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八十章 把我当成了什么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八十章 把我当成了什么

    “不,不要。“木清竹被他的话惊得连连恐慌摇头,只得双手哆嗦着去解胸前的衣扣,可是那衣扣却像与她作对般,发抖的手怎么也解不开来,忽然心里暗暗佩服起自己上次在他面前卖身的勇气来。

    “你在考虑我的耐性吗?”阮瀚宇好整以瑕地望着她,虽然浑身的激情已经蓄势待发了,可他硬是强忍着,脸上是玩味的笑,眼睛在她身上滴溜溜地转着,很欣赏她这种紧张不安的小女人模样。

    此情此景不能操之过急,就像醇年美酒越是熬得久越是香味浓郁,沁人心脾,让人沉醉,阮瀚宇很享受这个过程。

    猥琐!

    木清竹很想反过手去一掌拍飞他,这个可恶的家伙!

    衣服都是阮瀚宇给她买的保守型,那扣子一排排的,又细又密,木清竹耗了很长时间才解开了二粒。

    可就是这二粒扣子的解开,把里面无限的风光泄露了出来,白腻莹润的肌肤在面前的梳妆镜里怎么看都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阮瀚宇再也按捺不住了,浑身的激情汹涌而出,有火在体内狂窜,下腹胀得难受极了。

    一把扯掉了她的上衣,整个人席卷了过去

    ……

    木清竹的大脑里早已模糊一片了,分不清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或许这样也好,这样会让她忘记了现实中的痛苦,当涩痛的感觉从下身传来时,她张开了明眸,清莹的泪水从眼底里悄然滑落,已经是第三次了,她还是感到了痛,其实此时她心里的痛已经远远大于身体上的痛。

    这一次的阮瀚宇已然不同于前二次的简单粗暴了,虽然同样很疯狂,但他温存了很多,很多时候他都是照顾到了她的情绪的,特别是看到她的眼泪时,那是她痛出来的眼泪,这点他能分清,这时的他动作会轻柔很多,甚至会有意识的爱抚她,缓解她的不适。

    木清竹能感受到他的温柔,可没有丝豪的愉悦,心里的痛像个伤疤,被一点点地揭开来再撒上盐。

    这次冼澡他们整整用了将近三个小时,阮瀚宇像被禁锢了的困兽,不知疲倦的要她,疯狂的侵占她,直到她全身再无半点力气,哀哀地求着他,他才算勉强罢休了。

    记不清是怎样走出浴室的,好像是被阮瀚宇抱着出来的,她浑身发软,双腿酸痛,连站都站不起来。

    宽大size的软床上,木清竹蜷缩在锦被里,阮瀚宇修长的双手横卧在她胸前,他全身紧贴着她,体温虽然还有点高,却是很温暖的那种。

    木清竹几乎像个布娃娃般被他镶嵌在怀里,不敢动弹,天地间一片宁静,她屏声敛气,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很担心,若她稍微动下又怕惹发他的兽性。

    别看他斯文俊美的外表,可通过这么几次的临床运动,他在那方面可算是斯文扫地,不亚于一头暴兽,有着发泄不完的精力,从新婚之夜她的受伤到卖身,再到今天的陪睡,她哪一次好过了,一次比一次精力旺盛,只是此时的她已经被锻炼出来了,心里承受力非常坚韧了!

    阮瀚宇心满意足的躺着,心情舒畅,他的大掌游走在她光滑的肌肤上,那种美好的触感差点又将他体内的热情迸发出来,想到自己的疯狂与体内无穷无尽的浴望,心中暗自惊讶,这种感觉除了怀中的这个女人,似乎谁都不能带给他如此酣畅淋离的快感。

    他自认不是特别贪恋女人身体的人,可是只要面对这具躯体就会有用不完的热情,仿佛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被激活了似的,激情高昂,无法压抑,只有把她压在身下,才能缓解这些需要。

    木清竹浑身又累又痛,感觉靠着自己的这具身体体温又有增高的迹象,特意往外挪了挪。

    “别动。”阮瀚宇轻柔出声,声音特别温存动人,木清竹神情一阵恍惚,此情此景不正是她期望了多年的吗?新婚之夜时,她从昏迷中醒来,多么希望他会是这样的拥着她,安慰她,可是那时就如同天方夜谭般遥不可及,现在算是拥有了他,可是为何会那么的心酸,心痛?

    “你还不走?”她低低催促。

    “去哪儿?”他有丝惊讶,脱口问道。

    “乔安柔那儿啊。”木清竹冷冷地说道:“你不是说我是个不洁的女人吗?干嘛还要来侵犯我?你应该去找你的乔安柔,她干净,你应该去陪她,不应该呆在我的身边。”

    阮瀚宇愣怔了下,没想到木清竹此时会说出如此倒胃口的话来,心里忽的涌起丝烦乱,没好气地说道:“死女人,你就不能有点情调吗?”

    “可我说的都是现实,你都这个年纪了,不会还在做梦吧。”木清竹冷笑出声来。

    死女人,没完没了。

    阮瀚宇徒的坐了起来,刚刚身体里面升起的愉悦感觉被她的话消退殆尽,内心异常烦乱,没好气地说道:“你想以此激我,好让我放过你,告诉你:门都没有。”说到这儿,脸上又浮起一股邪气来,用手抚摸着她滑腻若光的肌肤,口不择言:“我现在就是对你的身子感兴趣,就算你不干净也妨碍不了我的性趣,地下情人不都是这样的嘛,看来你还挺适合做地下情人的。”

     ? ?t5矶?6?P2('[?wu?m??yw~?q纱zq?4        说到这儿,他竟然得意的笑了起来。

    “流氓,无赖。”木清竹气得浑身发抖,咬着牙齿骂道,对他不再有一丝的好感。

    她的面容是那么的哀痛与悲伤,阮瀚宇忽然感觉像身体里缺失了某一部分般,心被扯得生疼,他翻身就压了下去,用手握着她精致的下巴,恶狠狠地说道:“女人,你非得要如此扫兴吗?”

    “滚开。”木清竹狠狠捶打着他,眼里全是泪,愤怒出声:“混蛋,总有一天你会得到报应的。”

    她的话里全是恨,眼里的光如死灰般暗淡,看得阮瀚宇心惊胆颤,可身下女人挣扎带来的触感使得他浑身的邪火又开始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笑话,他堂堂的阮大少,还会在乎一个女人的报应,他有足够的自信今生可以圈紧她,让她离不开他,哪怕是做他的地下情人,只要他没有厌倦她,需要她,她就会永远无法逃离,奈何不了他。

    她永远都只能在他的身下哭泣,哀求。

    一把抓过了她的小手反过来别在头顶,俯身吻了下去……

    激列的撞击着她,直撞得烟花眩丽,星光满天,他把自己绽放在最璀灿的星光里,直至攀上了最颠峰,久久绯徊着,不愿下来,直至另一波颠峰的到来,反复如此到达极限,尔后抱起她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木清竹从昏死的状况中清醒过来,再到沉沉睡去,又到睁开眼时,只觉得浑身酸痛,明媚的秋阳正从窗户外面照进来,暖暖的艳阳照在锦衣华被上,空气里他们昨夜的暖昧与激情都已经消退。

    坐了起来,望了眼自己的身边,阮瀚宇已经走了。

    呆坐了会儿,拖着酸痛的身子走下床来,脑海里全是昨夜的画面,感到阵阵彻骨的难受,冲进浴室里,放满了一浴缸水,把自己泡进去,反复的冼着,想要冼掉他留下的印记,脖子里,身上全都是他留下的吻痕与淤紫青斑,非常显眼。

    阮瀚宇,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当成了商品吗,只因为卖了个好价钱,不甘心,就要无尽的索取,过度使用吗?

    她恨恨地想着,以前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魔鬼?

    阮瀚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把这一切都还给我的,你加在我身上的屈辱与痛苦,我也会全部偿还给你。

    所有的一切,她今天所受到的所有的屈辱全部都是那场车祸所致,如果不是那场车祸,或许她现在还在美国,或许已经在尝试忘记阮瀚宇了,或许她会学着接受景成瑞,可是因为那场车祸,一切都变了,爸爸死了,妈妈生不如死。

    她暗暗下定了决心,既然事已至此,就一定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弄清楚,该报的仇一定要报,该要别人偿还的也一定要偿还,她是清白的,从来不曾亏欠过任何人。

    明明是干净的身子,还要被阮瀚宇看成是不贞洁的女人,为什么会这样?

    满脑子都是阮瀚宇嫌恶的面容,就算只是为了争一口气,她也要把一切都弄清楚。

    胸膛里的那口闷气实在睹得难受,她可以容忍被人无数次的践踏,可她那点可怜的自尊还不想彻底放弃,否则这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拼命的擦着身子,只想擦掉阮瀚宇留在她身上的印痕,擦掉他刻意糟践她的印痕。

    她是个有自尊的女人,是个冰清玉节的女人,看不起她的男人,她同样也会觉得恶心,就算曾经深爱过他,也不会对他有好感。

    擦得久了,感觉身子像脱了层皮似的,娇嫩的肌肤上又出现了丝丝红痕。

    不知泡了多久,冼了多久。木清竹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茫然来到床边,感到双腿间双酸双胀,还带着股刺痛,想来是刚刚清冼过度的缘故吧。

    神情倦怠,浑身无力,只想睡觉,揭开被子躺了进去,很快昏沉沉的又睡着了。

     ? ?t5矶?6?P2('[?wu?m??yw~?q纱zq?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