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威逼利诱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威逼利诱

    “你,回来了。”她呐呐开口,“饭菜……已经冷了,我去热下。”

    她有些手忙脚乱的端起菜碗朝着厨房走去,急急避开他,如避瘟神。

    阮瀚宇瞧着她,没有阻止,脸上是一层柔和的笑意,很软很温。

    走到沙发上将公文包放下,坐下来打开大型液晶屏幕,点开了新闻频道,刚看了会儿,饭菜的香味就飘了过来,肚腹一响,竟然感到了腹中的饥饿。

    刚刚在阮氏公馆里时他根本没有胃口,并没有吃什么,现在闻到这种饭菜香,才感到了饿意。

    “热好了,吃饭吧。”木清竹很快就把饭菜端上来,轻言轻语。

    阮瀚宇欣然站起身,走到了饭厅里。

    饭桌上是冒着热气腾腾的汤碗,香浓的骨头汤,一看就是煲了不少时间的,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就那么轻而易举的打动了他的胃,他很是满意,欣然坐下,端起面前的汤碗,正准备放进嘴里,却瞥见木清竹正站在他的身侧,垂着头,默然无语。

    “你吃过饭了吗?”他扭头望着她。

    木清竹脸色淡漠,只是摇了摇头。

    “那还不快坐下来吃。”他命令,今晚上忘了打电话过来让她先吃饭不用等他,没想到她就真的没有吃饭,看她那身板瘦得都快要飘起来了,心里就不免有些烦乱,女人怎么能瘦成这样呢?还有那张小脸,明明娇美异常,却了无生趣,冷漠 如冰,让他从心底里感到不悦。

    木清竹还是站着没动,低声说道:“不用了,你吃吧,我不饿。”

    阮瀚宇眉眼跳了下,脸色变黑,眸色暗沉,有些懊恼不满地说道:“我叫你坐下来吃饭,难道还要我说二遍么?”

    这厮看上去又不高兴了!

    木清竹瞧了瞧他的脸,上面都是气恼,真怕又引发他的神经牌气,那样只会让她受更多的苦,在与他反复的拉据战中,她慢慢撑握了他的牌性,很明显,想要自己活得好点,还是不要惹怒他这只喜怒无常的狮子了!

    她乖巧地坐了下来。

    “以后,你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只顾虑到我,我吃什么都可以的。”见到木清竹总算学乖了,阮瀚宇脸上的愠意才渐渐消退,和颜悦色地说着,拿起公筷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的碗里,邪恶的一笑,“还不快多吃点,否则怎么有力气被我宠幸呢。”

    这话一出口,木清竹竟是全身颤抖了下,连吃饭的胃口瞬间都消退了,她抬起杏眼盯着他,盈盈水波里燃着火光,阮瀚宇不用看都知道,她在恨他,心里一定在骂他。

    嘴角微扯了下,一付无所谓的表情,神态自若地吃着饭。

    “快吃啊,望着我干什么,不吃饭就想现在被我宠幸吗?你要愿意我随时就来满足你。”阮瀚宇半是玩笑半是正经的吓唬着。

    木清竹听得又烦又恼,只是拿秋水似的明眸瞪着他,眸里的光有愤怒,无奈,甚至怨恶。

    阮瀚宇偏偏泰然自若,一付要把木清竹吃得死脱的怡然淡定,欠扁的脸上都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可恶表情。

    木清竹又恨恨瞪了他一眼,低下头去,默默地扒着饭,神情有些低落。

    “多吃点,否则惹我不高兴,我会变本加厉的。”耳内又听到这个恶魔邪肆的威胁声,不由叫苦连天,这家伙的脑袋就不会想点别的事么,干嘛老对这些事耿耿于怀,牢记在心呢!难道男人都是这个样子,还是只有他特别神经过敏呢!

    “你说一个女人能给一个男人最好的东西是什么?不管是报复,感激,交换,那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女人的身体。男人与女人呆在一起能做些什么?”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般,阮瀚宇又故意凑近过来,用手抚着她肉肉的耳垂,邪魅地解释着,似乎他想要她,那是天下每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想要做的事,这不能怪他。

    木清竹瞪着他,双眼像铃铛,心中却一再否定,他说的不对,她跟景成瑞那么久,为什么他就不会这样粗俗呢?

    他永远是那么温文尔雅,礼质彬彬,与这些恶心的事根本沾不上边,根本就只有他才这么邪恶。

    当然,能不当着别人的面羞辱她,这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遇到他,她真的不能做好的打算了。

    “好好吃饭,乖乖点,惹我高兴才是你的活路。”在他的威逼利诱下,毫无胃口的她,被他逼得又多吃了一碗饭才算罢休。

    饭后,木清竹端起碗筷朝着厨房走去,阮瀚宇却挡住了她,递过一张名片。

    “别冼了,我请了个钟点工,每天上午会准时过来搞卫生,这些不用你亲自做,你只要替我煮饭,陪我睡觉就行了,这是那个保姆公司的名片,平时你若还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她,随叫随叫。”

    他故意把“睡觉”二个字咬得很重,笑得邪气,听得木清竹毛骨悚然的,红了脸不敢看他。

     ? ?t5矶?6?P2('[?wu?m??yw~?q纱zq?4        “好吧,我要冼澡了。”他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关掉了电视,懒懒地朝着木清竹开口。

    “好,我去给你准备。”木清竹无奈,极不情愿地开口。

    他卧室的卫生间就有一间房子那么大,里面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全是进口的沐浴露与冼发水,整齐有序的摆着,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进口男士化妆品。

    木清竹把浴缸里放满水,试了试温度,拿了一套他平时穿的睡衣进来,转身刚要出去,只见房门一响,阮瀚宇走了进来。

    “啊。”木清竹尖叫一声,慌忙转过背去,那家伙竟然就那么赤身露背的走了进来,毫无遮掩,精壮健硕的肌肉,比女人还要雪白的肌肤,高大健美的身材,全部裸露在她的面前,就连见过他二次身体的木清竹都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家伙可真是上帝的宠儿,几乎把男人所有的美好都集于一身了。

    要不是这具身体带着对她的威胁与邪恶,连她都会忍不住叫声好来。

    这具身体曾与她男欢女爱过二夜了,以前,她从不敢仔细看他的身体,那时的感觉除了痛,似乎再没有其它,那种滋味根本谈不上欢愉,而且留给她的感觉也太可怕了。

    可是,阮瀚宇显然很愉悦,并且乐于此事,她转身的瞬间瞥到了他满脸的春色,还有眼底那丝讨厌的邪肆笑意及流露出来的黑沉沉的暗光。

    木清竹心中狂跳了起来,整个人都僵直了,一条长臂从背后圈过来,滚烫的身子堪堪贴了上来,她能明显的感到自己的某处地方正被某个东西抵触着,吓得浑身一抖,僵硬的身子开始哆嗦起来。

    “别走,陪我一起冼澡。”他的唇凑过来,在她的耳边呼着热气,又酥又庠,大掌绕上了她的芊芊腰肢,语气极尽魅惑。

    木清竹胆战心惊,又兼呼吸不顺,满脸通红,怯怯地说道:“瀚宇,不要这样好吗,除了这个其它怎么着都行。”

    阮瀚宇邪魅地一笑,搂着她越来越紧,双手落在她的芊芊细腰处,非常享受般:“可惜,女人除了这个,其它都是无法满足男人的。”

    “不,不要这样,我以后再帮你多设计些车模抵债行吗?”前面的梳妆镜里,木清竹看到阮瀚宇像只滕蔓般绕着自己,满脸泛红,连着白哲的皮肤都氤氲成了浅粉色。

    不,她曾经的底线与尊严去哪里了,此情此景,不能就这么就范。至少,她要努力争取一下。心存一线侥幸希望的她,用那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哀求,说着利害关系,想以此打动他。

    而且,他确实是很需要她的设计的。

    可是很快就失望了,面前的这个家伙,脸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写着“我只想跟你睡觉”这几个大字,心中的那线希望之光被他残忍的打压了下去。

    前二次痛苦不堪的折磨,那种感觉,让她如今还铭记在心,每每只要想起都会浑身发抖,现在的她更是浑身如筛糠般。

    她根本就不知道,越是这么可怜的样子,越是浑身抖动得厉害,越会激起他的性趣,环绕着她的那具身体体温可是越来越高了,甚至觉得后背虽然隔着衣服也都快要被他的体温灼热起来。

    “快点,脱衣服。”阮瀚宇嗓音暗哑的命令道,须知怀中的这具娇躯,不停的哆嗦着,牵动着他身上的每根神经,恍若被一只柔软的小手不停地摩噌着,他已经被撩得浑身酸痒难耐,着了火般难受,若再不发泄出来,必定会七窍流血而亡的。

    看来阮瀚宇今晚是铁了心要她了,木清竹心如死灰,眼前是妈妈抑郁哀痛的面容,爸爸血流满身的悲烈。

    她咬着牙,手不停地哆嗦着,要在他的面前主动脱光,这是多么难堪的事,前二次都是被他强逼着脱了的,原本以为今生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可没有想到这才多久,恶梦又来了。

    这样的事情说是男欢女爱,恐怕只有阮瀚宇这种变态的男人才有性趣吧,于她而言除了痛苦便是难堪了,这与被人扒光了失去尊严,毫无二样!

    “还在磨磳,是不是想今天晚上做多几次了。”他的耐性被一点点消磨掉,眼睛里发着暗黑柔和的光,话里却带毒,这次他就是想要看她在自己面前脱光,心甘情愿的脱光,他要让她知道,他是完全可以征服她的,他是她的主宰,以后她要完全无条件的服从他。

    他相信今生可以圈紧她,让她永远离不开他。

     ? ?t5矶?6?P2('[?wu?m??yw~?q纱zq?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