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七十章 心底深处的那根刺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七十章 心底深处的那根刺

    木清竹整个人都呆了,她拼命张着眼睛看着每一行字,原来那晚站在黑暗处的男人真的是他,阮瀚宇,是他救了她,才让她的清白没有被阮家俊毁掉。

    心中有惊有喜,却也隐隐作痛。

    怎么会那么巧?他就刚好来了!

    这日记里看到了他的愤怒,心中不免疑惑,就算她与阮家俊亲热,就算是你情我愿的,他,犯得着如此生气吗?

    是不是就是从那时起他就开始讨厌自己,憎恨自己了,但那时他们并没有婚约,似乎这一切并不关他的事吧!

    他收着她的照片干什么?

    掐着手指算了下,把日记翻到了大四那年,因为那年他毕业后很快就奉命迎娶了她,其实她也很想知道,他究竟是抱着一个怎样恨她的心里迎娶她的。

    某年某月某日,天阴

    “真没有想到奶奶会这么糊涂,让我去娶那个女人,那个水性扬花的女人,我要抗争命运对我的不公,那个女人,有着清纯的外表,内心却是无比肮脏的,我为什么要娶她!”

    阮瀚宇刚劲有力的钢笔字一行一行出现在木清竹的眼中,字里行间带着仇恨,不屑,与嫌恶,“木清竹“三个大字被他在上面用钢笔划了好几道XX。

    深埋在心底的痛又开始泛滥出来,痛得她不能呼吸,牙齿咬得嘴唇发白。

    正如她所想的那样,他是恨她的,从一开始就对她没有任何好感!

    再也看不下去了,很显然他对她的厌恶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了,她还没有过门时就讨厌她了,只是,既然如此嫌恶她,当初为什么还要娶她?就算是奶奶下了死命令,他也可以反抗的,为什么没有反抗到底?

    如果他真的拼死反抗了,或许现在他们都会是幸福的。

    想起了结婚那晚,他喝醉了酒要她,那么无节制,简单粗暴,现在才知道那是他恶意的报复,残忍的摧残,毫无任何温度与怜爱,那个晚上像恶梦般,她昏死过去了,醒来时她全身**缩在洁白的床单上,身上连被子都没有盖,尔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木清竹的心再度痉挛,泪水夺眶而去。

    她想,如果再看下去,她会疯掉的。

    粗重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一股危险的气息直朝她逼来,慌得她快速抬起了头。

    阮瀚宇铁青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双眸盯着她手中的日记,眼里的光像要杀人。

    木清竹慌忙合上了日记,低头时看到他拎着公文包的拳头握得关节发白!即使发白了还不忘继续加力,整个拳头在公文包的带子上被攥得翻来翻去,似乎在隐忍着巨大的疼痛!

    她的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慌。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闯入我的书房?”他几乎是雷霆怒吼了,脸上的愤怒如同喷涌的岩礁,似乎要把她给融化了,“你这个可恶的,不知好歹的女人。”

    阮瀚宇愤怒的声音把整个屋子都震响了,正在厨房忙碌的阿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颤颤惊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阮瀚宇把手中的包递给了阿英:“你现在可以回阮氏公馆了,记住,不要跟阮氏公馆里的任何人说起你来过这里。”

    “是,少爷。”阿英小心翼翼地接过阮瀚宇手中的公文包放进另一个书房里,慌忙走了出去,回阮氏公馆了。

    阮瀚宇一手夺过她手中的日记,咬牙切齿,“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木清竹眼里全是泪,有些发呆。

    “你难道不知道偷看别人的日记是不道德和可耻的吗?你想让我怎么样你?”他逼近一步,危险的气氛四溢,那吓人的模样似乎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这些天木清竹也敝了一肚子气,被阮瀚宇这样吼着,脑子清醒过来。

    “不就是看了你的日记吗?怎么着?犯法了吗?阮瀚宇,你什么意思?凭什么要把我软禁在此?”她也毫不示弱,满肚子怒火,连声质问道。

    “你偷看我的日记还有理了?”阮瀚宇被木清竹的反抗激得失去了理智,一把拉过木清竹的手,愤怒地吼道:“你究竟有何居心?”

    “难道你日记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干了什么不能见光的事吗?”手臂上的痛阵阵传来,木清竹本能反抗着,掰着他的手,叫道。

    “很好,犯了错还不知道改正,看来你真是欠收拾了,是我对你太仁慈了!”阮瀚宇想到在孤岛时她竟然还要选择景成瑞,心头的怒火更加蓬勃欲发,“今天我要让你知道被惩罚的后果。”

    铁臂落在她的腰间,捞起她朝卧房里走去,狠狠丢在了床上,他迅速脱下了衣裤,露出了胸脯健壮精瘦的肌肉。

    “疯子,你要干什么?”木清竹被抛得头晕眼花,预感不妙,此时的他看起来更像个失去理智的疯子,慌忙要爬起来,可惜已经迟了,阮瀚宇刚铁般的身子迅速朝她压来,有力的大手一把就扯掉了她身上的衣服,把她压在身下,红着眼睛,恶狠狠地说道:

     ? ?t5矶?6?P2('?:kG?闛??[?6km6?}?4        “女人,不要考验我的耐性,我不是什么善人,你三番几次挑战我的底线,到底想干什么!说,你做这些是不是想要故意勾引我,想爬上我的床上来,那好,今天我就成全你,满足你。”

    “不是这么回事”,木清竹推着他,大叫,拼命挣扎着,可惜力量悬殊实在太大了,无济于事,他健壮的身躯强劲有力,全部覆在她的身上,很快不能动弹。

    又羞又气又怒!伤心与难过,无助袭上心头,她咬紧了牙齿。

    新婚之夜,他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地对她,失去理性般,她昏死过去几次,可那都是在他醉酒的情况下,还能找到理由。那天卖身给他,被他狼性索取,如果不是她早已无数次重温了新婚之夜的恐怖,心脏已被磨得足够强大,她都不知该会怎么挺过去。

    今天,又要这样吗?

    不,绝不能让他得逞!

    “阮瀚宇,你这个恶魔,混蛋,自大狂,我鄙视你,你想要发泄去找你的乔安柔。”她眼里盈满了眼泪,痛心疾首的骂道。

    “少跟我把她提出来,没有用,至少她比你干净,不要以为我会放过你,告诉你吧,我现在就是把你奸了,强了,再丢到大街上,你能奈何我?能把我怎样?”阮瀚宇满脸通红,浑身体温不断升高,眼睛里泛着红光,射出的是阴冷狠厉的光。

    这话实在太过混蛋了!木清竹气得浑身发抖,泪流满面。

    “阮瀚宇,我不干净,那还不是被你糟践的吗?既然你的乔安柔干净,你去找她呀,我都已经告诉你了,那天夜晚是阮家俊劫持我的,既然你不信,也无所谓,但我告诉你:今天我绝不会让你得逞,就算那天你站在黑暗中无意中救了我,我也不会心存感激的,因为你们阮家的男人太混蛋。”她的指甲陷进了他的肉里,想要把心底的恨全部还给他,“今天你要敢动我一下,以后我会让你付出十倍的代价。”

    她浑身抖动着,泪水汗水把阮瀚宇胸前的肌肤都浸湿了,阮瀚宇的脑袋一阵比一阵糊涂,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别装了,把自己说得冰清玉节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你新婚之夜的贞洁给了哪个野男人了?”他用手捏紧了她的下巴,恨得发狂,额头上青筋暴起,像一头要吃人的狮子。

    贞洁?钻心的痛从下巴上传了过来,都没法转移她的注意力,阮瀚宇的话像电闪雷鸣,轰响在脑海里,她的贞洁哪去了?那天晚上她昏死过去了,醒来后睡在还算整洁的床铺上,她没有看到自己的落红,以为是阮瀚宇把不干净的床单给丢了,她竟然没有落红吗?

    忘了痛与恨,她眼里全是迷惑与茫然。

    在A城虽然风气开放,但名门闺秀的女人新婚之夜都是要有落红的,否则会被夫家看不起,而且A城的男女都有根深蒂固的思想,如果女人的第一次不是给了自己的丈夫,那他们之间就不会和谐,白头到老,这是所有人的共识,包括女人自己。

    男人在意,女人也会在意,虽然知道这对女人不公平,但社会现实就是这样。

    木清竹整个人都松泄了,脸上全是茫然,原来,她没有落红,难怪阮瀚宇会这么嫌恶她,可她有什么错,她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除了那晚阮家俊想要强暴她没得逞外,再也没有跟其他男人有过牵扯。

    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承认了吧,水性扬花的女人,还在装。”阮瀚宇眼里嫌恶的光毫不掩饰,满脸都是讥笑,好似看穿了她的把戏般,满脸的讽刺。

    “没有,除了你,我从没有跟任何男人在一起过。”阮瀚宇讥讽,不屑的笑让木清竹瞬间清醒过来,她明白了症结的所在了,不能让他这样误解她,就算以后他们天各一方,也不能让他认为她是个不洁的女人,身体所有的能量都积聚到了手上,她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推开他,愤然大叫。

    阮瀚宇被推得滚落在一边,理智也渐渐清醒过来,心里隐隐作痛,闭上了眼睛。

    他其实不在意这些的,是吗?可他是男人,嫁给她的女人不清不白的,他的尊严在哪里?尽管他也是有文化的人,知道生理常识,可他就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槛,实际上这么多年他对她的厌恶与嫌弃多多少少都有这个因素存在的。

    可现在一切不都过去了吗?为什么还要提出来,就是因为她不该偷看他的日记吗?

     ? ?t5矶?6?P2('?:kG?闛??[?6km6?}?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