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当众羞辱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当众羞辱

    “小竹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景成瑞看到木清竹痛哭流涕的样子不由心慌极了,他从没有看到木清竹如此绝望悲痛地哭着。

    以前就算是看到她哭,那也只是暗暗的流泪,决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不顾形象,情绪失控地哭着,不知道阮瀚宇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把她逼到了这个地步。

    从停车场开出了车子,他扶起了木清竹,载着她朝着别墅开去。

    她现在这样子已经不适宜回家了,为了怕吴秀萍担心,只能带她回他的家了,一定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几天,木清竹在他的精心安慰下才露出的明媚笑容像县花一现那样再也不复存在了。她又像前几天那样,表情呆滞,神情恍惚了。

    景成瑞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力与无奈,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措手无措过,他拥有滔天的权势,却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看着她被阮瀚宇那个恶魔折磨欺负却无能为力,即使有力也不知用在何处。

    回到别墅里不管他如开解盘问,木清竹只知道低低抽泣,一问摇头三不知,三缄其口,他真的毫无任何办法。

    第二天一早,起床时才发现木清竹已经离开了他的别墅,只留下一张纸条说是去阮氏集团上班去了,让他不要担心。

    他追出去时,外面已经没有了人影,气得一拳打在了墙壁上。

    木清竹想了一个晚上,终于下定了这个决定,继续来到了阮氏集团上班。

    国际凯旋豪庭88层。

    阮瀚宇神清气爽地坐在办公桌前,悠闲地喝着早茶,心情是无比的轻爽舒适,不一会儿楼下的前台打来电话说是木经理已经来上班了。

    他听得差点笑出声来,脸上的笑非常耀目舒心。

    想跟他抗争,那是自寻死路,不听他的话,当然后果会很惨,现在她应该知道厉害了吧。

    “叫她上来见我。”他脸上是好看的微笑。

    放下电话后,双手环绕,想了想,又拿起了电话。

    木清竹刚在办公室里坐下,秘书齐小姐敲门走了进来,满脸微笑地说道:“木经理,阮总叫您过去一趟。”

    木清竹脸色平静的答应了,没有任何惊讶,这个家伙,从来对自己没有好感,根本就没想过要放过自己,看他昨天气得不轻,估计又是要想法羞辱她了!

    从来没指望他会放过自己,可在前几天,他们之间似乎也有和谐的时候,想到那些个晚上,她睡在他的怀里,脸色有些发红,想来,如果他还有些人性,也不至于对她太过残忍吧。

    稍微整理了下衣服,抬头看到秘书又换成原来那个齐秘书了,不免有点讶异。

    “木经理,木秘书已经升任公关部经理了,所以阮总命我还是回来当秘书了。”秘书齐小姐脸露微笑礼貌地说着。

    木清竹这才恍然大悟,眉毛不由轻皱了下,木清浅竟然这么快就高升了,只是公关部经理这个职位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她小小的年纪就担任这么个出风头惹人非议的职位,只怕未必是个好事,可她什么也不想说了,毕竟这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阮瀚宇办公室的门敞开着,木清竹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站住了,脚步再也迈不开来。

    “哎哟,阮总,好坏嘛。”木清浅嗲嗲的声音带着轻轻的喘息声传来,木清竹惊得张大了眼,木清浅正坐在阮瀚宇的腿上,修长的双腿正勾着阮瀚宇的腰,胸前的衣服全部敞开暴露在阮瀚宇的眼前。

    阮瀚宇正满脸邪笑,不安份的手正在她身上挑拨逗弄,弄得木清浅不时低吟出声来。

    真恶心,木清竹差点要吐出来,转身就要逃离。

    “站住。”阮瀚宇厉声朝她喝道,“进来。”

    木清竹站住了,脚却似有千斤重,根本挪不动步子,这家伙已经越来越荒唐了,以前他在办公室里从来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甚至传闻中是很严肃的,可现在却一改以往的作风,荒唐至极。

    走吧,得罪了他,妈妈的病就会无法医治了,那可不是有钱有权就能办得到的事,进去吧,明显是要受羞辱的,她吞了下口水,脚步艰难地迈了进去。

    “你可以走了。”阮瀚宇淡淡地对着正坐在自己腿上的木清浅吩咐道。

    “宇,不要嘛,我还没有尽兴呢。”木清浅双腿仍然勾着他的腰撒着娇。

    “滚。”阮瀚宇忽然声音一冷,低喝,这声音虽然很低,可落进木清浅的耳中,那时无比的森严,他目光阴沉,含刀带棒的,木清浅只望了他一眼,浑身一冷,吓得一哆嗦,慌忙站起来穿好衣服灰溜溜地走了,经过木清竹身边时,狠狠剜了她一眼。

    “你,过来。“阮瀚宇斜乜着她,朝她勾了勾手指,阴冷的眼光淡漠地望向她,淡淡开口,”说吧,这个时候过来打扰了我的好事,该怎么办?”

     ? ?t5矶?6?P2('[?wu?m??yw~?q纱zq?4        打扰了他的好事?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明明是他叫她来的,竟说是她故意过来打扰他的,这也太好笑了吧,这样的丑事,她要是想看那就只有鬼才会相信了。

    她挪动脚步仅走前一步,站定,义正言辞:

    “阮总,请你弄清楚,明明是齐秘书奉你的命让我来的,现在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完全颠倒了黑白。”

    木清竹的脸微微昂起,冷冷笑着,眼睛都懒得看他一眼,实在太可恶了,刚刚心里还对他仅存的那点幻想彻底覆灭了。

    “这样啊,齐秘书好大胆,竟然敢假传我的旨意,看来她是不想混了。”阮瀚宇眼里的那层光圈发着寒气,阴阴地说道,“看来我要好好处理这些不听话的职员了,否则真当我是病猫了。”

    说着站了起来,朝着办公桌前的电话走去,就要打给人事部经理。

    “等下。”眼见他真要处理齐秘书,木清竹一时于心不忍,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阮瀚宇故意找碴针对她的,齐秘书纵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冒这个险,当下,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

    “阮总,若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尽管冲我来好了,何必连累无辜呢!”

    “哟,看来你还挺仗义的,懂得替别人着想,真是难得啊!”阮瀚宇本来朝着办公桌走去的步子转而朝着她走来,啧啧出声,“很好,既然你打断了我的好事,也愿意替齐秘书求情,那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她好了,可是……”他手摸着下巴,满脸春色,“你瞧我现在正在兴头上,又被你无故打扰了,那这灭火的事就只能由你负责了,这样吧,你,脱衣服。”

    他随意淡然的说着,好像在说这东西很不错似的,可这话听在木清竹的耳中却是晴天劈厉,惊得她抬起了头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在这里,就像木清浅那样被他玩弄,那还不如直接杀死她算了!

    “你疯了,阮瀚宇。”她声音发抖。

    “你说呢。”他好看的明眸凑过来,冷冷问道,近了,看到她双眼红肿着,虽然化了妆也掩饰不了,显然昨晚她哭了,心里突的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下般生疼,心中一软,差点就想将她搂进怀里好好安慰下。

    原本心底深处的那丝内疚不安,对她不幸遭遇的怜惜之情,在这一刻竟然全部往上冒了出来,心中竟是阵阵的酸疼,他差点就坚持不下来了。

    可她的脸冷冷昂着,无视着他,分明没把他看在眼里。

    阮瀚宇的火霎时又被勾了出来。

    这个女人竟然怀疑他害死了她的爸爸!可恶!

    离开他就投进了景成瑞的怀抱,明显的就是欠收拾,当他不存在般,今天他若不治治她,打压下她的自尊,让她丢脸丢到家,声名扫地,她就永远不知道他的厉害……

    今天他就是要让她在他的办公室里脱光衣服要了她,看她的尊严人格还算什么,他绝对相信,既然她能回来,那么对他的刁难她就只能言听计从了。

    “脱光衣服,取悦我,就在这里。”他又怡然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冷冷地朝着她命令道。

    “阮瀚宇,你是不是已经疯了,还是不是人?”木清竹痛苦地喊道。

    “我本不是什么善类,你又不是不知道,更何况你屡次挑战我的底线,我凭什么要放过你,让你好过。”阮瀚宇冷着脸,继续厚颜无耻,轻描淡写地说道,“当然,你若取悦得我高兴了,说不定我就不再为难你了,会让你活得好点,你说,又何必要跟我对着干呢。”

    “无赖,无耻。”木清竹咬牙切齿,“什么叫我跟你对着干,是你自己不知道尊重别人。”

    “嘴巴还很硬,很好,看来你妈妈的命只能听天由命了,我可是在给你机会了。”阮瀚宇心里的火被她撩得够旺,歪着头冷冷地望着她,就不信今天治不了她。

    “你,卑鄙……”木清竹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脸色瞬间透明。

    她不相信一个人可以无情无义到这种地步,明明以前说过的,他们之间要好好相处,既使做不成夫妻,做个朋友也可以,可现在的他完全变了。

    变得让她认不出来了,如果说以前还觉得他不是那么坏,那现在她完全改变了这种看法,觉得他太可怕了!

    “快点脱,我耐心可没那么好。”阮瀚宇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口,缓缓吐出,嘴角都是无赖的笑意。

    木清竹站着没动,瞪着眼珠望着他,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恐怕阮瀚宇已经命丧黄泉无数次了。

     ? ?t5矶?6?P2('[?wu?m??yw~?q纱zq?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