他忘记得一干二净的,他在她的心里什么都不是,越想越觉得心慌。

    她是故意不回答他的,她没有睡着,他问出这话后,感到她的身体僵硬了下。

    “你会恨我吗?”他不觉又问出了声,她应该会恨他吧,这些年他没有给过她什么温暖,还毁了她的爱情,给了她不少羞辱,她应该也会像他以前恨她那样恨他的。

    这次,木清竹却听清了,睁大了晶亮的眼睛,她会恨他吗?应该会,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几年光阴给了他,却带给她那么多的伤害,但凭心而论,如果爸爸的事真与她无关,她内心是不会恨他的,她做不到,毕竟她深爱过他,无怨无悔,爱一个人有什么错,更不应该有恨。

    “不,我不会恨你的。”她在他怀里摇头,懒懒的答。

     ? ?t5矶?6?P2('?:kG?闛??[?6km6?}?4        她的声音虽然小却很坚定,落入阮瀚宇的耳里却没有一丝惊喜,反而是一种失落,连对一个人的恨都没有了,这说明她的心里是完全无视他的,别人不都说吗,爱有多深恨就会有多深,可以想见,对一个人无爱也无恨,要忘记也在理所当然的范围内。

    可阮瀚宇总觉得怀中的这个女人与自己有一种莫大的关联,他们之间并不应该就此结束了。

    “清竹,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吗?”他目光暗沉幽深,缓缓低沉的问道。

    朋友?木清竹的睡意彻底消除了,以后他们还能做朋友吗?那天在阮沐天的病房里她就找到了答案,很明显那是不现实的,也许过不了多久,她不仅会要离开他,离开A城,永远消失在他的视线中,断裂得干干净净。

    做朋友应该是做不来的,要么就要下定决心彻底忘掉,从此后不再有牵挂,重新开始,要么就是断得干脆,决不能拖泥带水,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须知,要做出这些决择,她都将需要多少勇气与毅力,如果还做朋友,这有可能吗?

    “不能。”她很快回答出声,很坚定。

    阮瀚宇心中一抖,她回答得这么快,这么决绝,女人果然都是冷血动物,好歹他们也曾肌肤相亲过,又何必如此决绝呢!

    他们之间或许从此后便会烟消云散到什么都不存在过,这将会是一种怎样可怕的感觉,他忽然非常不开心,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想怀中的女人应该能陪他走得更远。

    二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

    很久后,不知是谁先想明白了,同时说道:“睡吧。”

    说完后二人又同时一怔,不由低低笑出声来。

    “把你的手拿出来。”木清竹轻声抗议,既然连朋友都做不成,她可不想让他们之间留下更多难忘的回忆,免得到时想要忘记彼此时付出更多的心血。

    “不要。”阮瀚宇不依,他不想这样的感觉太快消失,他还想要再贪心下,享受着这种没有任何障碍横在他们之间的感觉,纯粹的,有点醉心的感觉。

    “真的很累,求你。”木清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别动,再动,是不是想惹我做点什么!”阮瀚宇在她耳边威胁着。

    他的呼吸炙热,木清竹一点也不奇怪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来

    听着他有点急促的呼吸,还有灼热的体温,她真的不敢动了,生怕他真的会有进一步的举动,毕竟他是个正常的男人。

    阮瀚宇得胜了般,嘴角微微翘起。

    洞中的火渐渐熄灭,黑暗像个无底洞似的包围着他们,木清竹的眼皮打着架,磕睡再度袭上来,她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缩着,就要沉沉睡去。

    “你冷吗?”迷糊中,她又有些不安地问道,毕竟越夜洞中寒气越深。

    他的呼吸声匀称而有节奏,没有回答她。

    他应该会冷吧,木清竹不安加重,眼皮却困得打架。

    “快睡,少说话。”他很不耐烦,好似打断了他的磕睡般。

    木清竹眼皮合上,再也没有顾虑,沉沉睡去。

    金色的阳光从洞穴外面照耀进来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感到自己正被太阳暖暖的晒着,非常舒服。

    “醒了,快起来。”阮瀚宇简短的声音,这样搂着她,虽说刚开始很享受,可后来全身还是酸麻了。

    木清竹眨着清亮的眼睛张目一望,正对上阮瀚宇有些倦意的脸,不由一阵惊愕,他没有睡好吗?这时才发现自己正双手紧紧缠绕着他的腰,整个人都在他的怀里,不由脸红了,忙忙快速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你有睡好吗?”她有点不安的轻轻问道。

    阮瀚宇盯了她一眼,满脸懊悔,这个女人一晚上不停地搂着他喊冷,害他几次梦中醒来,搂紧了她,天刚亮时,她紧紧缠着他的腰,怕惊忧了她的好梦,便挪到了太阳底下坐着,边磕睡着,边等她醒来。

    现在倒好,她还好意思问呢!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