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请慎重对待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请慎重对待

    安柔身上浓烈的香水味直钻进了阮瀚宇的鼻孔,不由微微皱了下眉。

    木清竹也会用香水,可她的香水味却是淡淡的,很清香,泌人心脾那种,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她,不舍得放弃,可乔安柔这种香水味却太刺鼻了,刺得他鼻子都不能适应了。

    阮瀚宇惊讶地发现自从他抱过木清竹后,再也不会对别的女人感兴趣了,就是这投怀送抱,以前还觉得有女人味的乔安柔,现在也极为不喜,甚至越来越反感她了!

    而只要触到木清竹那柔软的娇躯,就会浑身冒火,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多,直至不舍得放弃,越来越为这种可怕的感觉感到后怕,他不喜欢这样,这会让他的生活一团糟,感到自己被人操控了般。

    他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人羁绊,这样会感觉到束手束脚,可他就是会情不自禁地去想她,想她现在在干什么,想着她的一颦一笑,特别是看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时,更是满心难受。

    当然,他绝不会承认那就是妒忌的。

    “安柔,先去沙发上坐着,我正在工作。”阮瀚宇扶开她的身子,有点不耐烦的吩咐道。

    “宇,你答应了我的事什么时候办啊!”乔安柔不依不饶。

    “要么去沙发上坐,要么出去。”阮瀚宇的双手敲着健盘,头也没抬,声音渐渐冰冷,脸无表情。

    乔安柔怔了下,阮瀚宇周身散发出的寒气与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让她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满心委屈,却又不敢得罪他。

    记得有次,得罪了他,后果便是他冷得像冰块一样,整整一个月都不见她,而他身边的女人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换,直到她主动认错,讨饶,他才恢复了原样,待她如初的,自此后,再也不敢得罪他了。

    乔安柔极不情愿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百无聊赖地坐着。

    阮瀚宇却低头埋入了工作中,似乎忘了她的存在般。

    实在忍不住了,很久后,她清了清嗓音咳嗽下,好提醒他,这办公室里还有她在等着他呢!

    阮瀚宇皱了下眉,感觉她的声音很刺耳,犹记得那些夜晚他与木清竹在君悦公寓共处时,他们各安其事,连到了深夜彼此都不知道,而他的工作效率极高。

    可现在的乔安柔只是坐在那儿都觉得她聒躁!

    他实在有丝不喜,烦心,这种不好的感觉让他越来越反感。

    “瀚宇,中午去哪儿吃饭?”眼见得快中午了,乔安柔心想,她总算可以与他一起共进午餐了,这下该不会打扰他了吧,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个上午,她都快郁闷死了!

    “好,红茵河。”阮瀚宇终于忙完了工作,合上了笔记本,抬起了头来看着她,爽快地答道。

    “好呢。”乔安柔脸上生光,欢快地站了起来,朝他走来,就要缠着他的身子,可临近了,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缩回了手,有些不安的望着他。

    阮瀚宇察觉到了,轻笑一声,倒是大方的把胳膊伸给她。

    “走吧。”他轻轻开口,乔安柔迅速反应过来,美滋滋地把手挽上了他的胳膊,二人亲热地朝外面走去。

    欢快的轻音乐缓缓流淌着。

    阮瀚宇特意要了瓶红酒给他和乔安柔各倒了一满杯,二人开始用起餐来。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阮瀚宇可不傻,乔安柔这样子找他基本上都是有事的,有些事他必须面对。

    “瀚宇。”乔安柔一杯红酒落肚,脸上开始发热,好不容易才有此机会,扑闪着杏眼,娇滴滴地说道:“瀚宇,关于香樟别墅群的事,我爸……”

    “这个不用说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不用你们来操心。”阮瀚宇轻喝了口红酒,望着杯中猩红的液体,淡淡开口,他是男人,不需要借助女人的势力来摆平这件事,这个事问题虽有点大,但只要他想摆平肯定就能摆平,但要看他是不是能下得了这个决心!

    “瀚宇。”乔安柔脸上暗了下,本来以为凭着爸爸的权力帮他解决好香幛别墅群的事,他会对她另眼相看的,至少会让她有脸面,可却被他否定了,不仅不需要,甚至连问都没有问及。

    “可是我已经答应了妈的,这个事情一定会处理好,不会让阮氏集团为难的。”乔安柔想了想,还是诚恳的说道,他知道这个问题阮瀚宇能摆平,但那会要付出更多,如果爸爸能给他解决好,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安柔,同一个问题不要重复说,我们都很忙的。”阮瀚宇又有了丝不悦。

    乔安柔只得住口了,睁着眼睛满脸委屈地看着他:“宇,关于我俩的婚事,我爸爸都问了好几次了,你什么时候能给个准话。”

    阮瀚宇轻摇了下手中的红酒,一口气饮下,缓缓问道:“到底是你问还是你爸问?如果只是你爸爸问,那……”

    “不,这也是我问。”乔安柔很怕他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马上改口,事实上也真是她在问。

     ? ?t5矶?6?P2('?:kG?闛??[?6km6?}?4        阮瀚宇吁了一口气,倒满了红酒,端在手上,看似随意地说道:“安柔,我今天也是有话想对你说的。”

    他也有话要说?乔安柔双眼发着柔柔的光,满脸的兴奋与期待,她知道阮瀚宇既然答应过她,就不会食言,看来他并没有忘记他们之间的约定,他现在要开口求婚了吗?

    “安柔,你应该知道我只是个离了婚的男人,而你还是个姑娘家,嫁给我,你不觉得委屈吗?”他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杯,微微一笑,温温地问道。

    乔安柔的脸上是要满溢出来的幸福,哪有半点委屈可言,慌忙摇头,赌咒发誓地说道:“宇,你如此优秀,我就是做梦都想着嫁给你呢,只怕是我配不上你。”

    “别,太谦虚了可不好。”阮瀚宇微一摇头,喝了口红酒,很是认真地说道:“安柔,我是怕你嫁给我会委屈了你。”

    他明眸微眨,带着笑意,话语却是无比的真诚。

    “不会,真的不会。”乔安柔有些急了,拼命摇头。

    “你要想清楚,你爸爸是乔付市长,关系到他的面子,你可以不在意,但他会的。”阮瀚宇叹息,“你也知道,我是阮家子孙,有些事情会身不由已的。”

    他无奈的笑,满脸凄凉。

    “什么意思?”乔安柔惊了一跳,侧过身来,一手握着红酒杯,肘腕靠在桌沿上,担心自己的手会发抖,更担心他会拒绝。

    “安柔,我娶你可以,但我不能给你阮家媳妇应得的名份,如果你要嫁给我,只能会是妾,阮氏公馆你是住不进去的,阮家的所有祖宗祭祠活动你都不能参与,而且在阮家的家谱上,也不会有你的名字。”阮瀚宇非常认真严肃地说道,“你应该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爸爸,慎重考虑,这可是你的人生大事,来不得半点马虎,原谅我,我也是出于无奈。”

    妾?乔安柔傻眼了,据她所知道的消息,阮氏奶奶可没有说她会是妾,她只是不让她住进阮氏公馆,不让她上祖宗牌位而已,现在怎么又成了妾呢?

    这话可是从阮瀚宇口中说出来的,她听得非常刺耳!

    其实只要注册登记了,在法律上是平等的夫妻关系就可以了,这是她以前想到的,至于阮氏公馆与家谱,那还不是老人家的话吗,她现在都九十高龄了,等她一走,到时她生儿育女了,阮瀚宇怎么可能在阮氏的家谱上面无妻呢,还有她生的儿子女儿都进去了阮氏家谱,她这个当娘的就怎么可能会进不去呢,那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对,宇,奶奶只是说如果你娶了我不能住进阮氏公馆,不能上家谱而已,但我们可以注册,在法律上我们是正当的夫妻,那些个东西是虚的,不重要的。”乔安柔脸上染上了红晕,忙着纠正道。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阮瀚宇脸一沉,奶奶找他说话的内容除了奶奶,便只有他清楚了,而且是他们家的私事,她一个外人怎么会和道的。

    乔安柔的脸一下变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话,其实她知道阮瀚宇是最讨厌有人在他背后玩花样的,她本是偷偷买通了阮家的下人才知道了实情的,这下可是说漏了嘴,只得掩饰道:“宇,这个只是我猜的,以前阮沐民娶妾的时候,阮家就有家规说是不许搬进阮氏公馆,不能上家谱,但是后来,老爷子逝世后,阮家俊二兄妺还不是搬进了阮氏公馆里,阮家俊的娘张凤鸣还不一样的搬了进来,一样上了祖宗家谱。”

    如果只是由此臆测那还是情有可原,阮瀚宇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提醒道:“安柔,你想清楚,她到现在都还只是个妾,而且还是在正妻无所出,又在奶奶首肯同意的条件下,才能搬进来,而且她已经过了二十几年这样见不得光的生活,你能忍受吗?况且一旦奶奶走了后,便不会有长辈同意你搬进来后,你想想这可能是个没有头的等待。”

    阮瀚宇的话里参杂着几许无奈,这倒是真的,其实他内心是非常纠结的,说是不干涉他,可连祖宗都要把他丢弃了,这还能叫做不干涉吗?

    他是男人,阮家的子孙,嫡亲的阮姓继承人,怎么能不顾虑到这个呢!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