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中文小说阅读网 > 总裁.豪门 >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他的关心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限时复婚:纯禽前夫太难缠》最新章节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他的关心

    阮瀚宇坐在办公室里处理着公事,精神抖擞,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正午时分,记起了家中的女人,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直接下了楼朝君悦公寓走去,昨晚的疯狂,不仅没有在他的俊颜上面留下点点痕迹,反而容光焕发,精神饱满,他从来没有觉得精力有这么好过,想到昨夜的激情,嘴角翘得更高了。

    打开客厅的门,家里静悄悄的,恍若没人存在般,心底升起股很不好的感觉。

    钟点工保姆已经来清扫过了,家里倒很洁净,可到处都弥漫着那种没有人烟的空寂。

    这个女人哪去了?

    略加思索朝着卧室走去。

    宽软的大床上,女人满头秀发像海澡般松软在枕头上,二条嫩藕般的臂膀搭在被子外面,胸前低胸的睡衣微微敞开,修长的小腿露出在被子外面,丝质的睡裙遮掩了那点挡不住的风光。

    单单是她那修长洁白的**,会缠绕着他腰的美腿落入他的眼帘,都会让他情不自禁地激动起来,想要狠狠冲上去把她碾碎,吞进肚腹中。

    这么美好的画面,就在他的卧室里,阮瀚宇第一次觉得他的睡房里有这样个女人真的很不错,有这样美妙的女人陪着他共度人生,那是件非常美好的事。

    第一次感觉到奶奶的决定或许是对的,奶奶一直都是疼爱他的,没有理由会害他。

    缓缓走上前去,女人娇美的容颜因为充足的睡眼露出点点红晕,光洁的额头上面有层细密的汗珠,秀发沾在额头上,益发衬出饱满光洁的额头白净得可人,阮瀚宇微微笑了笑,轻轻坐了下来,用手抚过她额前的青丝,抹去了那些细密的汗珠,心里是涌上来的阵阵激情,他很担心自己会把持不住,再次压上去把她吃干抹净。

    可他极力忍住了,昨晚已经把她折磨得够惨了,要让她好好休息下。

    她现在就在自己的掌握中,一点也不担心她会从他的身边消失掉。

    这一刻,有那么一瞬,他竟然不希望吴秀萍的病那么快好转,他知道她现在还能如此听他的话,原因都在这里,只怕等到她的病好后,这个女人又会与自己横眉冷对,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

    她的眉头轻微皱着,阮瀚宇分明看到了她秀眉间隐藏的痛苦,心里微微一抖,伸手去轻抚着她的眉心,却又默然,心中叹息一声,转身走了。

    木清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下午,深沉的睡眠里连个梦都没有,期间似乎感到有人坐在她的身旁,可就是睁不开眼。

    门铃声在空荡的公寓里响了起来,慌忙爬起来,穿戴好衣服,来到客厅,隔着猫眼一望,只见一个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正拎着几盒精美的食盒站在门口,不由有点讶异。

    “小姐,我是送外卖的。”那男人隔着门叫道。

    木清竹打开了门,不无好奇地说道:“我没有叫外卖。”

    送外卖的男人吃了一惊,又拿起了手里的订餐单看了下,确定没错,这才咧开嘴笑了起来:“小姐,没错,就是送到这套房子的,是一个男士帮你订的,钱都已经付了,错不了的。”

    难道这是阮瀚宇订的?奇怪,他怎么可能知道她刚起床了,难道,难道装了摄像头?

    木清竹忽然感到后背发凉,慌忙接过了食盒,关好门,正好肚子已经很饿很饿了。

    把食盒放在了饭桌上,就去卫生间里冼簌,因为刚才有送外卖的来,并没有特别注意到身上,可一走进卧房里,就觉得那个地方特别,特别的痛,不仅痛胀,还带着刺痛,连走路都会痛,似乎比上午醒来时还要严重了。

    不由皱起了眉头来,勉强冼簌了,吃了点东西,又上了几次卫生间后,益加觉得难受,竟然坐卧不安起来,再到后来,只觉得浑身都开始发冷,似乎要发烧起来,慌忙换了衣服,招了个的士朝着妇幼保健院而去。

    接待她的还是三年前的那个主治医生,只是她明显的老了,头上都已经有白发了,眼里的光仍然那么矍铄,木清竹不敢看她,怕她认出自己来,那样将会多难堪。

    幸好那个主治医生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并不曾记得她了,木清竹知道她姓简,人人都叫她简主任,她给木清竹做了个妇科检查后,脸上的表情倒很平静,看到木清竹浑身紧张,惶恐,出言温声安慰道:“没什么事,年轻人这个年龄常会有的病,性生活太过频繁了,有点炎症,也引发了尿路感染,记得来看医生,吃药就行了,二三天后就会好的,不要太紧张。”

    她温言安慰着,不急不慢地开了药方。

    木清竹一颗紧张的心终算是平静了下来,听说没多大问题后,暗自松了口气,谢过了简主任,出去交钱拿药了。

    大堂中央的扶梯正在上上下下,人来人往的都是各色女人与孩子,或是男人陪着女人来的,木清竹踏上扶梯,去到二楼交钱拿药,她低着头,怕被人认出来,心里是无尽的辛酸。

     ? ?t5矶?6?P2('[?wu?m??yw~?q纱zq?4        她想就是她病死了,或者被他折磨死了,他也不会怜惜她的,这就是她的命,卑微的命。

    拿完药,不舒服的感觉非常强烈,买了瓶水把药吃了,又感到要上厕所,忙把药放在包里朝着厕所方向走去。

    经过一条狭长的通道时,迎面扑来一股冷风,连着下身的痛,她浑身哆嗦了下,缩起了脖子。

    “得得”的高跟鞋踏着地面的响声直朝她耳膜袭来,让她心里更加冷,这高跟鞋的响声与一般的响声不同,特别张扬,也特别刺耳,木清竹是非常不喜这种声音的。

    为什么这高跟鞋声音会这么耳熟?不由轻皱了下眉,抬眼望去,有一瞬间的惊怔。

    正在前面走着的女人身着性感的超短裙,短裙刚好包住了她挺俏的臂部,挎着精致的限量版的小包,腰肢一扭扭的,不用看,那个女人正是乔安柔。

    她的身边跟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子,二人有说有笑的,正朝着前一栋楼走去。

    木清竹注意到了乔安柔的手里正拿着个药袋。

    她也是来看病的,还是妇科?

    木清竹大脑马上反应过来,她来看妇科?会是什么事?

    忽然间就自嘲的笑了,她自己都能来,为什么她就不能来?她可是阮瀚宇的女人,马上将要迎娶的妻子,她来是应该的,而自己来才是不正常的吧!

    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来,想着阮瀚宇在自己身上疯狂冲撞的情景,就凭他那龙马精神,每晚欲求不满的需求,乔安柔要是不来看妇科,想想都难,想她才一个晚上就被弄成这样了。

    摇了摇头,越来越感到下身难受,电话铃声却在此时响了起来,这片医院走廊的通道里并没有多少病人走动,手机铃声很突兀刺耳,木清竹慌了,抬眼就见到乔安柔听到了响铃就要扭过头来,眼见要被她发现了,慌忙扭身冲进了厕所里。

    进到一个蹲位后,她才慌慌张张的掏出手机来,一看,竟是阮瀚宇打过来的,不由满心没好气,想到这个男人同时使二个女人都走进了妇科,心中感到一阵恶心。

    “什么事?”她压抑着怒意,冷声问道。

    “你在哪儿?”他也听到了她声音里的不高兴,皱了下眉,却是霸道地询问道。

    “在外面有点事。“她小声敷衍着,听到他的声音更加尿急了,又不得不与他周旋。

    “有什么事?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出去了,难道昨天夜里还没有学乖。”不知是不是被身子的痛弄得烦心,总而言之,阮瀚宇的声音听上去让木清竹感到很阴冷,很毛骨悚然。

    这都什么跟什么嘛!难道这样的事都要跟他汇报,这也太那个了,这个家伙已经越来越不讲道理了,而且非常不理性了,他的乔安柔也在医院里,有本事,他去找她啊,真是专栋软杮子捏。

    她一生气,把电话挂了,而且确实尿急得很,怕他纠缠,索性给它关机了。

    从医院走出来,天已经快要黑了,木清竹漫步在街道上,想到了君悦公寓,身上又不禁打了个寒噤,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回去呢,她实在不想回到那里去,不要被阮瀚宇折磨,不要看他阴阳怪气的脸。

    可是天大地大,她能逃得过吗?除非他已经彻底腻烦了她,否则那是逃不过去的,乖乖顺从他才会有好日子过。

    微微叹息了一声,只得叫了辆车掉头朝着君悦公馆而去。

    刚打开房门,她就看到阮瀚宇正端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拿着报纸,正在静静看着,柔和的灯光打映在他俊美的脸上,明明是一张妖孽般的脸,木清竹忽然就看到了他脸上的黑气,似乎还不少,她走进来时,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似乎当她空气般。

    最好是把我当成透明的,这样我就不需要跟他多费口舌了,木清竹暗暗想道。

    “过来。”正当木清竹掂着脚步准备偷偷越过他朝卧房里走去时,阮瀚宇却及时出声了,而且声音很威严。

     ? ?t5矶?6?P2('[?wu?m??yw~?q纱zq?4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苗疆蛊事- 盖世战神- 原配宝典- 韩娱之天王- 蛊真人- 婚前试爱- 武神空间- 大道独行- 终极教师- 盖世天尊- 我叫布里茨-