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惊现证据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惊现证据

    阮瀚宇淡然敝了她一眼,朝着洞外面走去。

    木清竹很不好意思,知道自己掻扰了他,站起来,朝着洞中瞧去,原来这是一个很深的洞穴,里面似乎还能听到流水声,不由感到好奇,这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洞呢。

    “连城,怎样?”阮瀚宇走出洞外后,接通了电话。

    不一会儿,他脸色越来越黑,剑眉拧得很紧,眼里的光锐利而深遂。

    “啊”,正在此时洞中传来木清竹的尖叫声,那叫声尖锐而像失去了理性般,阮瀚宇心中一沉,忙忙收了电话快速朝洞中跑去。

    洞穴里并没有看到木清竹的身影,而她的叫声更像是从洞穴深处传来的,暗叫声不好,快速朝洞里面跑去。

    “清竹,不要。”阮瀚宇赶到洞穴深处时,不由惊呆了!

    木清竹凄惨地叫着“车,车。”整个人就要朝着前面跳下去。

    阮瀚宇的心跳瞬间就慢了半拍,他几乎是冲过去的,在木清竹即将跳下去的瞬间,伸手捉住了她的手,用力把她拉了回来。

    “车,那辆车。”木清竹疯了般从地上爬起来又要冲着往下跳。

    “够了,疯了。”阮瀚宇铁青着脸,额头青筋暴起,断然喝道,圈起了她,狠狠推倒在地上,暴跳如雷:“你想死啊!”

    前面就是黑暗不见底的阴河,里面是沽沽的海水,不知流向何处,那阴河里面恐怖阴森,深不可测,如果这人一旦跳下去,很快就会没命了,恐怕连救都会来不及,他几乎要失控了,这个女人已经疯了。

    “车,那辆车啊!”木清竹双手抓着地上的石头,用手指着那条阴河,撕心裂肺的哭喊道,她的脸色发白,整个人几尽崩溃。

    车?阮瀚宇心中一跳!

    以防万一,他伸手捞起她,紧紧禁锢在胸前,一只手打开手机的电筒,朝着下面照去,只见在阴河的堤岸边,一辆红色的车子正摇摇欲坠地挂在一块突出来的石头上面,似乎随时都会坠下去。

    很显然,如果不是这块石头,那辆车子早已经掉进阴河里被水不知冲到哪儿去了。

    他细细看了眼,正是她向他索要的那辆帕尼卡豪车。

    俊脸绷得像根弦,瞳孔紧缩,眼里的精光暴起,手中的力道加大了,他匝紧了木清竹朝着洞外大步走去。

    “放开我,我要车。”木清竹挣扎着哭喊道,阮瀚宇紧紧抓着她,容不得她反抗。

    洞外

    他把木清竹扔在沙滩上,这才发现这个女人浑身绵软在沙子上,一动不动。

    低头看时

    她,竟然晕过去了!

    “连城,马上派直升机过来。”他拨通了手机,沉声吩咐。

    很快直升机就盘旋在头顶,连城带着几个保镖从直升机上走了下来,阮瀚宇简单吩咐几句后,搂起晕过去的木清竹登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朝天空飞去。

    木清竹再醒过来时,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茫然看了下,很是熟悉的感觉,这是君悦公寓。

    她回来了!

    孤岛探险结束了吗?她为什么会回来了?

    怔怔的在床上躺了会儿,回忆开始显现。

    脸色慢慢苍白,浑身毛孔都在收缩着,越缩越紧,缩得周身都蜷了起来。

    她看到了那辆车,撞死爸爸的那辆车,它就躺在洞穴的阴河里,很快就会要掉下去被阴河的水冲走了,然后证据没有了,唯一的证据没有了!

    她爸爸就这样惨死了,再没有任何证据!

    心里像灌进了冰水,又冷又苦,这是有人蓄意的,想要毁掉证据。

    爸爸的死真的与这辆车有着莫大的关系,这是阴谋!阮瀚宇曾用这辆车迎娶过她,而它又直接害死了爸爸。

    事态越来越清晰了,是谁,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害死她最敬重的爸爸,如果对她不满可以冲着她来,为什么要这样?

    木清竹的心里像被刀子在划拉着,疼得全身都是虚汗。她记起了,她冲向了阴河里想要捞起那辆车,是阮瀚宇拉住了她,把她摔到了地下,难道那是阮瀚宇故意的?

    难道这一切真与阮瀚宇有关系?可她为什么要带自己去孤岛探险,既是有意销毁证据,又为什么偏偏要让她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木清竹挣扎着爬起来,朝着客厅跑去,她要找阮瀚宇问个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客厅里没有人,空荡荡的,她的手机在房间里响起。

    她又折了回去。

    “瀚宇。”她叫得急切。

    “小竹子,是我。”景成瑞温厚的声音夹着丝焦虑,“你怎么了,昨晚就听到你在电话里哭,今早看到直升起过去了,听那边工作人员说是你晕过去了,你,有没有事?要不要紧!”

     ? ?t5矶?6?P2('?:kG?闛??[?6km6?}?4        景成瑞问得很急,一向稳重从容的他这次也乱了手脚,话语不再那么平和而是夹着焦急。

    木清竹呆了下,昨晚她是真向他哭诉来着,以为阮瀚宇丢下她不管了,要杀人灭口,可昨晚她是睡在他的怀里的,那后来发生的事呢?她可是没法解释的,毕竟与他没有什么关系,她又怎么能说得清呢。

    “瑞哥,没事的,我现在很好了。”她忙开口安慰,心思很重,不想细说什么。

    “小竹子,是不是他虐待你了,把你怎样了?”景成瑞在那边不依不挠,非常不放心。

    “真的没有啦,瑞哥,你放心吧,我现在还有点事,等我有空了再跟你说呀。”她敷衍一句后,匆匆挂上电话,心里却是更加着急。

    她要见阮瀚宇,要问个清楚,那台车就在那里,不能让它掉下去,证据不能就这样毁了,她越来越感到了古怪,也执意要弄个清楚。

    客厅的门咣啷一响,门开了,一个身着阮家工作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少奶奶,您醒了。”

    “阿英?你怎么来了?”木清竹惊叫出声来,阿英是在阮氏公馆里时贴身照顾她的工人,木清竹呆在阮氏公馆里时,饮食起居都是由她照顾来的。

    “少奶奶,少爷说您不太舒服,吩咐我过来照顾您几天的。”阿英三十来岁,面相还算标志,说话声有礼有节,动作干练简洁,很是麻利。

    “少爷呢,他在哪里,我要见他。”木清竹来不及理会阮瀚宇的意思,只是焦灼地问道。

    “少奶奶,少爷说了,这几天您就呆在这里休息,哪也不要去。”阿英礼貌的说着,口吻却是不容她否定的,说完后,走进厨房里,端出来熬好的粥,面包,芝士三文治,放在明贵的饭桌上,轻声说道:“少奶奶,请用早餐吧。”

    她就站在她的身旁,虽然恭敬有礼,可周身散发着凛然之气,木清竹弄不清她到底是来照顾她的还是来临督她的!正好腹中饥饿了,只得先坐了下来。

    一辆粉红色的博基尼在大街上耀目张狂,车身耀目高贵,坐在车上开着车子的女人更是性感冷艳华贵,墨镜戴在她的脸上,时尚潮流没得说。

    车子直接朝着威严气派的财政厅大院开去,乔安柔拉风的车子随意停在大院里就朝着财政厅厅长的办公室走去。

    宽敞的办公室里,简洁,朴素,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

    “没想到阮厅长的作风勤勉,这办公室里真是朴素无华啊,啧啧,果真是人民的好干部!”乔安柔美腿夸进阮家俊的办公室里,大方熟悉地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来。

    这么简洁的办公室连阮氏集团里一个中层领导的办公室都不如,说他这是廉洁奉公,谁信呢,果然公职人员都会装逼,一点也不假,虚伪,乔安柔心中满是不屑,暗讽。

    “你怎么来了?”阮家俊抬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乔安柔,脸上乍然变色,非常惊讶不安的问道。

    乔安柔把包放在沙发上,斜靠在素色的沙发背上,张着脸,笑得妖绕,她全身名牌,金光闪烁,与办公室里的灰白的格局格格不入。

    阮家俊有些傻眼,这么明艳性感的女人公然来到他的办公室,多少都会让人想入非非的。

    “你过来有什么事吗?”他清了清嗓音,一付公事公办的样子。

    乔安柔眉眼一挑,呵呵笑出声来,声音却非常讥讽:“阮厅长,你这样子是很不欢迎我啊!”

    她站了起来,扭着水蛇腰一步步朝坐在办公桌前的人模狗样的阮家俊走去。

    香水味越来越浓郁,阮家俊有些心慌,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他支吾着躲开了她,走向门边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装逼,乔安柔冷哼出声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有多清廉呢。

    “家俊,何必呢?”乔安柔娇笑一声,朝着他走去。

    阮家俊刚关上门,乔安柔便一阵风似的来到了他的面前,拖着他的手坐在了沙发上,媚眼如丝,笑得妖娆。

    “乔安柔,请注意下形象,这里可是机关办公室,要注意自己的言形举止。”阮家俊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正襟危坐,凛然正气。

    “噗”的一声,乔安柔不由笑出声来,染着红指甲的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把脸凑过来,直冷笑:“算了吧,阮家俊,在我面前还来这套,在你的清清面前装装还差不多,你是什么料,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吗?”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